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互动七百七十九期】博客应该实名制吗?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主持人:各位观众大家好,欢迎收看今天的《热点互动》,我是林云。中共信息产业部即将对中国的博客实行实名制,消息一出立即引起网民的一片哗然,据中国互联网协会,博客研究小组的调查说:支持和反对的网民几乎各占一半。

外国兴起的博客到中国发展为什么就要加上中国的特色实名制呢?博客实名制对于中国信息产业的发展会有影响吗?为什么会有一半的网民会赞成实名制呢?我们请特别评论员杰森先生跟大家一起来探讨一下这个热门话题。杰森您好。

杰森:林云您好。

主持人:杰森先跟我们介绍一下这个博客和博客实名制是怎么样的一个概念?

杰森:博客它是英语的英意思,原来的英文就叫做“blog”,它事实上是由两个英文词变化出来的就是“Weblog”直接翻译过来就是网页日志。它事实上它的萌芽阶段大概也就这十年,1994年、1995年出现,到2001年进入一个正常的规模,真正进入大家主流的这个事件的时候是三年前就2004年、2003年这样的时间进入的。

整个来说就是博客的概念是什么呢?就是我有一个网站它提供你某种服务,然后每个人我都可以去登记一个账号,一但登记账号就等于说我有一个日记本一样的,那么我就可以每天非常方便的往我自己的网上日记本上登录一些我需要写的东西,然后整个过程中,我写的东西我发表个人的议论,议论整个网络都可以看见。

主持人:这个通过博客的网站去给它发表开来。

杰森:然后这个所谓博客实名制,博客通常你可以以任何一个身份去注册你的用户名,然后用户名注册了以后建立你的博客网页了以后,你可以以任何的一个乌龙的名称来登录自己的个人感想,记录博客日记。

主持人:贯常的做法大家都是匿名的。

杰森:通常大家都会起些有特色就是体现个人风格的。

主持人:也就为了吸引更多的人来读。

杰森:也是为了吸引更多的人来读这样一个特点,当然它确实有匿名这个因素,比如提供博客的服务商他不会去追究你是张三、李四,他不会追究你在哪里住,然后你自己的名字也可以随便乱取,整个来说的话这就是目前博客在世界运行的方案。

主持人:这就是说让大家都更大的自由的空间去发挥。

杰森:这就是网络的特点。整个来说现在目前中共提出博客实名制的概念是什么呢?就是它说:我至少要求你在注册你建立博客账号的时候,你得给博客这个经销商就是服务商提供你真实的个人信息。当然你会在贴自己消息的时候用一个网络名字,但是你注册的时候一定要有你真实的信息,这也就是目前中共考虑要制定博客实名制的这样一个概念。

主持人:就是说做为管理者来讲我随时随地都想知道这个博客是谁?我就能马上查到他的是谁?它想表达这样一个东西。

杰森:对,它对于每一个博客日志的主人都有真实的纪录就是说他是谁?他的身份证号是什么或者其他个人的联系电话是什么?他这些全都有地址这都一一对,就是说未来中共想的博客实名制的这么一个概念。

主持人:那您认为中共为什么就是要走这一步?其他的国家或者是说博客发源地的西方社会根本就没有这样子的要求,为什么中国就是要搞实名制呢?

杰森:这个事实上我们都知道因为中国就是在一个这么特殊的政党统治下,就是中共统治下因为我们都知道中共它有一个非常就是大的一个对权力的欲望同时它又有一个非常严重的这个执政危机,而它又有一个很大的特点就是它可以因为它在中国是一党独大,那么它在中国有无限的权力,所以这三个因素加在一块儿的话它在治理中国的时候倾向于走一种就是说把什么事儿管理上就是管的过。

就比如我对这个东西不保证的时候,我倾向于把它压制下去,我对这个事情如果压制不下去,我就倾向于进入极端的监控状况就说这是中共一贯的管理中国社会。

主持人:就整体来讲这种应所无用的这种思想。

杰森:就是它这种思想它一直就是在管理中国就是这种方式在管的,基本就是说对于稳私权因素在它的思考范围里头是一个非常非常弱的因素,它整个考虑问题都是我怎么样把我不稳定因素我扼杀在所谓的萌芽状态,这是它的最根本的思考点,也就是所谓的执政的危机感,始终是追随着它一直这么多年,造成它这种统治风格。

主持人:西方社会里头来讲它是一个言论自由、有人权这样一个比较自由宽松的一个环境里头,所以说真正实行这个博客实名制好像也没有太大的关系,比如说我们在网上买东西的话你要用信用卡来支付,那信用卡的资料一定是真实的,那这就是也有一些个人的资料在这里边的,那为什么在中国进行实名制的话,那它会有一些什么样的影响呢?

杰森:事实上这是两个问题,一方面我可以告诉你西方社会它绝对不能做这样的实名制这样的一个要求,这牵涉到它的自由商业的市场不允许它这么做,牵涉到西方社会对于个人隠私权的极端敏感,它不允许它这么做所以说目前西方不会有政府这么做的。

当然你说是另外一个因素就是说事实上西方整体来说的话,它是一个相当开放容忍的社会,那么就是说它以言制罪的现象是非常非常少的,中国我们知道前一项出来的“记者无疆界”排名,中国的新闻自由度是世界倒数第六,就是在128个国家地区里头排倒数第六。

主持人:这么一个大国来讲实在是很可悲的。

杰森:几乎已经排到世界的最差的那几个国家了,而中国的因言治罪的这个被关押的人数是全世界其他国家总和还多,那么确实在中国有这样的问题,就是以言治罪,就是说中国实行博客实名制在某种意义上讲它是确确实实是给中国所有博客用户一种非常大的一种精神上的震慑。

实际上从系统来说是这样子的就是说百分之九十的博客用户你只要去追查他,你不是用实名制你都能查到他,纪录上是这么一个因素,但是就是说中共为什么一定要搞实名制的话,它事实上是在目前民怨沸腾的状态下的话,它知道它用技术一个个的追,一方面造成社会……。

主持人:也是可以追到?

