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千世界第44_A期节选

【新唐人】大千世界第44_A期节选

==============================================================

观众朋友﹐你好﹗大千世界又和您见面了。首先我们们到委内瑞拉去看一看圣女像哭出油泪花。

在委内瑞拉首都加拉加斯的圣-卡亚特诺,教堂﹐人们声称该教堂的,,克罗默佗,圣女像悲伤﹐并且哭出了象油一样的眼泪。

每天﹐成百的人,把对委内瑞拉政治危机的愤怒和不满放在一边﹐到教堂里来把尊敬献给克罗默佗圣女。

年轻的和年老的﹐男人和妇女﹐富人和穷人在圣-卡亚特诺教堂前排长队等待﹐他们将在圣女像前为委内瑞拉的和平而祝福﹐也为自己的生活而祈祷。

教士泊堤堤解释说﹕“从圣女像滴落的油泪花,,现在正落在这个教堂里﹐这是一种祝福﹐它不仅为这个教区﹐而且为所有委内瑞拉人。我想这是一个见证﹐她想拯救我们﹐在这个国家不幸和痛苦的时候帮助我们。”

许多委内瑞拉人相信圣女像的面孔﹐充满了从她的眼睛里落下来的闪光的油泪花。教堂为来访者分发浸过油泪花的布。

泊堤堤说﹕“这是一种特别的油﹐散发着非凡的芬芳。这不是象在药房卖的那种能喝的油﹐这是大家擦在手上的油。”

根据德顿市的国际玛丽安研究所的资料﹐传说中圣女第一次出现是1651年﹐在瓜纳雷-克罗默佗﹐印第安部落的酋长面前﹐她设法说服他和他的部落信仰基督。当酋长犹豫并设法把她赶走时﹐她消失了﹐仅仅留下一张有她图像的圣洁小卡片。三百年后﹐在1944 年10月7 日﹐在委内瑞拉主教的请求下﹐比尔十二世教皇宣称克罗默佗少女是“委内瑞拉圣女”。

在加拿大Saskatchewan省北部偏远村庄﹐以及在澳大利亚海边﹐许多人声称圣母玛丽的影像显现。在历史上基督、圣母玛丽和圣徒的影像曾在玻璃、水、玉米煎饼和汽车等不同背景上显现过。这些现代科学不能解释的现象也许会在不久的将来被揭示出来。

===============================================================

观众朋友﹐您能区分长得很象的双包胎吗﹖下面让我们到以色列去看一看以色列的一对孪生兄弟发明的新型辨别同卵双胞胎的系统。

从911事件以后困扰保安业的面部辨别问题,由以色列孪生兄弟二人找到了答案。布朗斯坦兄弟是同卵双胞胎,他们想创出一个能分辨他们的方法,但这个工程开始时不一半是个人的玩笑。

但是汤姆 克鲁斯看起来不会在下一个场面中以拯救人试验品而出现。

在以色列工程技术学院一个简单的试验室里﹐这可能是科学幻想电影的一幕。稀薄的激光束审查著一名男子的苍白的脸面,他的头被卡在椭圆形的木头洞里。他的双眼高速率地眨著。

两位科学家同时是人试验品的艾利克斯和迈克-布朗斯坦是同卵双包胎。他们开始时只是开个玩笑,想创造出一部辨识他们的机器。

最近,以色列工程技术学院电机工程系学生艾利克斯和迈克,已经在美国申请一项国际专利。这个专利是一个三维面部辨识系统。

这对兄弟说,这个工程开始时一半是因为这是他们教授克姆尔给的作业,一半是玩笑。

双胞胎的弟弟迈克-布朗斯坦说,"开始时,大概是开玩笑,克姆尔希望核查这种方法是否能分辨我们,分辨出同卵双胞胎。" 迈克又补充说,"像奇迹一样,我们看见它的确可以分辨我们。"

基于这点,这对兄弟研发了一项科技,以记录人面部起伏的感应器作出三维的映像。

这是由一系列光型面部扫描做成。

然后,使用克姆尔教授和孪生兄弟设计的程序,把这项三度图像的信息储存在计算机里。

使用数学计算法,这项技术测量面部表面一定数量的例点之间弯曲的距离。

克姆尔指着现代技术的图像来阐述它的理论﹐即使一个人的面部表情有变化﹐这项发明都能分辨出来。他说﹕“道理是这种映射有不变性﹐它不会因我们的表情而受影响。如果我们微笑或变化一点我们的面部表情﹐这个理论仍映射同样的人和同样的表面。”

克姆尔和布朗斯坦兄弟说这项分辨系统对每个人甚至孪生兄弟都能区分开。

911后﹐这种系统的涵义就更大了﹐ 保安公司已经对这个系统显示兴趣。

迈克-布朗斯坦说﹕“911灾难后使用的测试系统显示了二维辨认系统的弱点﹐就是很容易被造假。我们相信﹐我们的项目–即使是初步的演示–也更棒﹐我们相信它能替代传统的两维面部识别系统。”

