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纪元时报推出《解体党文化》系列社论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绪论

毛泽东曾经说过:“我就是马克思加秦始皇”。这句话可算是对党文化的高度概括。但经共产党刻意灌输,许多人形成了一个深深的误解,似乎秦始皇可以代表中国传统文化;传统文化就是“愚昧专制”、“封建迷信”、“吃人的礼教”、阴谋诡计和宫廷斗争等,并成为中国现在的专制、内斗和腐败等问题的文化根源。也有不少人认为,并不存在一个独立的党文化,它只不过是马列主义和中国传统文化的结合而已。但问题的关键在于,秦始皇并不是中国传统文化的代表。

中国传统文化中包含着许多人类文明的精华,比如儒家的“仁、义、礼、智、信”,道家的“真”,佛家的“善”等等。这种以“信仰为本,道德为尊”的文化才是本书中所指的“传统文化”或“正统文化”。

在中华五千年的历史长河中,虽然朝代不断更替,但儒、道、释始终成为中华文化的主流,并以此为基础形成了中华文化中“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人生理想,“自强不息,厚德载物”,“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的人格境界,以及“天下为公,世界大同”的社会理想,开创出众多令人叹为观止的历史盛世。如果传统文化真如中共所教育的那样一片黑暗愚昧,又怎么可能曾经创造出辉煌灿烂的文明?四大文明古国能存活下来的只有中国,这本身就说明中国传统文化的文明程度和生命力。

老子说:“智慧出,有大伪。”几千年的历史中也出现了很多如诡计、权谋、厚黑术等成体系的糟粕。自先秦以降,真伪学说同传。随着时间的推移和道德的下滑,那些文化糟粕越来越有了市场。人们往往从中共的政治宣传和实际运作中记住了宫廷斗争、整人手段和厚黑术等,并误以为这就是传统文化,却忘记了汉唐时“重德才、讲仁义、重礼仪、海纳百川”等真正代表传统文化的内涵。

中共将马列邪说与中国历史上流传下来的各种糟粕和伪学说混杂一处,集其大成,形成了一套以维护中共统治为目的,符合中共的论理标准的文化,包括中共所宣扬的思维方式、话语系统和行为方式,是为党文化

这种“本土化”了的党文化更有欺骗性,人们对党文化中夹杂的流传下来的文化糟粕辨析不清,共产党则进一步混淆党文化与传统文化的本质区别,把党文化说成是中国自古以来就存在的文化正统,利用中国人对党文化的排斥去排斥正统文化,结果使党文化得到了维护。

这里需要特别指出的是,党文化可包括三种类型:第一种为共产党强行建构和灌输的文化;第二种为民众为了在中共暴力和谎言下生活和自保而产生的文化;第三种为古已有之的糟粕,而被中共重新进行理论包装,并推广普及和充分实践的文化。

中共建立党文化的原因

一种政治制度需要相应的文化支撑。儒家的“奉天承运”和“施仁政”的文化回答了帝王的权力合法性和如何执政的问题;西方“天赋人权”、“主权在民”的文化支撑着民主制度;而中共这个邪恶的制度也需要一个文化来支撑,即“党文化”的支撑。

“党文化”与“传统文化”截然对立。这也可以解释中共许多运动背后的动机,即中共在夺取政权之初为什么要疯狂的消灭信仰、整肃知识份子,随后更有“破四旧”等“文革”浩劫。“传统文化”中天理高于皇权,以及君轻民贵的“民本”思想,也对中共的独裁和暴政形成了实质性的威胁。

辛亥革命以前的每一次改朝换代,都会出现社会的动荡和战争。老子讲:“大军之后,必有凶年。”旧的统治秩序解体,新的统治秩序尚未建立,中间都要经过至少几年的动荡,田园荒芜,百姓流离失所。等新的秩序建立后再进行休养生息。但是过去无论怎么动荡,传统文化没有破坏,社会秩序因此会很快在新的政权建立后恢复。

事实上,每一个执政者都要面对两个问题。一个是凭什么你来执政,即合法性问题;另一个则是如何执政的问题。传统皇朝分别有“奉天承运”和儒家的“施仁政”作为答案。

而共产党建政后尽管以历史的规律,即编造的“历史唯物主义”作为其权力合法性来源;然而在如何执政的问题上,中共发现它以“阶级斗争”为核心的“暴政”不但无法继承儒家的“仁政”道统,且面临着儒家文化的全面否定和排斥。中共必须立即和彻底的摧毁传统文化,建立自己的执政思想。因此共产党在夺取政权后,建立“党文化”的任务变得极为迫切。

