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小心房地產泡沫破裂

(英文大紀元專欄作家Stephen Moore撰文/曲志卓編譯)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華盛頓從來不會吸取教訓。從來不會。政客就像集體阿爾茨海默病患者。他們沒有短期記憶。

數萬億美元的終生儲蓄和財富消失了。那些被認為是巨無霸的價值數十億美元的中央銀行和投資公司,在海嘯面前像稻草屋一樣被沖走了。

這場災難是政府政策造成的,這些政策故意年復一年地擴大房地產泡沫。很少有人預料到泡沫的破裂。當它爆裂時,災難無處不在,從東海岸到西海岸都感覺到。

現在,房地產泡沫閃起了許多同樣的跡象——而且,沒有人關注。

隨著房價飆升,備受推崇的住房負擔能力指數(housing affordability index)上個月跌至接近有史以來的最低水平。

抵押貸款利率現在超過5.2%,高於兩年前的3.6%。在一些市場,利率接近6%。美聯儲正在再次加息,這是應該的,但這也可能進一步抬高抵押貸款利率。

現在,平均抵押貸款還款額為每月1,800美元,比COVID-19爆發前高出70%。由於物價上漲速度快於薪水,許多靠薪水生活的工薪階層已經感受到財務壓力。歷史上唯一一次與今天一樣高的房屋付款發生在2007年。是的,就在大金融危機前夕。

一個名為黑騎士(Black Knight)的流行抵押貸款監測顯示,房價比一年前上漲了19.9%。是的,這對房主來說是個好消息,因為他們的房屋淨值飆升。但飆升的房價是購房者的殺手,尤其是年輕的首次購房者。

貸款收入比的水平也在上升,這使得違約的可能性更大。如果房價下跌,借款人將遭受不幸,未償還的貸款比房屋價值還多。他們將像2008年和2009年的數百萬借款人一樣違約。

如果這種住房增長僅僅是自然供需市場力量的結果,那麼就不會引起人們的擔憂。

但是,國會、美聯儲和房利美(Fannie Mae)等房地產機構正在向泡沫中注入空氣。作為其「刺激」戰略的一部分,美聯儲將利率人為地維持得太低太久。與此同時,美聯儲通過購買2.7萬億美元的抵押貸款支持證券來鼓勵住房貸款,這些證券就在央行的資產負債表上。這正是它在2000年代初所做的。

國會用納稅人的錢為房屋租金和抵押貸款援助提供了數千億美元,以支撐人們的住房需求。

與此同時,數萬億美元抵押貸款的聯邦擔保人房利美(Fannie Mae)現在正在為超過100萬美元的抵押貸款投保。該計劃旨在幫助首次和低收入購房者。現在,因為由房地產經紀人、抵押貸款銀行家和房屋建築商組成的住房遊說團體的巨大力量,百萬富翁正在獲得補貼貸款。

如果泡沫再次破裂,每個人都會受傷。房屋擁有率將再次崩潰。這與所有政府計劃的預期結果相反。

這些意外後果都是國會從未吸取過的教訓。

作者簡介:

斯蒂芬·摩爾(Stephen Moore)是一位經濟記者、作家和專欄作家。他合著的許多書中的最新一本是《川普經濟學:振興經濟的「美國第一」計劃》(Trumponomics: Inside the America First Plan to Revive Our Economy)。目前,摩爾還是經濟自由與機會研究所(Institute for Economic Freedom and Opportunity)的首席經濟學家。

本文僅表達作者的觀點,並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觀點。

原文「Beware the Popping of the Housing Bubble」刊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王馨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