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思源:三鹿奶粉 中国大陆道德大地震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2008年,中国大陆社会危机频发!尽管中共政府在四川大地震后,竭尽全力举办了一场奥运会,想以此来唤起中国大陆人和世界上对中国大陆现有政权的信心,以达到让风雨飘摇的中共政权再稳定20年。然而这种憧憬只持续了3周,就被另一场噩梦替代。与美国911恐怖袭击案同一天,在中国大陆社会的深层发生了一次更强烈的道德地震──三鹿毒奶粉事件。近期奶粉门事件越演越烈,以至引来全球封杀中国大陆奶制品的大行动。

四川地震中由于“豆腐渣工程”导致大量中小学校舍变成废墟,数万名中国的花朵在瓦砾中长眠。当11,687所学校还在修建中,另一起更可怕的中国大陆儿童遭受迫害的大案──奶粉门事件在中国大陆爆发。据最近中共官方公布的数字,因毒奶粉事件接受治疗的儿童已达52,857人。受害儿童的年龄从四川地震的学龄儿童降到婴幼儿。官方统计,接受治疗中的儿童81.87%是2岁以内的儿童,17.33%为2至3岁的幼儿。

人们不禁要问,中国大陆随着经济改革开放,其“强悍”的形象在世界上已经令人“刮目相看”,但是为什么连保护本国幼小生命的能力都没有?为什么受害者首当其冲的都是儿童?一个国家连儿童都不能够保护,它还能够被称为“强大”吗?

如果说中国大陆在这些年是个“经济增长巨人”,那么同时它也是个道德低下的矮子。

人类乃至动物类都有一个天性,那就是保护种群中幼小的生命,以延续种群的后代。为此,他(它)们可以把最好关注,最好的物质,最好的一切赋予他们的后代,甚至为此而做出牺牲。然而中国大陆的这两次大灾难反映出来的恰恰是一种反人类的社会关系:为了谋取集团利益,族群中的后代要首先受害。

人们都知道,中共的历史上的“三年自然灾害”,在饿殍遍野的情况下,中国大陆出现了食子现象,那是生命的悲哀。今天的中国大陆不存在食物短缺问题,为什么社会还要向他们的后代开刀?这只能说明,今天的中国大陆社会已经完全失去了人类应有的道德底线。

难怪中国大陆民众发出这样的感慨:“一个民族、一个种群,从根本上漠视延续这个民族和种群后代的生命,这个民族和种群离它消亡不会太远。”“依然耸立的政府大楼,无疑是最后的坟墓。可怕而又无奈,很可能将会是我们亲手建立起来的、埋葬我们民族的坟墓!”

牟取暴利的不法商人是这2次灾害的直接杀手。四川地震震出了豆腐渣工程。人们第一次知道原来在校舍粉墙里的钢筋只是粗铁丝,碎瓦片。建造商们早已卷起巨额利润逃之夭夭,留给使用者的却是无尽的遗憾。这一次,人们赫然发现毒奶粉事件的杀手却是驰名中外的三鹿集团。至此,中国大陆社会的诚信荡然无存,道德彻底沦丧。

毒奶粉能够作孽,大祸铸成,其实并不是一个容易的过程,哪怕质检部门能够偶尔抽查一下,哪怕当地政府能够及早公布,后果都不会这样严重。然而这一切都没有发生,所有环节、所有健全机制应该具备的基本元素全部缺位。

更令人匪夷所思的是,中国大陆的这桩大案是通过纽西兰总理克拉克才得以彻底公布于世,而知情者遍布中国大陆各个层面,奶粉毒害广布世界各国,历时长达数年,却没有人能够揭开这一黑幕。

请看,早在去年12月三鹿公司就接到受害者的有关投诉,8月2日才上报石家庄市政府。9月9日石家庄政府才上报到河北省政府。中国大陆《南方周末》的记者在今年7月底就知道三鹿奶粉导致大量结石婴儿出现,由于新闻禁令,令此新闻被扣押。三鹿公司本身,也借用强大的经济力量,一次次地掩盖真相,封锁传媒。

如今,奶粉门事件不仅是几万个娃娃治好了病,几百万受害家庭得到赔偿,全世界商店从购货架上把奶粉收回就完事了。可怕的是当人们吃到米饭时,就会想这是不是是毒米;当看到商店里做熟的面食时,就会想这里是否有化学添加剂;当面对餐馆可口的菜肴时,就会想这炒菜油是不是地沟油;看到馋涎欲滴的冰淇淋时,就会想这里掺了三聚氰胺没有;当你看到罐装瓶里的矿泉水,就会想到这是不是漂过的自来水。真可谓,草木皆兵,人人自危,如影随同,无处不在。

如果说四川地震能够让中国大陆人在互相扶持和激励中重建家园,捡回失去的信心。而奶粉门事件却是中国大陆社会道德的一场大地震,这种心灵的重建远远比汶川地震艰难得多,遥远的多。

路漫漫其修远兮,中国人将何处而求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