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互动五百九十九期】高智晟三致胡温公开信

【新唐人】各位观众大家好,欢迎收看《热点互动》节目,我是主持人林晓旭。“世界人权日”刚过,在12月12日中国大陆著名的维权律师高智晟再一次推出他的第三封公开信。

在这封向胡锦涛,温家宝上书的公开信中,高律师以他第一手调查的详尽实例,再一次曝光了法轮功学员在中国大陆所遭受到的惨烈迫害,他呼吁应该要马上停止这种灭绝我们民族良知和道德的野蛮行径。在今天的节目里,我们邀请到本台特约评论员韦实跟我们一起来谈谈这封公开信。您好,韦实。

韦实:晓旭您好,各位观众大家好。

主持人:大家都知道,高律师前一段时间遭到打压,他的律师事务所被要求停业一年。在这样的情况下,高律师是怎样创造条件去调查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真象呢?您能介绍一下吗?

韦实:他写这封信的开端是在很困难的情况下。因为第一次上书给吴邦国,第二次上书给胡锦涛和温家宝。第二次写的是不应该迫害信仰,遭到大约二十多个国安二十四小时的人盯人,他的女儿曾经一度上下学的时候,还有国安跟着。

就在这样极大的人身威胁情况下,包括他的律师事务所的执照要被吊销一年的情况下,在他发出公开信以后,收到全国各地法轮功学员的来信,信中的事实本身就已经让他觉得良心不安,要利用有限的时间做一些事情。

这一次他和写过《讨伐中宣部》的北大教授焦国标。他们到了辽宁的大连和阜新,还有吉林的长春市,到了这些地方对法轮功学员进行第一手调查,写出了这封公开信。

在我看过这个信以后,其实这是一个很严肃的话题,就是说法轮功受迫害这个消息可能早已经不新鲜了,尤其是国内的人谁没有看过法轮功的传单或是电子邮件?但是这一次他和法轮功学员亲身谈话之后,写出来的东西,可以说是惨绝人寰,甚至是十分十分的…让人看到这种文字感觉到是感同身受了。

这一次可以说是他的内心受到了相当大的触动,而且有焦国标教授在旁边,高智晟以他身为律师非常客观的笔墨,加上焦国标教授的润色,把这种可以说是人间地狱的惨绝人寰的受迫害的情景写到公开信里,而且写的都是实例,并没有任何的作假或者是夸大其词的东西。因为你看也看得出来人要编是编不出来的,在正常人的想像中,你想像不到迫害会这么惨烈。

他把信给写到胡锦涛和温家宝那儿,而且谈到的是对整个民族的道德良知的迫害,就是说对这个制度而言,这个制度还有没有道德?他只问这么一点。

主持人:说起来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事情,我们也一直关注著,已经有六年多了,看到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例子也不少。但是这一次看高律师这封公开信我仍然有一种感受,叫作“痛彻心肺”,没想到这个迫害是这样的惨烈,您有没有可能举几个例子,虽然是很痛苦的事情,能不能举几个例子?

韦实:首先就是看到一个在长春的法轮功学员,讲的是自己被绑在老虎凳上,手被铐在后边,戴着手铐把整个手从后边翻过来,从后边翻到前边。当时他讲他的骨头已经全都断了,而且这种事情不是一次就完了。在老虎凳上还有电刑,用六根充满了高压电的电棍,电了一个小时。其他地方法轮功学员听到这种哀嚎的声音,已经觉得不是人能够承受的东西了,很多人都哭了。

再一个就是王玉环,在六年里被劳教了九次。开始是2000年的时候在劳教所里做活,每天十八个小时做奴工,这个对她而言已经不是一个很沈痛的例子了,这个和后面的可差得很远。

她是在长春超过时间以后,就被弄到长春的山上,刚开始是被绑在老虎凳上,怎么个绑法呢?是腿绑上面,手绑在后边,再用手铐铐上,前胸和肚子用铁棍紧紧固定住,然后警察把头从后面使劲往她腿上拗下去,这等于是整个脖子都固定住,脖子基本就要断了。

在这种情况下,她看到被打死的学员不下23个,后来她被绑在床上,赤身裸体,在狱警,在男犯人,因医护人员面前绑了二十多天。

她看到跟她一起被绑着的女学员是怎么样?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痛苦中吞下了一个小杓。而且她亲眼看到,做手术的狱医拿刀由上面滑到下面,在这个女学员身上划出一条大的伤口把杓掏了出来,然后再草草地缝上。

