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聚焦第40期)海外留学生警惕卷入间谍活动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主持人:观众朋友大家好,欢迎收看“中国聚焦”,我是桑妮。

最近世界各国的安全部门正在关注和调查各大学的中国学生会被中领馆所操控一事,那么海外大学里面的“中国学生会”是否是特务组织就成为了最近的热门话题。今天我们的节目就请中共前外交官陈用林先生来和大家谈一下这个跟留学生有关的话题。

主持人:你好,陈先生。

你好,桑妮。

主持人:最近大家都在谈论的中国学生会是不是特务组织,那么你能不能给我们谈一下,其实在大学里学生会应该是做什么的,它的性质是什么,而中国学生会又是什么,它跟它们之间的关系与差别又有哪些?

陈用林:中国的学生会是受中国政府控制的,甚至设立都是由中共政府资助设立的。那么海外的学生会呢,你可以问一下其它团体,比如说穆斯林学生,或其它国家学生比较多的学生的学生会,他们成立学生会的主要目地是学生之间相互帮助来解决生活问题,在学习方面提供帮助,它没有任何涉及到政治问题,不会受本来所在国家操控让他们去从事政治活动。

主持人:其实在海外生活久了,你会发现一个现象非常有意思:比如说美国总统布什来了,或英国首相来了,法国总统来了,没有看到象中国领导人来了,把这些国家的留学生组织起来,组成一个欢迎队或拉拉队去做这种安排的,其它国家没有,只有中国领导人出访会出现这种情况。

陈用林:这确实是,包括其它国家的游行抗议是很正常的,象布什来澳大利亚访问,在国会遭到绿党议员鲍伯。布朗当时给他难堪,提问难堪,他当时就是一笑置之,这很正常,他不会说组织人阻止鲍伯。布朗,不让鲍伯。布朗说话,但中国就是会这样去做,中国把当时那些异议人士都排除在会场之外,第二天胡锦涛去澳大利亚国会演讲时,把那些民运、法轮功、西藏社团,台湾社团等一些有可能打断他话题的人排除在外。另外在胡锦涛访问时,大使馆、领事馆组织了一大批留学生阻挡视线,跟那些示威的人进行反示威。

主持人:大家觉得这是一种很奇怪的现象,而且这种事情跟学生在这里这种生活和学习的本身没有直接关系,它属于一种政治活动。

陈用林:因为留学生被认为是最保险的欢迎队伍,都不用去进行安检的一支欢迎队伍。当地的华人华侨中共还不放心呢,觉得华人华侨有好多跟中领馆建立关系,好多是有自己的经济目的,对他们没好处是不干的,所以对他们不信任。那么对留学生来说,好多留学生就很幼稚,所以容易上当受骗,本身就是在国内洗过脑的。

主持人:中共在海外的这些使领馆为什么要操控中国学生会呢?

陈用林:它的目的很明确,就是利用这些学生会来达到一些政治目的,主要因为中共在全国各地建立的这种系统的控制组织,渗透到各个角落,渗透到中国老百姓生活的每一部分。那么留学生到了海外,中共的黑手也就从大陆伸到了海外,主要目的就是维持独裁、专制政府的统治。

主持人:实际上他们的工作是非常系统的、可以说是网络式的覆盖全世界。比如说在世界范围内都有,他们统一称作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CSSA 。可以说这些联谊会在世界范围内加起来是相当多的,听说在美国就有一百多个,在英国就有70多个,那么在澳洲的情况如何呢?

陈用林:澳洲也是不得了,我知道在维州就有十来个,有悉尼这儿也有很多,整个新南威尔士州也有十来个,直接在中国驻悉尼总领馆的控制之下,堪培拉那儿是直接在使馆的控制之下,当然使馆还要协调在澳洲整个全国学生会的指导工作。

主持人:你以前是在悉尼领馆里工作的,你能不能给我们谈一下,这个中领馆和使馆是如何利用学生,或者说如何来操控学生会的?

陈用林:操控主要有几种方式,首先是大学原来没有的,它要去建立;各个大学这个点都建了之后,就把它们统一起来。

主持人:那有没有具体的任务呢?比如说在哪些方面应该开展工作?

陈用林:任务肯定说毫无疑问是有的,为什么要建立这种金字塔形的结构,就是为了来一层一层的控制学生,就象中共在国内控制中国人是一样的。建立这种控制,有些象在法轮功方面做的事情是最多的。其中就是在中共驻悉尼总领馆有一个叫“反对法轮功涉外斗争小组”,其中有一部分就是教育组外交官做的工作。教育组外交官做的工作提到几个方面,第一,主动向留学生揭露,要看情况做留学生所在学校的工作,还有在为留学生放电影和录像时,要穿插放映批判法轮功的录像,向各联谊会提供音像资料来批判法轮功。

主持人:中领馆它对学生会的操纵和干预,是不是从一入学就开始了?