党文化的由来

谁掌握了文化,谁就掌握了社会的话语权,并进而介入人的精神世界。在几千年的传统皇朝中,皇帝登基都要颁布新的年号,乃至改正朔、易服色、避名讳,更有一些帝王将相,如武则天造字、鳌拜兴“文字狱”,明成祖修《永乐大典》、清乾隆修《四库全书》等等都是希望能通过介入文化来维系统治。然而他们的介入程度都很浅。因为中国人传统上是信神的,儒家、道家和佛家的学说已经给人奠定了一个恒定的道德标准,尽管文化的表面上有所改动,但是“信仰为本、道德为尊”的传统文化精髓一直通过儒家经典著作和佛经道藏等承传着。

从这一点上来说,中国几千年的传统皇朝不能算作大独裁的社会,因为他们从未做到政教合一。掌握不了“宗教”,就是掌握不了“道德解释权”,就是掌握不了文化,就是掌握不了百姓的精神世界。百姓永远都可以用“天理”否定“皇权”,帝王们也要努力证明自己的行事符合“天道”,以免被“替天行道”的起义所推翻。

而当共产党爬上历史舞台的时候,这一切都被彻底颠覆了。中共用“无神论”破掉了人们的道德标准;用“阶级斗争”和“历史唯物主义”来证明它执政的“历史必然性”;用“个人崇拜”和“政治学习、统一思想”建立起党的“道德权威”;用暴力将这种反宇宙的“道德解释”推向全社会,由此形成了政教合一的政权,并衍生出一套反天、反地、反人性的文化体系——这就是党文化的由来。

党文化的邪恶特征

传统的社会中文化决定了政体形式,政体虽然对文化有反向影响,但不起决定性作用,这种自发生长的文化和政治的关系是正常的关系。而共产党反其道而行之,利用手里掌握的政权倒过来强行建立起一种文化,再利用对文化的垄断来维系政权。这种倒置文化与政治关系的本身就决定了“党文化”是一种反自然的文化。

《九评之六》写道:“属于精神层面的道德常常是抽象的,而文化的一个重要作用,就是对道德体系进行通俗化表达。”

传统社会以信仰驾驭道德,以道德驾驭文化,以文化驾驭政治,中共则处处相反。几十年来,中共一直用政治教育取代道德教育,以政治驾驭文化,以文化沦丧传统道德。而中共所搞的政治具足其“邪、骗、煽、斗、抢、痞、间、灭、控”这九大邪恶基因,因此其党文化便成为这些邪恶基因的具体体现。

一种文化的传播常常依靠的是文化本身的魅力。老子是个默默无名的人,道家文化却能够流传几千年,完全是因为其中蕴含的大智慧。孔子出身贫寒,但有弟子三千。儒家文化的形成与流传也完全是因为其中的道德内涵。自古文化传播基本如此。而共产党的文化却一天也离不开暴力的推广和维护。

中共当年的语录歌、样板戏、忠字舞是有赤裸裸的暴力作为后盾的,现今,暴力的影子依然无处不在。比如“六四”或者镇压法轮功,需要全民进行人人过关的政治表态,一部诬蔑法轮功的影片要在酷刑和电棍的支持下,强迫法轮功学员观看等等,我们都可以看到暴力在党文化中的角色。

过去的帝王杀人或者淫乱,也都是自己干坏事。桀、纣、秦始皇、隋炀帝算做典型的暴君,但是他们从来没有强迫人们学习他们的杀人理论,并通过歌曲、绘画、舞蹈等文化形式将他们的暴行美化成正义。

****

本系列文章将分析中共是如何系统的替代传统文化,如何系统的进行思想改造,采用何种灌输手段,以及被改造思想后人们的种种表现。宣传中常见的党文化、党文化的话语系统、生活中的党文化以及习惯性的党文化思维这些遍及思想、语言以及行为上的具体表现也将在本文中详加论述。 即大纪元时报推出了揭示中国共产党本质、并已促成了超过一千三百万人退党大潮的力作《九评共产党》系列社论之后, 9月10日大纪元网站又推出了另一部系列社论《解体党文化》。这篇系列社论将从党文化的形成历史、成因、表现、危害,以及中华正统文化的角度出发,对党文化进行深刻的剖析,以避免党文化遗毒继续为祸中华民族,并希望中华民族通过道德与文化的重建,平顺过渡到一个自由而昌盛的新纪元。

刊登《解体党文化》系列社论的大纪元网址是:http://www.epochtimes.com/b5/6/9/10/n1449356.htm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