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情报中心官员谈中共控制学联会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两年前一位中共长期派驻在欧洲的高级间谍,在比利时叛变,提供和揭发了中共在欧洲的间谍网,这名特工是鲁汶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的成员。当时位于布鲁塞尔的欧洲战略情报安全中心的执行长官克劳德.莫尼克 (Claude Moniquet)先生曾参与这一案子的调查过程,关于学生联合会和大使馆究竟有何关系呢?请看本台记者发自比利时的报道。

我们来到了位于布鲁塞尔的欧洲战略情报安全中心,采访了执行长官克劳德.莫尼克 (Claude Moniquet)先生。

他认为,“中国大陆特务机关的运作非常严密,就象20年前苏联的特务机关一样。他们控制大量在国外的机构,尤其是新闻工作者和学生。他们在海外组织了许多的团体,例如学生联盟、中国学生联合会等等,这些团体都和中共使馆有着密切的关系。但很清楚的是,这也是中共政府惯用的一种手法,用来指挥学生,利用他们做间谍和宣传员。我们了解这些,比如几年前在比利时有一个类似的案件: 鲁汶大学的中国学生联合会被调查,我想现在应该还被政府调查中,他们因间谍行为被指 控,而且我们也知道他们和中共使馆的关系”。

当问到美国联邦调查局正在对学生会成员紧密地跟进,而欧洲在这方面的做法有什么不同时,他回答:“大多数的欧洲国家知道中共的间谍机关在他们的国家广泛地活动着,窃取着他们的工业和商业机密。如法国、德国还有英国、意大利和西班牙。他们不想破坏他们同中国的关系,还想和中国做生意。但是他们不明白,如果他们能更加强硬,也同样会继续和中国的良好关系,而且会得到尊重。”

他还表示“当然每个国家都有间谍活动,但你不可以试图影响生活在欧洲的华人社区或操纵他们,你必须尊重人权。所以我们应该在合作区域有一个共同的规则。我们可以更强硬,什么可以什么不可以,而且可以说这就是底线。我想西方人,至少是欧洲的决策人也没有确切地考虑到的,当你和一个非民主国家打交道的时候,你必须迫使迫他们尽可能的遵从你的标准,而不是你去遵从他们的标准。”

对于这些被利用的学生可能是被迫做间谍的问题,他说,“这个要点当然是今天的中国绝不是我们所说的民主国家。所以中共可能会对它的人民施加压力,当他们在国外的时候强迫他们作间谍。当然他们会给居住在国外的中国人更多的压力,说如果你想回国,如果你想国内的亲人没有麻烦,你就得为我们工作。民主国家从来不会这么做的。美国间谍不会对居住在比利时的美国人说,如果你不为我工作,你在美国的家人就会有麻烦。他们绝不会这么做”。

针对最近比利时是否有类似案例,他表示,"由于鲁汶的,澳大利亚的和加拿大的事件,他们的行为被暴露了。这些损害中共的形象以及他们操作间谍的机制。 所以我觉得现在他们在这方面或许是更加谨慎了"。

新唐人记者萧然、孙华布鲁塞尔报道。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