陈用林:基本上就是说一到学校就盯上了。按以前领事馆的做法,就是学生到了海外,首先应该向大使馆、领事馆报到。现在是学生多了,好多学生知道我离开大陆了,实际上是摆脱控制,没有多少人再愿意向大使馆、领事馆报到,去接受他们的控制。象现在这样子,导致中领馆想办法,怎么把触角伸到大学里去。

(新南威尔士大学法律系大五学生 凯丽采访录像:)

因为我是中国学生会的一个成员,我经常会收到他们的电子邮件,很多他们的活动都会请中领馆的人来参加的,比如说我记得有一次有个BBQ,欢迎所有新成员来参加,这个BBQ就邀请了两个中领馆的人来。

主持人:这样看起来,中领馆实际上是有目地、有计划的去组织一些活动,说穿了实际上就是操控了,那么它怎么保证学生会听它的呢?

陈用林:听它的它可以通过好多方式。第一是好多学生从国内出来时,从小受中共的洗脑,觉得爱国就是爱共产党,所以到这边来就是反对民主运动,反对法轮功,反对台湾团体,对有些学生来说,就觉得是他们义不容辞的使命,他们的工作,他们本身就愿意做。第二,最主要的就是那些组织者,往往会得到使錧的帮助,这都是有经费预算的,经济上给予帮助。还有些人在生活上提供一些小恩小惠,比如说有各种文化团体来演出的时候,给他们提供免费的戏票,还有组织他们去郊游,去烧烤,去野餐,到总领馆去吃大餐,还有很多方面吧。

主持人:就是说一般大学里的学生会都是财政这方面的运作,是每个会员交会费,然后他们来组织一些活动。但是如果是象学生会这样的民间团体,固定的接受一个组织的资助,就象你刚才所说的经费的话,那么它在性质上是不是有所不同。

陈用林:那当然了,你拿人家的钱,就是吃人的嘴短嘛。你肯定得为人家做事,那么中共这边给你这些钱不是说让大家的生活能够提高,他主要是希望达到他本身专制政权的一个目地,就是反对任何反对共产党的力量。

主持人:有没有具体例子?

陈用林:具体例子实际上很多,另外我在领事馆工作的时候,有一个反对法轮功的涉外斗争小组,有一些记录,我这里就拿过来一些。比如这里说,这是2001年3月份的一次会议记录,就是说总领事,教育组召集留学生座谈会,悉尼大学,悉尼理工大、新南威尔士大学、卧龙岗大学、西悉尼大学、莫考瑞大学,访问学者和联谊会干部共20人参加座谈会,总领事和主管教育的参赞。

还有的比如说教育组,发动悉尼大学留学生、联谊会给该学校的所在地,那个地区叫莱卡,让他们给市长写信,还有政府部的一个总监写信,还有悉尼大学的管理部门,寄反对法轮功的签名信和批判材料。还有很多,很多有关利用学生的来进行政治宣传,实际上有好多做线民的,类似线民的那种工作,挺多的。

主持人:就说中领馆方面对经费的使用,是不是有些什么说法?

陈用林:经费在资助学生、管理学生上面是有预算的,还有好多宣传经费,比如说对台经费,对付法轮功的一些经费。那么对付法轮功的经费是没有限制的,基本上是说提出项目申请,很快会批给他。

主持人:自从澳洲昆士兰大学有关于学生会的讨论出来以后,我看到网上有些跟贴出现,指出来在其实在澳洲除了昆士兰大学之外,还有很多学校都有接受这种经费的资助。他们列的很详细,比如说悉尼科技大学一个月花了多少钱,大概是几千块钱,墨尔本经费一个月大概是多少钱,那么悉尼大学是多少钱,从一千多的到四千多的都有。

陈用林:就是说资助都有的,各个大学学生学者联谊会,否则没办法操控他们。不光这方面资助,其它方面一笔一笔的。

(新南威尔士大学法律系大五学生 凯丽采访录像:)

因为我是我们法轮大法学生会的一个成员,我们经常会有活动揭露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 我们每次有这种活动的时候,中国学生会的副主席就会来,跟我们讲这个活动不合适,他希望停止我们的活动,他会说我们横幅写的字,或者说使学校的中国学生感到不舒服吧,他就会这样子说,很多次就想阻止我们的活动,当我们跟他谈话的时候,他给我们的感觉是他为领馆做事情吧。

陈用林:那么还有好多是属于临时性质的,比如说接待代表团,去欢迎胡锦涛,欢迎吴邦国之后,完了以后就给他们一些奖励。送一些戏票、邀请他们去中领馆、大使馆吃大餐,组织一些学生代表去郊游、去烧烤,去野餐,给他们有特别的照顾,还有其它一些小恩小惠的也会有的。

