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互动第四百八十八期】星球大战背后的文化思索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各位观众大家好,欢迎您收看热点互动节目,我是林晓旭。众所期待的《星球大战前传3:西斯的复仇》,上星期在全美上映了,这部片一样创造了票房的奇迹。那么在今天的节目里,我们一起来看一看这个影片,为什么会在美国带来了这么大的影响,为什么他影响了一整代人。今天来到我们现场的是我们的特别评论员韦实先生。韦实先生,我们一起先看一下一些精彩片段。

《星球大战前传3:西斯的复仇》在情节上与1977年拍摄的星球大战一脉相承,讲述了绝地武士安纳金误入歧途,被邪恶势力引诱堕落成为邪恶的黑武士,安纳金与阿米达拉皇后结婚后过了一段美满幸福的生活。而不久怀孕的阿米达拉患上绝症,为了保住孩子,阿米达拉生下了一对双胞胎卢克和来阿之后死去。此时,安纳金的心里受到极大打击,安纳金内心深处的愤怒和仇恨使他人性中邪恶的一面逐渐暴露出来。

多年前被绝地武士消灭的邪恶力量悄然再起便是这股黑色势力,它们躲藏在黑暗中伺机对绝地武士复仇,并要征服银河系。在西斯的统治下,野心勃勃的银河共合国议长白卜廷发动政变,要当银河帝国的皇帝,它们拉拢诱惑安纳金替它们卖命给他封爵,对抗绝地武士使他转变成邪恶的黑武士。从此,一张筹足满志的年轻面孔就消失在冷酷丑陋的黑色面具之后,他们一起进攻银河共合国,结果绝地武士团几乎全军覆没。

林晓旭:韦实先生,我不知道星球大战的整个前传和整个正传是不是您都看过?您觉得这个整个故事情节,它是很早就有了,在70年代就有了,它的精华在那里,您能不能给我们简单分析一下,年轻观众可能还没有机会了解星球大战。 

韦实:就像您说的是这样,因为是1977年拍的,这是入幕曲中的第一集,但是它在整个入幕里面是第四部,是《新的希望》。然后第五集、第六集,比如说《帝国反击战》,就是一部一部拍下来。那么当时由于技术的限制,到了1999年拍了第一集就是《幽灵的威胁》这一部,第二部是2002年《科隆人的进攻》,第三部也是整个入幕的最后一部,但是按时间次序大概是第三部。前三部就是讲银河共合国如何从一个民主体制到独裁专制的一个转变,加上有很多战争,其中也有绝地武士从开始兴盛到被消灭的过程。

  

后三部是安纳金的儿子卢克,他开始加入反抗军,反抗军基本是不可能的情况下,来反抗银河帝国的一个故事,最后极其微妙的一瞬间,卢克的父亲也就是这一集的黑武士安纳金良心发现,最后光明的力量占了上风。前三部大致上是冷战时拍摄的,主要反映苏联是站在天平比较高的一边,美国的力量当时并不这样强,所以前三部曲是在冷战时候,代表美国人心中害怕的心理。

林晓旭:所以后来里根总统星球大战计划,也是以这个为命名。

韦实:是有一定关系的,当时也是像这种美国人自己的心理很可能是反抗军那边,面对一个很强大的帝国,这为什么里面讲苏联邪恶帝国,跟这个星球大战也有一定的联系。到了前三部曲,实际上他是后一段时间才出来,但是剧本早就有了,那个时候美国已经成了第三级世界了,这时导演鲁卡斯心中有个很大的恐惧,他也从电影里表现出来,就是说他认为绝对的权力会导致腐败,那么他的电影里面讲了一个民主制度如何在最大的恐慌的前提下变成一个专制制度了,他自己也是藉电影提醒美国社会,也是有这方面的想法。

林晓旭:我觉得这个片子,特别我们看到第三集,他其实在整个人物的描述上,人物的刻画方面,还是比较单薄点,特别是安纳金怎样从一个绝地武士变成黑武士,这个过程特别简单,您可不可以给我们简单分析,他为什么会转变呢?正因为我觉得这实际上是非常关键的一点,如果我们从第一集到第六集照顺序排过来,他中间是很重要的转折点。

