侃侃而谈(139)﹕纽约华裔外卖郎电梯历险记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方菲:金然﹐你还记不记得几天前有一则报导得沸沸扬扬的新闻﹐说是一位福建来的在餐馆打工的外卖郎﹐被关在电梯里三天多﹐最后获救﹖

金然:当然记得。这条消息甚至上了纽约时报的头版。你知道华人社区的新闻﹐一般还很少能上纽约时报这样大报的头版。

方菲:是啊。我本人对这件事也非常感兴趣﹐所以到一些大媒体上把相关的新闻都读了一遍﹐发现这件事本身虽然不大﹐但牵扯到方方面面的问题。

金然﹕据说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本来人救出来大家都皆大欢喜﹐结果媒体又捅出来这位外卖郎是非法移民。

方菲:嗯。不如我们先来看一段新闻﹐让观众朋友了解一下事情的大概情况。

[新闻片段:纽约外卖郎被困电梯夹层获救

在美国纽约市一家中餐馆打工的一名外买郎在建筑内的电梯里被困近四天后获救。

在纽约市布朗士中餐馆打工的外卖郎陈明广,1日晚间送外卖后失踪,警方曾发动人力循外卖路线寻找,直到5日上午才在一座建筑物中的电梯,找到了因电梯故障而被困在楼层之间的陈明广。

据报导,陈明广在被困期间曾经用中文大呼帮助,可是没有人听懂他在说什么。

纽约市市长彭博说,那座建筑的电梯管理工作人员当时正在罢工。在获救之后,陈明广向医生表示,自己有些晕眩,头痛和虚弱。医生说,在吃了少量东西之后,陈明广明显好转。不过,祸不单行,现在陈明广的移民身份受到官方质疑。]

金然:哎﹐这件事说来也真奇了。他在电梯里被关了三天多﹐居然一直就没有人发现﹖也赶巧了﹐电梯工人又正好在罢工。

方菲:是啊。据陈民光本人说﹐他当时在里面而且一直按警铃和通话钮,也不时有人和他通话,但是他英文不好﹐所以一直只会说“NO GOOD﹐ NO GOOD”。

金然:我看报导说公寓的管理人员说没有人从监视屏幕上看到过他﹐可是负责前往救援的消防局指挥官又说管理人员不了解陈民光说什么,以为是有人喝醉酒﹐所以就没管。这两种说法不是互相矛盾吗﹖

方菲:我相信任何人被关在电梯里面﹐都会本能地想办法求生。如果电梯警铃工作的话﹐怎么都会有人听见吧﹖我们的记者就这一事件采访了一些华人﹐大多数人也对大楼保安人员为什么一直没有发现陈民光表示不理解。

[采访纽约中国城居民1]

金然:关在电梯里三天的经历想想就很恐怖。我自己就有一次被关在电梯里的经验﹐当时又是夏天﹐一下子就觉得很闷﹐喘不过气来。幸好有个过路人听到我的喊声﹐从外面把电梯打开了。

方菲:是啊。纽约时报后来又发表了一篇文章﹐由这件事情谈到纽约人坐电梯的经历。文章说如果你不是一个人被关在电梯里﹐可能更糟。设想一下﹐在黑暗中﹐你只听到另一个人粗重的呼吸声。。。

金然:哎哟﹐越说越可怕了。不过据说陈民光被救出的时候状态还可以﹐就是有点脱水。他自己说他在几次求救没有结果后,就坐在电梯里等待。我觉得这人的心理素质还是蛮不错的。

方菲:我觉得他还是蛮幸运的。在他失踪期间﹐各种猜测不断。因为过去发生过多起华裔外卖郎遭匪徒抢劫事件﹐所以很多人担心他的安全。

金然:他现在人虽然安全了﹐但恐怕又得担心自己的非法移民身份了。据媒体透露陈民光几年前偷渡来美国﹐而且交了六万元偷渡费。

方菲:媒体透露非法移民也引起了不大不小的风波﹐因为纽约市规定市政府人员不可以对外透露居民的身份﹐即使知道他是非法移民。市长彭博还专门为此事道了歉。不过后来移民局又表态﹐说他们的工作重点是对付那些对美国国内安全有威胁的非法移民。针对这个事件﹐我们也专门采访了精通移民法的李维律师。

[采访李维律师1]

金然:虽说现在移民局表示暂不追究﹐但我认为这位陈先生还是应该去找一位律师﹐毕竟他的非法身份已经暴露了。

方菲:是啊﹐正象李维律师说的﹐很多人会很同情他﹐但是同情并不能代替法律。我们在采访中也问被采访者他们觉得陈民光应该怎么做﹐有的说找律师﹐有的说找议员﹐还有一位女士很有意思﹐说应该静等“国家”的安排。

[采访纽约中国城居民2]

金然:刚才这位女士的说法很少见。一般在美国居住的人最多说“政府”动用了这么多人力物力﹐或者说等有关部门的决定。不会有人说等“国家”的安排。

方菲:呵呵﹐这一听就是典型的大陆老百姓的用词。这也不怪﹐因为大陆官方报纸上都是这么用的﹐把国家和政府甚至共产党等同起来。实际上完全是不同的概念。

金然:嗯。哎那李维律师对陈民光今后有什么建议﹖

方菲:我们一起来听听。

[采访李维律师2]

金然:非法移民问题一直是一个让美国政府很头疼的问题。我记得今年年初﹐布什总统曾提出要对美国移民法作出重大修改﹐允许外国人来美国干那些美国人不愿意干的工作,那些证明自己有工作的非法移民享有三年的合法居住权。也不知道现在这个提议有没有可能正式立法。

方菲:这个法律一旦实施﹐美国数百万非法移民可以获得合法临时身份。李维律师指美国现在有700 – 900万非法移民。

[采访李维律师3﹕一些正在酝酿中的对移民法的改变]

方菲:对非法移民来说他们的路还是很窄的。不过正象纽约时报所说﹐他们在以大多数人不愿接受的很少的报酬﹐ 做着大多数人都不愿做的工作。

金然:希望新的法律﹐能够帮助那些处境困难的非法移民。好﹐观众朋友﹐谢谢您的收看﹐下一期节目再见。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