这对孪生兄弟仍在进行研发他们系统的商业用型﹐但目前,这对孪生兄弟计划完成他们的硕士学位并继续学业。

================================================================

观众朋友﹐如果您有只小狗﹐您是否为每日为它洗澡而感到疲惫呢﹖您一定也想过各种好办法来减轻您的体力劳动吧﹐现在您有希望了。

在日本西部有些狗的主人厌烦了狗的气味,费劲的试图去掉这些气味的人,现在可以享受一种新的洗澡设备,它省时和免得溅得澡缸边上到处都是水。

它是在丰岗市的和洗衣房连在一起的洗狗房。居民们汇集在洗衣房不但洗他们的衣服,同时还洗他们的狗。

一只小狗从抹上香波到吹干一共需要2千日元(16.63美金),大的狗则需要4千日元(33.26 美金)。淋浴则需要预约。

洗狗房的主人中江贵义将狗放入有着大玻璃的鲜红的洗狗机器里并开动机器。温水和著肥皂水一起喷射出来,然后再是温水,清洗和搓去异味,跳蚤和虱子。洗完以后,暖风在隔间里旋转,吹干每位狗顾客。最后呈现出的是一个味道好闻的毛茸茸的狗。

一条威尔士柯斯基犬的主人说﹕“它十分合作。这样洗澡一定非常舒服”。自从洗狗房在去年11月份开张以来,这条狗已经成为这里的常客了。

许多狗在一开始拒绝被放进洗澡机,但是一旦水喷射出来以后,它们就放弃挣扎听天由命了。

每天用从西班牙进口的机器清洗10条狗的中江贵义说﹕“当用洗澡机洗狗以后,我的顾客说它们的狗在一个月内可以没有异味。我有许多满意的顾客。”

“我觉得狗这样被清洗会十分舒服。”他补充道。

但有时,象一条名叫“樱花”的金毛猎犬,看上去并不同意清洗生意。

当主人们称赞这种新式洗狗机的方便时,他们的一些宠物看上去十分惊恐,急待它们的痛苦经历快些能结束。

==================================================================

肯尼亚反对派党全国彩虹大联盟,,在2002年12 月总统大选获胜﹐结束了前总统莫伊24 年的统治。肯尼亚新政府公布了前政府的一些令人恐怖的黑暗。

24层高的恩亚尤议院坐落在繁忙的首都内罗毕﹐比该城市的许多大厦都要高很多。作为省总部大楼﹐现在多数来这里的人都是来办身份卡或护照的。

这里曾经是肯尼亚前政府,,为了不让异议者说话﹐而对他们实施酷刑折磨的秘密地点。

先前的受害者们不再怀着恐惧的心情走进这些不为人知的酷刑室。他们曾经被关在窄小而黑暗的牢房里﹐被木棍打﹐被淹没在水牢中﹐并且由于缺乏食物被迫喝他们自己的尿。

人权组织说﹐从1983 年到1996 年之间﹐在街道之下的酷刑室里﹐肯尼亚安全人员对许多人进行审讯﹐酷刑折磨和拷打。其中一些人死去了﹐没人知道到底有多少人被折磨致死。

在地下停车场﹐一面现在被拆毁的墙壁后面﹐穿过黑暗的走廊﹐有14 间大约两平 米大小的牢房。

残破的椅子、用来放水的水管和水龙头﹐提醒着幸存者们他们曾经遭受的痛苦。

墙壁上的弹孔依稀可见。

现年35岁的乔-丘罗格诉说﹐他曾在1990年因被指责参与一项地下运动﹐而被认为反对总统丹尼尔-阿拉普-莫伊的政府。

乔-丘罗格蹲在第二号牢房的角落里说﹕“ 我被脱光衣服然后挨打﹐我时常被电击﹐要回忆那段时间甚至是非常可怕的事情。”

牢房所有的墙都被涂摸成红色。

丘罗格叙述在那里时﹐卫兵每天早晨都带来高压水龙头向他喷高压水。

丘罗格说﹕ “有件非常非常令人悲哀﹐也是使我惊讶并缠绕我许久的事情﹐我发现这些不是改造的牢房﹐实际上是早就在一张建筑图里设计好的﹐建筑师的原始设计实际就是这样的。我不了解是怎样对承包工程的客户说的﹐是这个政府让你建造一种有这么多牢房的房子﹐这实际上根本不可能被设想是适合于人生存的。”

另外一名酷刑受害者奥果拉啜泣地说﹐他记得他和他的朋友们害怕他们因遭受酷刑而会死去。

奥果拉呜咽着说﹕“ 当他服刑时﹐他直接告诉了我﹐奥果拉﹐我将会死去。我也告诉了他﹐卡兰佳﹐我也会死的。后来他离开了这里﹐他们把他带对石默拉特瓦监狱﹐他在那里被折磨至死。”

新政府司法部长克拉图-木兰奇,,在参观后对新闻工作者说﹐在恩亚尤发生的事永远不会再发生了。

司法部长告诉记者和人权活动家﹕“ 我们同意将把恩亚尤的酷刑室转变成纪念这段历史耻辱的文物。艺术家将创建一座纪念碑﹐让我们的孩子看见我们怎么走过来的﹐了解这个我们不想回到的过去。”

当年的受害者们描述他们怎么被从地下的牢房带到第24层楼﹐怎样被用残破的椅子毒打。

肯尼亚的反酷刑小组成员在议会大厅里唱着自由和解放的歌曲﹐他们说对恩尤亚牢房的揭露是肯尼亚人权史上的历史时刻﹐ 并补充说﹐ 还有许多事需要做。他们需要对前面政府的酷刑事端进行独立和全面的调查﹐和并且要求起诉所有参与迫害的人对此负责。

国际人权组织表示﹐令人悲哀的是﹐在一些极权国家﹐类似的秘密酷刑室依然存在﹐依然令人恐怖。中国大陆的劳教所、公安局的看守所大都是让人不寒而栗的地方。

====================================================================

观众朋友﹐谢谢您的收看﹐下次大千世界节目再见﹗(完)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