主持人:最近在澳洲昆士兰大学也出现了这么一件事情,很多学生开始注意到了网上讨论的这个话题:学生会是不是特务组织。那么有些学生就要求以前历任的学生会主席公开他们的财务情况,你到底拿了多少钱,你各人拿了多少钱。但之前有一个前学生会主席叫徐斌的回了一封邮件。她说政府给我个人及这个组织的经济上的支持,是让我们在学习生活之余,向各种反动思想做斗争,以体现我们的爱国热忱。她这段话无形中让人家看出来,你是在另一个主权国家的话,应该是属于很不恰当的间谍行为、或者是特务行为,但她认为是非常正常的。

陈用林:有些学生就是因为本身在国内受了长期洗脑之后,他自己就不知道他自己在干什么,那么他自己所做的这些行为实际上是与所在大学,要求设立学生会的宗旨相违背的,学生会在大学里注册的时候,有几个基本要求,就是学生会应该是为学生服务,而不是把服务对象搞错了,为某个另外的政权服务,即使是为本国的政府服务也是没有这一条的。因为你为本国政府那种政治上的服务,就成了政治组织了,那这个学生会的性质就变了。

并且在美国还有关于代理人方面的法律,如果这些在美国注册的一些团体从事与它的宗旨、刚领不符合的行为,就触犯了它的法律。那么根据美国的法律,就有可能取消签证,或者把学生起诉,所以可以说是一个很严重的犯罪行为。

主持人:我所知道曾经在新闻报导当中,曾经有加拿大情报局战略计划部的一个负责人叫哈瑞司的,他就曾经谈到,他说为外国政府向加拿大政府施加影响的人,那么施加影响刚才谈以的学生会工作就包括在里面。

陈用林:对,他就是干预了加拿大政府的内政,这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

主持人:所以,他说都是属于加拿大情报部门监控的对象,如果被发现间谍活动的中国留学生,根据它的性质可能会被逮捕或是驱除出境。所以这对学生来讲,是个非常严重的后果,但是学生并没有注意或是意识到这一点。那么情报部门都这么关注的话,说明这一类的是非常危险的。

陈用林:但是中共它毕竟是想在国际上建立它的合法性,它利用各种机会和可能,还是那种就象西方人放弃了冷战时候,中国还在不断的向海外的扩张与渗透。

主持人:但是据我所知,中国的老百姓他们辛辛苦苦赚的钱,送孩子出来留学,绝对没有想象到是说,让孩子去参与这一类的活动,就是说有可以他们的签证被取消。

陈用林:对呀,作为家长来说,希望孩子到海外去能有好的发展,好的前途,基本上好多人送孩子出来的时候就有个想法,要摆脱中国大陆这个没有自由,希望孩子能过得更自由,没想到到了海外,这些孩子还是要为中共服务,还是希望受到控制,这是他们没有想到的。

主持人:我们前一段时间看到很多这一类的报导出现,在美国有很多以前当过学生会主席的一些人都曾经被FBI联邦调查局谈话过,而且他们的名字也都上了它们的内部名单。

陈用林:那么这些留学生在以后拿身份,特别是在入籍的时候就会经过其中有一项叫品格检查,那么曾经为中国政府做过一些违犯美国法律那样的行为,这样的人是不被接受加入国籍的。

主持人:那在澳洲的情况如何呢?

陈用林:在澳洲有很多学生也是和在美国、加拿大情况差不多的。还有对法轮功这个问题是比较严重的,因为他是从事批判法轮功。在中国大陆批判法轮功是批判中国的公民,那么到澳大利亚批判的是澳大利亚的公民。那么实际上在澳大利亚人眼光里看,实际上就是煽动仇恨,煽动社会对法轮功进行仇恨,把中国政府造假的材料拿到这里来诬蔑法轮功,那么第一可能因此被起诉的;第二就是煽动仇恨所造成的这种影响,澳大利亚主流社会反弹比较大的话,学校会做出一定的处理的,更重要的是以后会影响到他们前程,拿身份呀,包括入籍,你仇恨法轮功是在人性、人格上存在问题的。

主持人:因为在海外修炼法轮功是合法的,而且法轮功在许多国家是受到褒奖的。

陈用林:问题就是这样的,“真、善、忍”是得到澳大利亚主流社会的普遍确认的,这是无庸致疑的。所以这些学生散布仇恨,会遭到主流社会一致的谴责的。

主持人:我所看到的很多报导当中,就是以前做过学生会主席或负责人的人写过一些文章,他们自己写自己的经历也谈到,这段经历有可能对他们将来找工作形成一些障碍,也许会带来一些麻烦。

陈用林:那是这样,就是在澳州这儿,你以前做过的一些事情,实际上都是有记录的,在警察局有记录,有很多地方可以查找。如果一旦在法院有个起诉案子,都可以查找到,就是关系到你的信誉的问题,对以后的生活影响是一辈子的。 

主持人:其实特务和间谍这个概念,就是告密者,尤其对于国家对国家之间来说,如果你是单纯到一个国家来学习和生活,那么就意味你必须遵守这个国家的法律,千万不要在无意之中充当了特务的角色而被调查或者是驱逐。

好,观众朋友,感谢收看今天的“中国聚焦”,我是桑妮,下次节目再会。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