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互动第四百七十一期】法轮功搞政治吗?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观众朋友们大家好,欢迎收看热点互动节目,我是主持人安娜,在去年底自从大纪元时报的社论《九评共产党》刊登出来之后,在海内外引起了很大的影响,在此之后马上就出现了退党网站,在四、五个月之间就已经有一百多万人退出了中国共产党,就在刚刚过去的这个周末,在澳洲、欧洲、亚洲还有美洲的多个城市都举行了声援百万人退党大游行,尤其是在刚刚过去的这个周末,在纽约有四千人来自二十多个国家代表两百多个团体举行了这个大游行和聚会,那场面都是很大。

现在很有意思的一个情况就是,就几乎在同时,在大陆发起了一轮新的对法轮功学员的大搜捕,是九九年7.20之后最大的一次,今天我们请到了美中法轮大法佛学会的负责人杨森博士来到了我们现场,和我们谈一谈这个话题。杨博士您好。

杨博士:主持人您好,观众朋友大家好。

安娜:杨博士,我们看到这一次中共对法轮功的大搜捕,好像是五年来少有的这种大的规模,那么他这次给法轮功定的叫“反动政治组织”,我们想问一下,法轮功是不是一个政治组织?

杨博士:法轮功不是一个政治组织,但是中共给法轮功扣的帽子可不少,最开始的时候,我记得九九年七月二十号他给我们扣的帽子是“非法组织”,那还比较平淡,过了一段时间给我们扣个帽子叫“邪教”,等世界贸易中心被飞机撞毁的时候,中共又凑热闹,说我们是“恐怖主义组织”,他那个帽子都扣到头了都扣光了,没得扣了,现在又搞了一个什么“反动政治组织”,其实我觉得比“恐怖组织”好像格调降低了一点。

所以说法轮功不是一个政治组织,法轮功是一个修炼的团体,比如说像我啦,我有我的工作,我有我的孩子、我的家庭,白天我就上我的班,业余时间我就打打坐、练练功,仅此而已。什么叫“政治组织”呢?“政治组织”,观众大家想一想,一定会有一个政治纲领,有一个内部的组织结构,它要达到了什么目的,这些呢,做为一个修炼团体,这些我们都是没有的,因为我们都是社会的一员,而且是做为对社会负责任的一员,我们都有自己的生活方式吧,并没有什么统一的哪年哪月将要达到一个政治目的或推翻谁,所以法轮功并不是一个政治组织。

安娜:我们知道这一次是五年来最大的一次对法轮功学员的搜捕行动,这个事情发生之后,你们有什么感想呢?

杨博士:其实这五年多以来,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一天也没停过,一刻也没停过,只是最近呢,大家可能也知道,有一个《九评》在海外、在中国大陆的流传,由此引发了很多人,一百万多人退党,所以在这个时候,中共是非常的恐惧,为什么出现对法轮功学员的大搜捕呢?我想,中国一到敏感日的时候,就会做出一些流氓举动来,比如说抓人啊,或者是折磨别人啊,或者是逼人说“自己跟谁谁脱离关系啊”。四月廿五号是法轮功学员在中南海附近的信访办上访六周年,所以这也是中共的所谓敏感日,这是第一点。

第二点呢,因为现在很多人在退党、退团,甚至退出少先队,所以在这种情况下,中共是慌了神儿了,他知道《九评》在民间流传,也知道有一些老百姓,包括一些法轮功的学员,在流传这个《九评》,所以他也不敢直接面对嘛,像他以往一样,他只能采取抓人这种流氓手段,但是这一次有个特点,就是全国从上至下,手段也非常残酷。

安娜:您是在美国,您对中国的法轮功学员情况有没有了解?现在搜捕的情况您知道多少呢?

杨博士:中国实际发生了什么,我想海外报导只是九牛一毛而已,但是就从这个九牛一毛,我们也能看出迫害的残酷性,比如说天津市大港油田的大法弟子刘祥梅被绑架,四川攀枝花市大法弟子冉琼英、吴晓玉被绑架,广州深圳市大法弟子叶凤被警察抄家绑架,还有湖北咸宁、天津临河县,还有湖北武汉,这些地方都出现了拘捕法轮功学员的事件,在山东22日的傍晚,他们就全省戒严,抓捕法轮功学员,在潍纺,还有江西省的宜丰县,还有乌鲁木齐市,他就公然张贴告示悬赏迫害法轮功弟子,当然他们不敢盖公章,怕留下迫害的证据,所以从法轮功的官方网站明慧网每天公布的法轮功学员受迫害的情况,我们知道这场大规模的迫害几乎是空前的,而且也是非常残酷的。

安娜:刚刚您谈到了法轮功学员在传播《九评》,法轮功学员他是一个修炼的团体啊,您刚刚讲到了,那法轮功学员为什么要传递《九评》呢?因为根据我们采访很多人,他讲说:《九评》可能会造成共产党的解体,所以我想中共官方他也有这方面的担心吧?

