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专访:陈用林细说法轮功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陈用林于2001年到中国驻悉尼领事馆任职,负责政治事务 专门监视法轮功,民运人士

,西藏独立运动和台湾人士的活动。在接受本台记者专访时,陈用林披露出许多内幕,

请看本台记者来自悉尼的专访。

“我到悉尼总领馆中作的时候,实际上我对法轮功理解不多,或者说一无所知,刚

开始的时候,我是坚决执行中央关于法轮功问题的政策,就是取缔法轮功,与法轮

功进行针锋相对,坚决斗争,当时。。。现在看起来是比较幼稚,因为通过我经常

性的根法轮功接触,我的接触机会就是我需要去监视他们的行为,监视他们在悉尼

的活动,然后向国内报告,所以我跟他们接触的次数多了以后,我发现这个组织并

不像我们政权内部说得那样可怕”

陈用林表示中共取缔法轮功的原因是因为练法轮功的人数众多:

中共政权为什么取缔法轮功,从一开始时取缔,然后是共产党员不能修炼,接着

就是政府官员都不能修炼法轮功,他是担心法轮功的发展超出他的控制范围。”

关于中共提出1700个因为练法轮功而自杀案例,陈用林认为这些案例中的很多人都

是以前就患有精神病的,和练法轮功并没有直接关系。

“从我现在知道应该是1700的例子,这1700例子根据我的推断这1700例大多数就是

本来就有精神病或者本身就有自杀倾向的这样状况这种人加入法轮功,但是还应该

看到,有好多人由于信仰了法轮功,所以他精神上有了归宿,这样他就不去自杀了,

比如失恋,家庭破碎,她练了法轮功有了精神归宿,所以我的感觉就是,根据(中

国)每年20多万人自杀的数字相比,法轮功非常有可能的是挽救了几十万人的生命。”

他说,由于中共对法轮功的政策是责任到人的形式,因而造成各层官员人人自危,

都必须加入对法轮功的打压行列.

“中央对法轮功政策其中有一条就是对违法行为进行追究,还有对普通法轮功学员

进行团结教育转化,从中央到地方,他对团结转化工作都是责任到人,这样地方官

员为了保护自己的官位,或者是升官,他就想方设法不让自己地区内的法轮功跑到

外面去,跑到别的地方去进行一些自由的宗教活动和进行一些探亲访友这些正常的

交往,因为这些人(法轮功学员)失去控制,他们(地方官员)觉着是他们的责任,

他们就有可能受到中央政府的惩罚,所以他们的官位受到威胁,所以他们把法轮功

学员控制起来,所以经常在基层举行洗脑班。”

陈用林谈到中共对法轮功的管制工作是系统化的,这套国家系统也成为了迫害法轮

功的工具

“在中央成立了反对法轮功办公室,简称610,随后在地方省市一级都建立了610办

公室,实际上对法轮功进行的是一种系统的管制工作,这套系统就成了迫害法轮功

的工具。”

他还说,610办公室法轮功处理是采用不合常规的方法,言外之意就是他们的行为可

以置于法律之上

“这个610办公室由于是主要是用来对付法轮功这样一个工具,所以他在处理法轮功

问题上经常运用一些不合常规的处理方法,比如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拘押,进行强制

转化,实际上就是洗脑教育。”

陈用林还披露,对于海外法轮功的活动,中国驻外机构按照中共政府的政策,对其

保持密切监视和破坏。

“对海外的法轮功学员,中国政府的做法是,主要是进行监视,密切注意动态,发

展情况,防止由于海外的发展,蔓延到国内去,其中有些610办公室的人认为,中国

国内的法轮功学员一直转化不过来主要是由于海外的法轮功学员不断的影响国内,

实际上我认为这本身就是个信仰问题,是个精神问题,不是说转化就能够转化过来

的,你用这种洗脑转化教育对付基督教,天主教或者国内传统的佛教徒进行转化试

一试,这是不可能发生的事。”

陈用林说,法轮功在中国被迫害之死的资料是属于机密,他谈到因迫害而致死的法

轮功学员通常被中共定为自杀

“这方面的资料一般是保密的,我不可能拿到,他不会说我迫害死多少人,只能说

法轮功自己自杀了多少人。”

他表示开始在悉尼领事馆工作时对法轮功不了解,曾经作出过激行为,后来随着与

法轮功的接触和对法轮功的理论的研究,他觉着如果再继续做下去将会违背他的良

心。

“我在悉尼总领馆工作的时候,刚开始的时候,对发轮功不怎么了解,当然是坚决

执行中央有关的针锋相对,主动出击的政策,在执行政策的时候,对法轮功有不可

避免的过激言行,但是后来通过我逐渐和法轮功学员接触,了解他们研究法轮功系

统的理论,我发现在做下去就是违背我的良心,我就不能再做下去。因为这些法轮

功学员,我认为是需要得到帮助 而不是进行迫害的人。”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