韦实:就是您说的很重要,前二集他是站在绝地武士这一边,那么这电影里面中心的核心虽然你看到很多的技术,比如说激光炮有超光速飞行,其中他认为是精神力量,里面有正和反,光明和阴暗二个部分,前二集安纳金做为正义的保护者。

但是一开始,包括这个他们就是绝地武士里边比较高级的人物比如说尤达大师,他们认为这个孩子,虽然当时这个人被选中,绝地武士看到,他的师父知道他有这种力量可以把正负二个力量导引成平衡,就是说他的战斗力原力的指数甚至超过尤达大师。但是大家都看到一点,他心中有很一个大的恐惧,尤达也讲恐惧会导致愤怒,愤怒之后会导致憎恶或者仇恨,仇恨之后会导致人的受苦。他实际上也是按照这一步一步走着过来,一开始他很希望自己是维护善,他须要力量,可是在正的一方力量成长是很缓慢,给你力量不是要证明你自己的强大,而是要维謢秩序。

但是在黑暗那边,黑暗的执政官就跟他讲,你要尝试一下这个力量,要更新自己心里感觉,他开始从害怕,逐渐的看到自己的妻子,想保护自己的妻子,又害怕失去她,这种害怕导致对绝地武士的愤怒,这弱点被权力的渴望所利用了,反过来他又转变的很快,但是就像你所说的鲁卡斯很可能是因为很会讲故事的人,但是在刻划人物内心细节情感差的很远,不要说和美国好的片子比,肯定是有些距离,跟中国人刻划内心深处的戏来讲基本上就提不起来,这就很差了。

林晓旭:我们联想到最近经常看到大片,像指环王(魔戒)系列,最近这段时间,或者这几年以来,美国特别注重带有史实性质大片的推出,给观众更大的一种正和邪的力量的对抗和对比,包括很多人内心的反射,我觉得这里面体现很多东西方的思想融合在里面,你觉得是这样吗?包括星球大战也是融合东西方思想。

韦实:星球大战比较明显,因为他里面比如说光舰就有东方建造这种东西,比如说绝地武士提倡对立,对科学技术,你掌握科学,但他们要掌握自己的心灵,掌握力,这和东方的修炼比如佛道之间很相像,(林晓旭:超越一般常人的心灵力量)。比如说刚才讲的那部电影-天国,那是讲十字军字的时候,那时候讲的是基督教文化,他也是在和君士坦丁堡伊斯文化二个文化对抗一个冲击。其实这几个大片,其核心不管是在弦外比如讲当年这个《魔戒》还是现在的科幻,还是讲历史,都是有基督教文化在里面:人都是有罪的,人性中都是有缺陷的,在要完成一个职责的过程,呵护人性的弱点做为牺牲、或者要负责、或者要完成一个使命,这是比较强烈,他们都有西方二元的比如说正义和邪恶之战,正义要负起责任,这是比较清楚的。

林晓旭:这一点也很像道家的思想,阴阳相生相克,包括您刚提到光明的力量和负的力量,在帝国大战这个影片他也有充份体现平衡,到底谁在哪一方,在某一个时间起到主导作用,就影响整个局面的变化。我觉得这几年在东方的电影界好像没有看到很大的史实这种影片的出现,您觉得是什么原因呢?我们一起回到东方来看看。

韦实:大的制作,充其量算大的可能是卧虎藏龙,像张艺谋拍的《英雄》、《十面埋伏 》制作比较大,但是这里面实际他对人物性格的刻划甚至还不如星球大战,这是个很致命的失败,不管你是表面做的多么的漂亮,就像好莱邬大片表面上很华丽不管是孤城战、克隆的军队,还有将来未来的激光飞船也好,可是他底下还是基督教文明这条线,从古至今是贯穿下来。而张艺谋拍的片子你可以放在任何地方,他没有具备太多的中国文化内涵在里面,人物性格都很没有代表性。