另外一个女法轮功学员胳膊被打到骨折,打上石膏之后不管,那条胳膊已经生蛆了。高智晟律师发现这不光是一般的迫害,性迫害在“610”里面的迫害手段几乎已经是司空见惯了。

主持人:好像是一种制度化的,一种非常司空见惯的,他这边谈到的,基本上几乎所有的女学员百分之百都经历到这种性迫害。

韦实:百分之百,就是他讲有的男学员看到,当时就是在公安局把这些女学员里绑老虎凳,二十多个,三十多个,她们的下身都是赤裸的,盖着一件衣服。

还有的未婚的女法轮功学员被拿着拖布,用尖端的一边往他生殖器里边插,一直到整个人下身肿胀起来,已经走不了路了,而且这不是一例两例。对于男性学员也如此,有一个男学员就讲自己生殖器的头被用铁棍给活活打烂了。

主持人:听起来是非常可怕的事情。那我们看看,为什么610这个系统会有这样的权力,可以这样为非作歹,什么都可以干呢?这是怎么样的一种体制呢?

韦实:610办公室其实是以江泽民、罗干为首,从镇压法轮功一开始就设立的一个机关。610是成立于1999年6月10号,是中共制订和执行迫害法轮功政策的最高机关,所以就以610为代号。

610实际上是独立在司法、行政、教育,独立在各个体系之上,在中国,它是在各个体系之上且最有控制力的一个组织,也就是说它能够起到任何一个国家起不到的作用。

为什么这么讲呢?首先610有权力搞连坐,一个单位的领导有法轮功学员上访,整个单位连坐,扣奖金,一把手要下来,恐怕大部分中国大陆的人自己有体会。

610 还有一个指导思想,叫做“经济上截断,名誉上搞臭,肉体上消灭”。610直接可以给中宣部来下令你要用什么手段去进行诽谤、造谣,甚至大面积的编造自焚、杀生、一千四百例升天这种东西,造成一股仇恨的气氛,使全国人都觉得迫害法轮功是对的。为什么呢?他是邪教,本来就是要把他死里打。这是把共产党的逻辑贯穿于每个人的脑子里。

再一个是肉体上消灭。610用的肉体上消灭的办法,它独立于各个正法系统,就可以说对待法轮功学员不像对待其它犯人一样,从高律师的调查报告写的很清楚,不管是性侵犯、还是一般的刑罚也好,它是鼓励刑事犯去打法轮功学员,它是这么一个处理办法。 

主持人:所以高律师讲,实际上610现在是高于政权力量的黑社会组织,它可以操控、控制一切政府资源的这种黑社会组织,这个非常可怕的!

韦实:中国现在什么大?是宪法大,还是610大?当然是610大!为什么?中国宪法里规定人民有信仰权、言论权、上访权等等。但是610可以规定劳教该判几年,你发传单要打成什么样子,你说话怎么样、信仰什么样等等一切权力,它的权力比宪法还大。

而且610是完全没有束缚的一个机构,各省市的党委、各省市的警察、教育、公检法包括经济系统,通通要听610的,610可以做到当地的国安、海外的国安都受它控制,当地的比如说对法轮功学员没有逮捕证、没有蒐查证,就直接去捉人、绑人,这完全是黑社会化的行为,只有610做得出来,而且它有这个权力,没有任何人敢讲610怎么样,为什么这么说呢?

在中国大陆,就说你们为什么光天化日捉这个人?就一句话:因为他是法轮功学员,这一句话可以吓倒多少正常的人,包括单位的领导、包括他的亲戚、朋友、同事。

主持人:而且警察、司法部门都无权干涉,一旦610把人捉走了,谁也不知道捉哪去?

韦实:而且610对警察的这种施暴或者转化或者打压政策的行为,它是持鼓励和赞许态度,比如说马三家监狱也好、大的监狱也好、天安门分局也好,它是按打人的指标、转化的指标给奖励工的,这是一个评价很硬的一个指标。

比如说迫害的610官员,你看610官员得是有级别的,直接是当地省级也好、厅级也好,它的权力,是在一个特殊情况下,被共产党立起来专门对付法轮功的机构,某种程度上它的手伸的是超过共产党任何一个机构,给了一个无法制约的权力。

主持人:如果我们联想一下,前一段在广东汕尾发生的这种枪击暴力事件,暴力事件过程,当时开枪可以说是武警吧,实际上武警的权力跟610比起来,现在想想610更是无处不在,武警不管怎样可能有群众集会示威,有个理由他才出来是不是?

