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记者北韩获释事件的赢家与输家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09年8月7日讯】前美国总统克林顿出人意外进入北韩,被关押四个月并被重判12年的两位人质记者凌志美与李云娜随后获释。消息传来,美国国内一片欢腾。

凌志美与李云娜被北韩无理重判,让美国民众愤怒异常,政界亦伤透脑筋。奥巴马希望外交斡旋,而金正日这样的人又毫无牌理可言。面对民众期盼与人道关切,白宫数月一筹莫展。

更难办的是,两位记者都是美国前副总统高尔麾下加州媒体公司《时事电视》的雇员。她们被抓,国务卿希拉里日子不好过,高尔与前总统克林顿的脸面也不好搁。

凌志美的姐姐是著名华裔电视主持人凌志慧,母亲王美燕也与美国国会外交委员会资深议员赖思(Royce)熟识多年。据赖思办公室职员透露,赖思曾多次当面向希拉里提出凌志美一事。四月赖思曾当面给希拉里一封私人信件,敦促采取更紧急的行动。六月,当凌被判刑后,赖思发动国会议员致信奥巴马件,要求奥巴马本人直接关注此事。

凌志美与李云娜安全归来,家人当然最为高兴。一百多天的焦虑难熬与望眼欲穿,现在心中的大石头终于落地。

从奥巴马到国务院到戈尔,虽然被指救援行动迟缓,但总算如释重负,可以对民众有所交代。从某种意义上,两记者获释可以看作是奥巴马“第三路线”的胜利。第一路线是官方直接对话或施压,第二路线是经由其他国家帮助,第三路线是民间私人路线。奥巴马不愿采取强硬官方路线,第二条路线需要依靠中共,徒劳无功,第三条路线则充分显示了奥巴马的灵活性。如今人质获释,奥巴马对北韩核武谈判可以放心回归原则,名利双收。

克林顿营救有功,但也将面对争议:对独裁者示好,终不是什么太值得炫耀的事情。北韩对美玩弄人质外交,潘多拉盒子一开,后患无穷,其它独裁国家是否效尤,备受关注。不过克林顿毕竟解了希拉里、高尔的燃眉之急,可以有所告慰。

北韩在核子试爆和试射飞弹后在国际社会陷于孤立状态,借两个人质找克林顿来添点光,好歹自我感觉良好了一会。

最大的输家是中共。奥巴马采取“第三路线”,表明对中共的极度不满与不信任。像前驻联合国常任代表波顿这样的人,认为中共作为对北韩有影响力的近邻,可以在此事帮上大忙,但奥巴马的第三路线证明,一来中共靠不住,二来没有中共,事情照样可以得到解决。

奥巴马的胜算让北京当局大失脸面。一则凌志美无论如何也是华裔,她被捕时曾借道中国,北京当局不管出于道义还是情理都有责任伸出援手,但却选择坐视不管;二则北京自视对北韩有最大的影响力,竟不如小克随手挥洒一把,北京日后地位,便颇值得重新估量。

相比于美国朝野上下为两位记者获释煞费苦心,中共却从不为国人在国外的境遇耗神。

记得1998年印尼排华事件时,仅雅加达就有5000多家华人工厂、店铺、房屋、住宅被烧毁,约150名华人妇女被强暴,近1200名华人被屠杀,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中共对印尼有大量金援,却不愿采取强硬措施声援当地华人,制止暴行。

今年6月,俄国政府突然关闭著名的莫斯科切尔基佐沃集装箱市场,造成逾三万名华商数十亿美元财产遭血洗,中共当局至今无有效动作出手相救,令广大华商寒心。

更有甚者,中共当局频频采用本国国民作为外交人质来与国际社会讨价还价。例如异议人士魏京生、王丹受到当局无理迫害,最后在国际社会声援下才获释。而著名维权律师高智晟、社会活动家胡佳等仍然身陷囹圄,处境堪忧。

一边为两名记者异国被抓而举国惊动,前总统前往营救;另一边则是当局利用公共权力对上访人士、无辜信仰者、律师、异议人士等本国国民持续迫害、打压、绑架。这是怎样的一种对比,又是怎样的一种悲哀?

所幸的是,历史从来没有站在迫害者一边;压迫百姓的,从来都是输家。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 转自《大纪元》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