林晓旭:如果你看一下《十面埋伏》,放在那里都是三个人的角色。

韦实:是三个人的角色而且是讲三角恋爱,中国文化之中这个质量是最小的一部分,换过头来他为什么做不好呢?在我印象中,像美国的电影你看它表面上制做的很好,实际上已经市场化了,完全是按照投资和市场经营,包括《星球大战》,它一开始做的时候就想到未来要卖玩具,所以它是一条龙,它可以有资金来保证制作。中国往往就是说它需要有一个人给他独立的一笔资金,这个情况下谁也不会给你去拍这个东西,星球大战的制作成本很高,如果说是官方给你的话,是不是有意识形态上的问题,比如你有些可以拍有些不可以拍。

林晓旭:据说《英雄》这部片也有类似的问题,本身它也没有一个机制能够保障这部片子从制作到整个行销推出去还有一系列的计划。

韦实:所以它可以不考虑市场不考虑观众的需求,所以造成很多片子人不一定愿意看,因为你没有考虑到观众,如果完全市场化,是要考虑观众的一部分,那么英雄可以不管你怎么批评,《十面埋伏》可以不管你怎么讲,他愿意怎么拍就怎么拍,所以就造成大制作的片子往往并不被人所喜欢,而被观众所喜欢的某一些,自然被禁映了,比如说以前的《活着》,那《霸王别姬》如果不改台词的话,当时也是要被枪毙。

林晓旭:这是比较遗憾的事情,反过来说你刚才提到的市场化,我觉得这几年当然中国这个不说电影说电视也可以,有很多清宫剧有很多历史戏,但是好像也没有一种特别有史实这种辉宏气魄的东西出来,基本上都是后宫的这些挣扎之类。

韦实:因为中国其实从汉唐开始,军队也好,文化也好,那是中国的高峰,到了宋朝己经是一般了,到了明朝后期已经不行,到了清朝,康干曾经有过盛世,但是到了清朝后半其实是很腐败的时候,中国的军力也好、文化也好,相对来讲还不如中国真正顶盛的时候,在开放度上而言。那么这种情况下加上现在,你只可以骂贪官不可以反皇帝,清宫剧也给了导演因为你不能拍现实的东西,也不能拍太多反腐。

林晓旭:所以借古反今。

韦实:这种情况下,人与人之间的恩恩怨怨,尤其它反射中国人千年以来形成人整人还有人和人之间勾心斗角的很精华的东西,这个情况下自然而然形成一个市场,就是说当初包括当局都希望你拍这种片子,因为人与人之间斗来斗去,没办法搞其他的,再一点还有一种皇权思想在,你看的愈多愈毒性,你比如说孩子天天看这个阿哥啊!万岁啊!皇上!而西方孩子上来是比较反叛的,因为他太空(12:43)那么大,有很多可以自己有发现自己心灵上的家园,你可以往技术上(12:47)的突破都可以,没有那么多的条条框框限制在那里。

林晓旭:实际上在这样一个文化上长大的下一代其实是比较令人担忧的,比如说我们看《星球大战》,它对美国人一整代人的影响也非常大,后面拍了这么多很多大规模的影片,都代表这种思想,正邪交战,可是中华文化我就看不到这一点。

韦实:你看美国50年代到70年代,他们自己称为星战年代,这有这么说法,因为他们都看过,而且很多孩子是伴随这个文化成长起来的,《星球大战》中你看尤克 的父亲是黑武士,他在正义之前他选择了和自己的父亲对抗,因为父亲代表邪恶,这也从希腊罗马神话到现在西方里面很强调的一点,个人的选择而言要在道德的选择来超越价值上,而在中国就是说你也不能老讲儒教完全不对,这个就是在中国如果是儿子来反抗老子这是很难讲的,在道德上或者我们的文化中不能被接受的,既然有说老子讲的不对,那么就可以泛到当局讲的不对,你也没有一个不讲反叛坚持正义的勇气都不给你,因为不会给你这种观念去引导你去思考这个问题。

林晓旭:这点可能是几千年来中国文化比较薄弱的地方,虽然有很多很珍贵的像忠贞爱国这些思想,但是愈到后面可能负面很多的因素逐渐加强。因为时间的关系,我们就先谈到这里,有机会我们再进一步探讨这个文化方面的问题。各位观众,感谢您收看这一期的热点互动节目,我们下一期再见。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