杰森:也可以追到,但是那很费劲,另外它每次追的时候造成国际影响都很大,历史上我们知道,中共要求微软去关掉安替博客的时候就引起全世界的轰动,那么它就避免想引起这样全世界的轰动,同时它又想使自己追查一些个人的时候比较方便,再加上它知道它实行实名制的时候就等于是给所有的中国博客用户头上悬了一把剑,大家都知道它是什么意思。

主持人:就公开的说我不允许你说。

杰森:对,在某种程度上讲它已经暗示说:我不允许你乱说了,你看我这儿有你一些东西。它就是说它有实质的因素也有精神上的震慑,所以说中共就非常倾向于它就做出这样的决定。

主持人:所以它要推行这种东西。那么这样一来的话就是很奇怪为什么这种调查显示有一半的网民对这个还是赞成的一种态度,这是反映什么一种心态呢?

杰森:这跟中国一贯对中国人民的教育有关,中共做一切事情都会用一个非常冠冕堂皇理由走出来说这种事。当然博客实名制它会说为了解决网上恶搞和传递不良的消息或黄色信息以这样结果说出来,往住很多网民倾向从这个小东西就跟着中共这么想了。

有些网民想我这人不关心政治,中共说的这些对我没影响,因为我说的什么话中共都不会管,事实上整个来说中共网民在长期教育的思维方式。在西方社会老百姓对政府本身是处于不信任状态,我们都知道当你把个人信息给出来的时候,比如把身份证、住址、电话号码给出来的时候假如时在网上接信,接信就会展现个人的一切关系和个人的性格这样的问题,由于你个人思想在网上的整理,这二个讯息组合在一块,那么从商业上是一个巨大可利用的商机,从政治统治上是非常大的监控所有人思想的一个途径。整个在这样的因素,潜在的可能会伤害每个人。

但是因为中国在中共的统治下,觉得我只要听中共的话,我就不会被控制。因为中共历史上采用镇压百分之十,让百分之九十的人镇压百分之十的人方式来搞。很多人就有这样的心理,我只要听中共的话我就不会成为那百分之十。

但是他没有想到某种程度支持中共的决定事实上是在挤压另外百分之十的权利,在博客的问题上是百分之十符合中共,挤压另外百分之五十博客的权利。

中共往往会以这个百分之五十的人支持它最后建立制度,现在美其名是我在征询大家的意见,如果有百分之五十的人同意它就可以冠冕堂皇说我毕竟得到大多数人的支持,它就可能推行这个制度,而且是以名义的方式推行这个制度。

推行的结果事实上损害的整体博客人的利益,而且给中国互联网建立非常非常坏的典范。整个来说,西方社会来看,博客在西方存在的时间远远长于中国的博客时间,而在西方社会博客不是一帆风顺大家都是没什么问题。

主持人:西方社会如果也遇到像这种网上恶搞、侵权这些事情,怎么处理呢?

杰森:西方社会己经有非常多的案例,进入任何一个博客网站因为人的道德水准是高高低低不平的,在整个治理一个社会的话,目前博客在西方社会平稳健康的发展的过程,会看到事实上是多个层面互相作用,包括道德上,每个人发帖的时候都有整体道德的准则,自我的约束。

另外也有某个网站风格的制约,我这个网站就是一种正派的网站,这个网站相当一个成人网站,这个网站有种风格,不符合这网站的风格的东西也在这网站是受这个网站环境的制约,再往上走一步确实有一些事情诉诸到法律的途径上。这些在西方社会有几个特别典型案例,也是诉诸到法律层次。

在西方特别在美国有几个案例倾向于还是以保护个人隐私为基本原则,另外是以个案,以现有的法律框架来决定个案的判断,没有任何一个国家目前针对整个博客制约。 

主持人:就说在正常的社会下利用现有的规章制度,完全可以进行制约调整?

杰森:是这样,新加坡是一个非常严厉的国家,最近对二个博客在博客网站发表了攻击穆斯林的言论,就以现有的法律,有个法律闻名通讯法规,对这二个人做了一个判决。

事实上现有法规都可以解决。法律的制定不是越多越好,制定越多二个法律互相重叠的时候,事实上是对整个法律系统的嘲弄,中共是倾向于越多制定法规越多的监控是这样一个方向。

主持人:这样反过来去制定这样一些规章制度对于中国的新兴产业有没有影响?

杰森:这是最大的影响,最早把博客输入中国的人员就谈到,这即将是中国博客产业的一个灾难。本来是个商业网站,投了一千万建博客,在成本考虑中根本没有考虑到要管理数以千万计的个人讯息,这个人讯息必须要保证一定网路安全,投入就不是一个很小数字的投入。

另一方面个人用户要把很多个人秘密信息告诉你,这对我来说是个很大的门槛,要迈过这个门槛很难。一方面要很大成本维护网站,另外一方面又很潜在的失去大量的用户。在这样的情况下当初投入进去的一千万很可能就会在原来计划能收益的阶段就已经收益不了,中共这样一个决定很可能把中国的博客市场给打击掉。 

主持人:所以它更看重还是权力统治的地位,而不是真正是经济发展的角度?

杰森:这也是我们常说的在中国投资是很大的风险,这种风险来自于政治风险就是这样,不知道中共会有什么政策,明天就使整个行业进入一种难以预测的未来。

主持人:观众朋友们,感谢您收看这期的《热点互动》,我们下一期节目再见。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