韦实:这�面还有最大的一点是什么呢?就是610更加隐密、更加容易控制人,为什么这么讲呢?很多人可能没有切身的想法。汕尾的村民在前半年没有维权事件、没有开枪事件出现的时候,他甚至感觉不到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惨烈,当枪声响的时候,我想现在汕尾的村民如果让他看到法轮功学员受迫害,他一定讲这是真的,为什么?他感觉到了。

主持人:一开始您说上半年事情没有激化的时候,他感受不到整个机制的迫害性。

韦实:感觉到迫害性,而且 610做的最大的是你反倒摸不着、看不到,610的文件是不外传的、610做的事情是不为社会所知的,包括你看王玉环也好、刘义也好,这些法轮功学员,在长春受到迫害是怎么样?是直接拉到山里去受酷刑,它这个迫害实际上是更加隐密化,在这种情况下更加地下化,才使得迫害更加惨烈。

主持人:所以说它是一个黑社会。

韦实:它是一个黑社会,因为今天它见不得光。像日军当时对南京大屠杀也好,那只是一瞬间的事情,或者更加离谱是日军731部队残害那么多中国人生命,没有像这样对法轮功学员用长时间、几个月、几年这种酷刑的折磨,到最后是“打死算自杀”。

而且实际上对这种手术也好、灌食也好,它的野蛮度超过731部队,为什么这么讲?这一米多的灌食管,王玉环她讲一位女学员叫郭帅帅,因为这个学员已经觉得生不如死,这么活着还不如把这一米五的灌食管吞下去,把人逼到这种程度,你想想看,它的迫害程度难道不是超过直接剥夺人的生命吗?

主持人:它在长期折磨过程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有个别法轮功学员也承受不了,所以这种实际上也是针对人的精神和灵魂进行进一步的摧残。

在这种情况下,这么大的面积的事情在中国发生,法轮功学员所承受的这一切如果我们用来比较一下,比如说二战的时候,犹太人所遭受的这种经历,您觉得是不是在精神方面他们承受的更加惨烈?

韦实:在二战的时候,纳粹并没有给犹太人洗脑,让他们诽谤自己的宗教,让他们接受纳粹的教义,或者说让他们做为一个语言,因为德国人根本没有想把犹太人怎么样,没有所谓转化这一条。

主持人:没有转化这一说。

韦实:没有这种精神摧残的这种概念,就是说贱民也好、骂人也好,这是肯定存在的,你看这二战的时候更多的是集中营里面暗无天日的劳役、营养不良、还有打骂、包括最后这种毒气式的杀死。但是长时间的酷刑,尤其是对法轮功学员是逼迫他们放弃自己信仰,这怎么讲?你不但要放弃信仰“真、善、忍”,还要攻击创始人。

写出来中共需要的揭批文章,就等于第一点要跟自己的良心作战,当这人已经死了,为什么这么说呢?你信仰“真、善、忍”,第一条他做的什么事情都不真了,因为你讲的这一切自己心里知道是错的,而且要照抄中共文革式的一种批判书来认罪悔过,本来就是没有过,本来自己是好的,你明知迫害是坏的,你要去写那个东西,做为一般有良知的人尚且不愿这样,尤其是做为这种修炼有信仰的人。

你看包括现在的法轮功学员不愿放弃自己信仰,有多少人是宁死都不愿放弃自己信仰,看像历史上基督徒。在这种情况下,有信仰的人放弃这个良知,实际上你不如让他死了,这种长年累月的用暴力也好、用洗脑也好、用这种家人也好、用经济也好,这么多手段来打击人的灵魂,历史上没有出现过,或者说连纳粹都没有这么狠。

主持人:所以这是非常大面积、非常系统的摧毁人的精神和信仰,那今天因为时间关系我们就先谈到这,我们下一期节目里面继续谈这个话题。

韦实:谢谢主持人。

主持人:各位观众,感谢您的收看这一期的《热点互动》,高律师的这份公开信,希望大家有机会都能看一看,里面所描述的事实确实非常震撼人心的,我们下期的节目,接着再谈论这个话题,感谢您的收看。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