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互动第九百一十六期】奥运自由长跑,冲向自由旅程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主持人:观众朋友们大家好,欢迎您收看《热点互动》,我是林晓旭。由旅居美国的前中国国家男子篮球队员陈凯先生所发起的奥运自由长跑,在8月初由洛杉矶发起,经过了旧金山、温哥华、加拿大的温尼培到了纽约,上周末在纽约世贸大厦的遗址出发,穿过中国城到达了自由女神像所矗立的纽约港口,沿途得到了很多的观众和各界人士的支持和呼应。

在今天的节目�,我们非常高兴为您请来了陈凯先生到我们节目中,同时还请到了中国和平民主联盟主席唐柏桥先生一起跟我们来参加今天的探讨,两位嘉宾,欢迎来到我们节目中。

唐柏桥:谢谢。

陈凯:谢谢,各位观众好。

主持人:两位嘉宾您们是第一个穿T恤衫上我们节目的嘉宾,那我们请镜头拉近,我们来看看您们的T恤衫、独到的T恤衫,这个就是奥运自由衫,是吧?

陈凯:是的。

主持人:那前面是民主女神。

陈凯:是天安门广场上学生所塑立的民主女神像,也是现在在华盛顿所建立的共产主义受害者纪念碑的铜像。

主持人:T恤背后是什么?您转过身来我们看看。

陈凯:当然可以转过身看一下,这个背后是我们运动的口号也是一个良知的口号。

主持人:“真理、正义、自由、尊严”,中文对照,这个是非常醒目的,横着读就是“真正自尊”;那么现在镜头转到唐柏桥先生那边,我们拉近看看您这个T恤上面是什么画面,您能拉起来看一下吗?

这是“六四”天安门广场上王维林挡坦克的历史镜头,大家印象最深刻的一个镜头,最底下写的是“We’ll Never Forget”“我们永远不会忘记”,所以这个T恤衫非常有意义啊!

那我们今天请两位嘉宾到我们节目中来,我们首先来谈一谈,您为什么要发起这个奥运自由衫运动,或者说奥运自由长跑运动。

陈凯:这是一个非常自然的过程,因为我做为一个中国前国家队队员来说,看到中国目前人权自由非常恶劣的状况,我一直是非常注目;同时我本人在1976年天安门事件和1989年天安门事件都在场,那么这个时候奥运会又离现在只有一年或者不到一年的时间了,所以这几个我人生的经历自然而然就汇集到一起,那么同时我的书出版了以后……

主持人:您出了一本书叫《One in A Billion》中文叫做《一比十亿》,这本书是在美国发行的英文书籍,那很快会有中文版是吧?

陈凯:这个我还没有做最后的决定,因为什么时候做还不知道,当然有很多人向我倡议这个事情,但是需要有出版商跟我签合同才可以啊。

主持人:那这是您个人的自传是吧?

陈凯:是我个人的在中国的一个自传,同时也是我个人的心路历程,这个历程是从一个在奴役制度下生活的人,怎么从心灵上走向自由的一个历程。

主持人:您说奴役制度是指过去在中国成长的过程是一个奴役的社会?

陈凯:当然是一个奴役的社会,直到今天也是一个奴役的社会。我一直在讲这个事情,一直在讲,不管今天有相当一部分中国人可以有到海外来签合同,来打球这样一种自由。其实他们还要签另外一个合同,这个合同就是他们跟中国政府所签的奴役合同,中国政府让他们做什么,他们不得不做。

这包括在前一段时间,我看到姚明到台湾去做一些活动,我觉得这完全是大陆的授意,大陆政府的授意,是为政治来搞这个运动。

主持人:姚明去那儿,政府也给他签合同?要求他不能做什么,是吧?

陈凯:当然啦,当然不但要求这个,而且要求他要做什么!所以这就是一个…,你知道自由的社会是不可能这样做的,政府不可能随便要一个自由人去做什么或不做什么。

主持人:如果是NBA的选手到中国去的话,一般是NBA这个联盟派这个选手,那选手怎么发挥是他自己的事情。

陈凯:是他自己的事情,完全是他自由的事情,如果他自己不同意去,这个联盟没有任何权利让他去,这就是一个自由人社会和一个奴役的社会不一样的地方。

主持人:我们返回来一点,您刚才提到您89“六四”的时候,您也在天安门广场,能谈一点您当时的经历?

陈凯:我当时去的时候,并不是去参加这个运动而是去目击这个运动,是做一个证人。因为我在那儿,我觉得对我的过去,我进行相当深刻的思考,包括我在 1976年参加的天安门事件。

我在76年曾经在天安门事件的时候拍照,被公安局把我的照片扣押,当时我在八一队,被送到总政、总政治部,全总政治部通报我,你知道吗?如果我不是因为有打球的技能的话,可能我已经进到什么…,不知道进哪去了。

当时被关进监狱的人很多,当时在天安门事件的时候,1976 年被关进去的人,不是只照相的问题,很小的事就可以被关进监狱�去了,只要你出现在那地方。

所以我觉得在北京的天安门事件,我也是出于一种良知,去见证一下这个运动,同时想了解一下这个运动,就是人们对自由的认知、对民主的认知,对人权对这些的认知到达了一种什么样的程度,他们的动机在什么地方?

