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事件十七周年有人牢记有人淡忘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989年6月3日晚到6月4日清晨,共产中国出动军队、坦克,以真枪实弹,对

北京的示威学生和群众进行了武力镇压,造成了到目前还没有准确数字的人员伤亡,

据信数百人、甚至上千人丧生,其中多半是学生。尽管六四事件已经过去17年了﹐

中共政权因为害怕这一天会引发对其紧抓的权力的挑战﹐至今对此事仍讳莫如深,

拒绝重新评价这个被他们定为‘反革命’的运动﹐更是极力否认有武力和伤亡﹐但

无论如何﹐这些都抹不去见证人对当时的历史的犹新记忆。

当年在广场和学生在一起的老师刘晓波,他当时被学生们用宝贵的生命为代

价来进行政治改革、推动民主和自由的行动深深的感动。他认为,在六四中表现最

勇敢的是普通市民和学生﹐和他们相比﹐他虽然被监禁三次,但要幸运得多,所以

他认为活着的人有责任为他们得到公正。

对六四受难者的亲友来说,每年6月4日临近的时候,他们的心灵都会受到又一轮悲

痛的折磨。代表失去子女的天安门母亲组织多年来不断呼吁政府平反六四,向死难

者的亲属道歉和赔偿﹐但从未得到北京方面的任何回复。

对于记者的追问﹐中共外交部新闻发言人刘建超周四在一个简明发布会上回答说﹐

‘对于这场政治动乱﹐中国早就下了定论了﹐我不想就此事再说任何话了。’

六四对于一些年轻人来说似乎是中国现代史上曾经发生过的一件不确定的事件。多

年来由于教科书没有提到,中国媒体也都没有特别报导,所以目前的学生,知道这

个事件的人不多﹐26岁的李宏光(音译)就是这样的年轻人。

很多北京人还是尽量避免在公共场所谈论这个话题﹐在被追问时也是含糊其辞。26岁

的教师陈先生在受访时说﹐‘每个人都从不同的角度来看这个问题……这是政府的

决定。’

2006年4月底,四川地方当局同意向1989年六四期间的死难者周国聪的母亲提供7万

元人民币的“困难补助”。这被看作是六四难属第一次得到政府的变相补偿。但是

天安门母亲的代表人物丁子霖说,这笔款项并不是给予六四受害者的赔偿。

17年后的六四对中国政府来说还是一个禁忌的话题,而且也不准许有什么活动来纪

念。但是在香港、美国的洛杉矶、纽约、华盛顿、加拿大的多伦多以及欧洲一些城

市这几天都有各种悼念活动,以游行、演讲、研讨会、图片展览和烛光集会等等来

纪念中国现代史上出现过的这么一个敏感的时刻。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