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家发现达尔文进化树理论错误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09年1月24日讯】据国外媒体报导,1837年达尔文第一次用一颗假想的树勾画物种进化方式。这一概念很快就成为了自然选择进化论的标志。但科学家们现在表示,达尔文标志性的显示物种在进化史上的关系的“生命进化树”是错误的,需要被一种新的理论取而代之。

现在遗传学显示,用树代表进化史是错误的。科学家们称,表现物种起源和物种间相互关系的更为现实的方法应该是一株密集的灌木。法国巴黎第六大学的进化生物学家埃里克•巴特斯特告诉《新科学家》杂志:“我们根本没有根据可以证明生命树是正确的。”

越来越多的细菌、动、植物的基因测试显示,异种交配要比我们原来想像得多,这意味着基因并不是简单地遗传给生命树上的个别枝条,它们还在物种之间以不同的进化路径进行转换。其结果是一个杂乱无章且更为缠结的“生命网”。

细菌交换基因材料非常混杂,以致你很难从一种细菌中分辨出另一种细菌来。动植物也经常异种交配,交配产物可能有生殖能力。去年,美国阿林顿市德克萨斯大学 的科学家在包括家鼠、野鼠和非洲爪蛙在内的8种动物的基因组合中发现一种奇特的DNA。这是鸡、大象和人类所没有的DNA,这说明它一定是一些动物通过异 种交配形成的基因组。

这一新发现意味着用达尔文的进化枝条来连接物种那太简单了。加州大学尔湾分校的进化生物学家迈克尔•罗斯说:“生命树正被掘坟埋葬。虽然有些人不承认,但是,我们对生物的整体基础观点需要改变。”

数个月前,美国德州大学奥斯汀分校的一个研究小组也创建并证实了一个新理论,即自然进化出来的生物不一定总是最优的。他们相关论文发表在2008年《公共科学图书馆 – 计算生物学》(PLoS Computational Biology)期刊第四期上。

进化理论认为遗传突变为物竞天择的根本,而一个突变产生后,在短期内,如果它能够使生物更适应环境,就能够一代一代的繁衍下去,而有害的突变则会随着生物的死亡而死亡。然而,对于突变的长远效应,生物学家仍然了解不透。但卡伯维特和迈尔斯的最新研究证明,在短期看来是好的突变其实很可能会妨碍长期的演化。

他们的电脑模型显示,要想演化出最佳生物,往往需经过一段很长的交互突变(interacting mutations)过程,每个突变都是偶然产生,并经过自然选则后而存活下来。卡伯维特解释道:“有些特征很容易演化—它们由许多的突变组合而成;另外 一些特征则很难进化—它们由不太可能的遗传过程构成。而进化通常选择过程容易的进行,即使这样产生的生物并不是最好的。”

该研究小组分析了大量不同物种的RNA分子,实验结果显示,较“容易”演化的特征确实在生物进化中占了主要部分,而且这种演化可能是以牺牲最佳生物特征为代价的。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