当时我看到比较…,看到这么多的人在天安门广场同时跟学生进行一些对话,发现有很多的现象我是非常失望的,为什么失望?因为在这个运动之中没有对中国政府、中国共产党这个政府的合法性提出任何挑战。

在当时只有出现一个事件,就是在天安门广场出现一个事件对它这个合法性进行挑战,那就是由鲁德成那3个人在天安门广场上向毛泽东像投掷鸡蛋,这个事件的话,我觉得是唯一代表在这个运动中向中国共产党所代表的中国政权的合法性提出了挑战。

主持人:所以您觉得当时即使是所谓“反对老人政治”或者是“要求政府反贪”等等,还并没有直接向政府的体制挑战。

陈凯:对,没有任何挑战。它还是局限在一种要求共产党改革、要求变化、要求希望有一个好皇帝,希望比较完美的专制,并不是在自由上面,他对自由的认知达到一个什么…。

我们可以看到这个像,是学生塑立的像,这个像跟美国自由女神像有相当的不同,但是它是一个美国自由女神的初级翻版,你可以看到它是被美国自由女神像所启动的。因为它缺少美国自由女神的道德“圣经”(Bible),在手里有道德的指引,但是起码它代表了一个“自由的冲动”。

我觉得这个“自由的冲动”是非常宝贵的。这说明了自由不管在任何专制的奴役之下,它的火花都不会灭绝,一旦有机会的话,它都会闪现出来。

主持人:唐先生,您是过来人,对于89“六四”当时学生的认知,您是怎么看的呢?

唐柏桥:我基本上同意陈凯先生的叙述、表达,而且最近这几年我也在这方面进行过反省,尤其是鲁德成先生出来的时候,我在研究他时也扮演过一个角色。当时我是我们当中最早提出来的一个:当时89年发生了三件大事:一个就是塑立民主女神像;另外一个就是向毛泽东像投掷鸡蛋的湖南三壮士的义举;第三个就是王维林挡坦克,就这三个。

所以今天我们T恤奥林匹克的慢跑运动,已经有两个版本,涵盖了天安门事件其中两件最伟大的事情。

当时我就觉得,像我、所谓学生领袖,还有其他一些国外的学生领袖,当时在十几年前我就提出这个观点,随着时间的推移,就像四五运动一样,学生领袖们可能很快会被人忘记,因为那个运动的精神不是由学生领袖来代表的。

那个事件、那个运动、那个过程中发生的事情,比方说五四运动的火烧赵家楼,你们记得这件事情吧;同样的,天安门事件也是,学生领袖如果后来没有有所作为,随着社会进步,对自由人权理念的推广没有起到任何作用的话,随着历史往后延伸,他就会被人所忘记。但是那些事件,比方说鲁德成先生就算现在什么也不做,历史已经记住他了。

陈凯:这个事件使我联想到另外一个事件,中国道德的混乱和一些道德的腐败。包括今年年初2月份的时候,在洛杉矶阿罕布拉城市里出现了一个非常让人气愤的一个场面。那时候由于对中国新年猪年的庆祝,阿罕布拉市政厅市中心允许一些中国画家在阿罕布拉市政厅展出中国庆祝新年的画。在那些庆祝新年的画里面,有几幅画是非常腐败的,而且非常非常的让人气愤的一些画。

主持人:什么样的画呢?

陈凯:他们把美国开国领袖华盛顿跟毛泽东的像画在一幅画里面,做为一个庆祝;同时把文化大革命时候的红卫兵,他们带着袖章、举着枪刀杀人的照片做为庆祝的画面,画在庆祝猪年的画里面。我觉得这是极端的道德腐败,当时做为我个人,在一些同仁的支持下,我个人提出抗议,把毛泽东像就从阿罕布拉市政厅拿下来。

主持人:最后是成功的拿下来?

陈凯:最后当然成功了,当时拿下来以后引起很大的争议,在美国引起很大的争议,因为这些画家当时非常的不满,提出来说“你们影响我们的言论自由”。

当时我就讲这个事情,第一个,如果你把一种反自由做为自由象征拿出来的话,我觉得这是一种道德的混乱,而毛泽东是一个反自由的形象,这是一个。

第二个,当然在美国是有言论自由的,但我抗议这件事情是因为你把一个反自由像挂在市政厅里面,如果你是私人画展,在私人的画廊里面,我没有权利要求你把它摘下来;但是你挂在市政厅里面的话,就牵涉到政府政策的问题,我作为一个付费人,我有权利抗议。当时就是这样的一种法律程序,结果他们把它摘下来。

通过这个事件,你就可以看到毛泽东这个罪恶的形象,这种恶魔的形象在中国人的心目中没有真正被挖去,还在不断的闪现;甚至很多人从一个专制社会到自由社会,还去向往毛泽东,这对我来说是不可理解的。但是有很多中国人就是因为毛泽东是一个恶魔才去崇拜它,我觉得……

主持人:他们觉得他很有权威。

陈凯:对,就是他杀人杀最多。而且很多人解释说,毛泽东统一了中国什么的,就像秦始皇统一中国。你因为统一什么东西或者因为你的权力,你屠杀一个无辜的人,你这个权力的本身就是罪恶的。

主持人:这个观点是非常鲜明的,在阿罕布拉市能够有这样的效果,我想对很多在美的华人也会有很大的启发。

这一期的节目因为时间的关系,我们先谈到这里。下一期节目里我们再请两位嘉宾就奥运自由长跑的事情做进一步的探讨。谢谢两位嘉宾!

陈凯:谢谢!

主持人:好,各位观众感谢您收看这一期的《热点互动》节目。在下一期节目里,我们将请两位嘉宾继续跟我们谈谈他们做奥运自由长跑的一些心路历程。感谢您收看,我们下一期节目再见。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