【禁聞】入戶消殺如抄家 上海居民遭洗劫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2年05月14日訊】在中共嚴厲的「病毒清零」政策之下,大陸多個城市最近出現一種「入戶消殺變抄家」的亂象,居民除了家中物品被無理糟蹋,有些人的財物還遭到洗劫。

最近,各種中共防疫人員強行闖入居民家中「消殺」的視頻,在網絡熱傳。

這是所謂的「防疫人員」,正在試圖進入一處居民住宅。

而有民眾抱怨,這種「消殺」做法,缺大德了。直接把在街道上噴射的做法,搬進密閉的住宅屋子裡。

有民眾則拍下「大白」入戶消殺,把冰箱裡的食物拿出來扔掉的視頻。

還有民眾從方艙醫院回到家中時,發現家裡經過消殺後,跟垃圾場一樣。

視頻:「我真的就氣得發抖啊!我買的,油、米,全部都沒了。還有我的鞋子!我的東西,來,花錢買的東西,全部都沒了!」

一位大連市居民,當他從方艙醫院回家後,發現家裡的很多東西都丟失了,其中包括六千塊現金 。而且社區居委和物業等有關部門概不願負責。

視頻:「我家有個確診的,他們進來給我們消殺。現在我家所有東西都沒有了,包括衣服,門口掛的衣服,沙發上的軟包,窗簾,還有穿上的鋪蓋被窩。全都沒有了。而且我家的錢也沒有了,他把冰箱裡的食物也全給我們扔了,扔了撇了,啥都沒給留。」

一段據說是上海虹口區飛虹路小區居民與街道辦人員的對話,最近也在網上流傳。

錄音:「陽性都沒入戶(消殺),為什麼我們陰性要入戶(消殺)?我不理解你們這種政策的科學性。我們家裡污染的地方,病菌暴露在空氣裡,72個小時之後就沒有任何感染力了。你們講點科學好嗎?(那我們還是要進行消殺)。」

上海網絡作家張立信(化名):「我今天群裡邊看到,原來上海電視台有一個播音員,也是替共產黨拍馬屁、賣命的。他大概收藏了很多這種古代的文物、版本,很值錢、很貴重的文史資料方面的書籍、善本、圖畫。如果人家到他家來消殺,藥水一噴你那個東西全部完蛋,或者他看你這個東西好,他拿幾份放在衣服裡面帶走,你根本神不知鬼不覺。他就說,如果到我家來消殺,我就從樓上跳下去。」

香港嶺南大學中文系教授許子東,5月9號在網上質疑「大白」消殺的行徑,比文革抄家還荒唐!

上海華東政法大學憲法學教授童之偉,最近也在社交平台發文指出,上海有關官員強制要求居民交出住宅鑰匙,由他們派人入戶「消殺」,這是非法侵入公民住宅的行為。不過,他的文章很快遭到中共封殺。

張立信(化名):「我把你拉走,你鑰匙不交可以,你就不要想回去了。然後即使你回去了,你到家裡才發現,門鎖早被人撬掉,裡面就是鬼子進村大掃蕩,把你弄得一塌糊塗。你去到公安局報案,他們說不知道誰幹的,我們也不知道啊。那你有什麼辦法?文革是打著破四舊的名義,也是革命的名義,那個叫紅色恐怖,這個叫白色恐怖。」

10號,上海官員在疫情防控發布會上強調,開展入戶消毒是整個疫情防控的重要一環。

大紀元專欄作家王赫說,這些「大白」之所以有這麼大的動力去執行「消殺」的政策,很可能是出於利益動機。

大紀元專欄作家王赫:「所有執行封控(政策)的,包括大白在內,他們都是利益共享者,所以他們政策執行才會有這麼大的積極性。這就是說,中共通過這種極端防疫措施,把整個中共這個體制變成了一個巨大的斂財機制。」

王赫表示,另一方面,混亂的防疫措施,也可視為上海對北京、地方對中央的一種另類的抵抗,上海採取的這些極端手段造成的矛盾,全部都會推給習當局。這也可以看出,中共的內鬥已經不講任何底線。而在這個過程中,老百姓就遭了大殃。

編輯/王子琦 採訪/駱亞、易如 後製/陳建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