杨博士:比如说《九评》吧,在看过之前,我已经算对共产党有一些了解,但还没有那么透彻的了解,《九评》是把共产党从创建、起家到最后,把他一贯历次搞的这些运动,把他的残酷手段,把他的流氓本性,都揭露的很清楚,我做为法轮功的一员,也做为社会的一员,我看了以后呢,我觉得我有义务让更多的人去看这个《九评》。

另外一个,《九评》的第五评就是江泽民和中国共产党互相利用迫害法轮功,这个也是很惊艳的吧,把这场迫害展示在大家面前,所以我知道会有一部分法轮功学员会这么做,会让他的亲朋好友,他的同事,甚至不认识的人看《九评》,通过这个《九评》,因为很多人是受到中共的一言堂迷惑的,很多人对法轮功有很深的误解甚至仇恨,为什么呢?不是说法轮功做的不好,是中共的宣传所致,那么让大家知道中共一贯的手段,中共的宣传手段,而且让大家知道中共说不好的往往是好的,中共说的好的往往是不好的,这样让大家认清中共的真面目以后,有助于让大家更加了解我们,所以我想在中国大陆也好,在国外也好,是有很多法轮功学员会参与传播《九评》的。

安娜:有些大陆的民众,我想我们也知道大陆的媒体是比较一面倒的,所以他们对你刚才所说的可能不太了解,那么在那种情况下他就想:“这法轮功寄的这些资料,上面写的能够袪病健身,而且有实例有人名有地址,这挺好!但是你传这个《九评》,那不是跟共产党对着干吗?那不是搞政治吗?”这您怎么解释呢?

杨博士:一个国家应该是法治的,所以人民应该享有法律的权利,甚至政治的权利。比如说在美国来讲,美国公民想选泰瑞就选泰瑞,想选布什就选布什,他甚至可以选绿党选别的党,因为他有他的自由,这是他的宪法赋予他的权力之一。那么在中国大家知道并没有一个民主的选举,也没有一个真正的法治的体系建立,比如说宪法规定民众有游行的自由、上访的自由、甚至示威的自由,那么法轮功不能上访一上访就被抓。

以我的朋友赵明为例吧,他是我们清华大学的高材生,硕士生,后来在清华子光集团工作,成绩很优越很突出,后来又到爱尔兰的三圣学院去留学,那么在中共迫害法轮功以后,赵明回国探亲的时候告诉大家:“法轮功是好的!”就因为这一点被通缉、被补、最后被判劳教,警察甚至用六根电棒同时电他,折磨的他是奄奄一息。

所以我做为他的朋友,如果我知道这个消息的话我能够跟人说吗?那么把真实的情况告诉大家,我想这是我的义务、我的责任,跟搞不搞政治没有关系。我想所有的法轮功学员都是像我一样,只是把修炼法轮功的真实经历和中共迫害的真实情况反应给大家、告诉大家。如果法轮功不好,这些人也不会炼了、也不会这么做了。

比如说我原来患有乙型肝炎,别人上清华都上五年,五年制嘛,我上了六年,为什么呢?因为我住了八个月的医院,当时我患有严重的乙型肝炎,吃了各种中药、西药也是没有用处,但是炼了法轮功以后我所有的疾病不翼而飞,我知道我之前是药罐子,现在我是一个很健康的人,当有人说法轮功不好的时候甚至是害人的时候,那我只是把事实,把我的个人经历告诉大家,我想这是一个做为公民的义务,做一个有人格的人应该做的事情。这跟搞政治根本就没有关系。

安娜:那么我们看到中共的官方媒体上说:“法轮功是有一小撮的反华势力在支持。”那有没有这回事儿呢?

杨博士:要是真是一小撮的话可能中共也不会这么害怕了!中共往往说的一小撮,那可能就是一大堆甚至是主流;中共说现在是形势一片大好,一般说这个时候形势就非常非常危急了。

安娜:有些人仍然不太理解,就说如果法轮功背后没有这些所谓反华势力在支持或其他政府的支持,那么法轮功又办媒体、又搞电视插播,法轮功还到处去发传单、寄光盘,那这些钱和技术都是哪儿来的呢?

杨博士:这些技术和钱如果有哪个国家支持想促进中国的民主自由的事业,能够站起来出钱也好、出力也好,早日的禁止这场迫害的话,那是我们非常欢迎!但是到目前为止基本上都是我们法轮功学员自己用自己的钱,一点一滴积攒起来做这些事情。比如说我吧,我有一个很优越的工作,是一个高技术的工作,那么工资也还不错吧,所以我用我的假期到世界各地去走,去向每个人讲清法轮功是怎么回事,因为这是我的钱我愿意怎么用就怎么用嘛,印一些资料,或者寄一些资料,寄一些光碟给我的朋友或者我不认识的人,或者是打电话、发传真,或者是出一点钱来印一些传单、来印一些报纸,所以我想大部分的法轮功学员都跟我一样。

我记得几个月前,在纽约的一个叫Union Square(联合广场),那个地方是一个广场,有几个洋人拿着牌子说:“法轮功是受美国的CIA中央情报局控制的,他们就是要推翻中国政府,他们是拿美国的钱了。”然后我就跟他说了我这个情况:“我从修炼法轮功以来,我没有拿过别人一分钱,我认识的所有法轮功学员也没拿过(因为教功)别人或者其他也好,没有拿过别人一分钱;相反,这些人都是无私的奉献,把自己的积蓄或者有的人甚至是血汗钱拿出来,让更多的人知道真相。”所以我就跟他说了这个情况,当时他也很感动。

我另外一个朋友是从密苏里州的圣路易士连夜开车16个小时来到了Union Square(联合广场),第二天星期一还要上班,还要连夜开16个小时开回去。这都是活生生的例子嘛!所以我们把这些例子告诉这个西方的青年以后,他是非常感动,而且他拿大喇叭说他支持法轮功!

安娜:谢谢杨博士。观众朋友们感谢您收看这期的热点互动节目,如果您对法轮功有什么样的问题,欢迎您和我们联系,我们会把您的问题转达给杨森博士。感谢您的收看,下次节目再见!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