园  艺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09年9月7日讯】(大纪元)一到三年级时,女儿参加了女子童子军,后来失去了兴趣而退出。如今,她又想回去参加了,因为她的几位好友都在同一个童子军小组里。我想女儿有一些朋友,这对她的性格发展比较有好处,所以就同意她再去参加。

童子军小组的领队是女儿同学佳丽的妈妈。佳丽也是一位华裔,曾来过我家一次,是一位很有教养的女孩。这个小组基本上是佳丽的好友组成,华裔、印度裔和西方人的后代都有。

说来也有趣,第一次送她去佳丽家开会时,本来打算就站在佳丽的家门口向她妈妈问一些关于童子军的问题就走的。然而一下车,不知从哪里飞来一只虫子,从我的眼球上擦过,让我痛得摀住了眼睛。我对女儿说:“我得进她家去洗洗眼睛。”

佳丽的妈妈将我请到了厨房,让我在那里清洗。

洗好眼睛,我的眼还有一些痛,不过已经可以完全睁开了。出现在我眼前的是怎样的景色啊!我几乎不相信自己的眼睛,我是第一次看见这么漂亮的后院。从厨房的落地门走出去,是一个玻璃太阳房,然后是种满了植物错落有致的院子,有中国式的亭台、瀑布、自己开垦的植物园等。这个院子不大,就像许多工薪家庭的一样,然而却设计得这么别致,种植得这么欣欣向荣。而且,所有的园林都是佳丽的妈妈亲自栽种的。我惊讶得几乎快合不拢嘴了。

若是美国人的家,我的惊讶不会这么大,美国人是很会美化自己的家的。而这是一个中国人的家,竟然装饰得比美国人的家还要漂亮,而且一切都是自己亲手做的。

我在那里东看西看,几乎不想离开了。

佳丽的妈妈问我对女童子军有什么问题。我还没有从震惊中定下心来,就说没有,反而问起她的职业。她说她以前在Toys ‘R’ us做经理,自从生了老二后就做全职妈妈了。

女儿开完会后,我再去接她。在门边,我对佳丽妈妈说:“以后向你学习园艺。”她说:“好啊!”我想什么时候再访问她的家,不是在童子军开会的时候,而是单独造访。我很想了解她。

一路开车,一路和女儿聊天。女儿说:“佳丽的妈妈很酷。”她又说比我酷。她说她的妈妈不会令人尴尬,而我有时会。

女儿还讲起了和别的家人的一些冲突。我安慰她说:“受的教育不同,中美文化也不同,有些时候是难免的。”

回家后,我在想着女儿的话,也在想着佳丽的妈妈。能有这样的园艺,能做女童子军领队的第一代华人移民,我还是第一次认识。佳丽的妈妈不是一般的人,我可以想像,这是一位做什么都能做到最好、都很出色的妈妈。要知道,能让这些十几岁的小女孩喜欢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我想着两个孩子的成长,也想着听到的一些关于青少年的成长期(所谓的叛逆期)的故事,大人们经常说孩子越大越不听话。真的是因为孩子长大了思想独立了就不听话了吗?真的全是因为社会的污染吗?还是做父母的不肯了解自己的孩子、不肯进入他们的世界、不肯改进自己的园艺技术,还经常给自己找借口找说辞?

佳丽的妈妈很聪明也很用心。她为自己的孩子营造了一个安全的朋友圈子,并进入孩子们的世界、领导著这一群孩子走自己想要他们走的路。
  
她是一位高明的园艺师。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