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风:且行且悟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快乐与失意、辉煌与平淡往往如影相随,就好像大自然中相生相克的风景,有太阳也会下雨,黑夜也会出现彩虹。所以,我们唯有抓住今天,找到为之奋斗一生的崇高信仰,方能有新的力量支撑走过一个个未知、新奇的、永远充满变数的明天……

静微的马国签证到期了,我陪她去办新签证。我们在中国城逛了半天终于找到一家最便宜的旅行社,店员帮静微办理业务时,我发现店里一位中年女士一直向我们的方向看,于是,我快步走过去很自然的坐到她对面,决定趁静微办签证时和她聊聊天。

我们的聊天从最开始的故乡来自何方到漂泊海外多久、从学习工作、衣食住行聊到当今中国。她到海外已经很多年了,但我发现当谈到中国的时候,她的目光中还有种虽隐匿但却抹不掉的愁思。海外对于今天的中国人而言往往“卧虎藏龙”,想必这又是一个有故事的人。聊天后,果然印证了我的感觉,原来她是参加过1989年“六四”的那一代,那时候,她正在北师大读书,是真正的历史见证者和参与者。于是我们话锋一转开始畅谈1989年的这场政治灾难,她很惊讶我这个“八零后”也会知道那么多关于“六四”的事情,是的,在今天被“和谐”了的教科书中我们无法找到历史的真实,所以她表现出的惊讶就并不奇怪了。

1989年“六四”发生前,她和很多人一样,觉得是共产党给了人们幸福的生活。那时,她的父亲是一位给市长看病的老中医,因父亲不甘心自己一生以“医术”过活,一心向往仕途,于是对子女走仕途之路给予很高的期望。她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中成长起来的,受家庭环境影响很深,对共产党充满了种种希望和梦想,就在这样的期待中,18岁的她一个人背负着行囊去北京闯荡,后来在北师大中文系读书。然而,1989年的一声枪响,改变了很多国人的命运,也改变了她的命运。在灾难、屠杀、死亡面前,一部分中国人开始清醒,但同时在无奈、恐惧、压力下,也让另一部分中国人更加迷茫以致在黑暗中继续沈沦。如果说那时她还认为“共产主义”是一种信仰的话,那么信仰的支离破碎,就不得不使她开始寻找另一种信仰上的寄托。于是,在那个特殊的时代里,她成了一名基督徒。

同时,她还是一位小有名气的作家,不仅出版过不少书籍,还曾在全球华文文学大赛中获奖。在她文中,是以漂泊的情思选取人生中最常用的意象为着眼点,并以此来表达人在行进旅途中的种种感受、对信仰和稳定的渴望。读她的文字能读出丰沛的情感,那是一种历经沧桑后的冷静,是信仰之外的人永远理解不了的超然。“他乡遇故知”本就令人开怀,而对我来说路遇笔者则更是令人由衷地欣喜。行走时,感受四海为家;停泊时,则找个安静的角落整理思绪、埋头著文。这一点我们很相似,因此这份“知遇”让我们有了更多沟通的空间。她告诉我,她的下一本书名叫《黑眼睛》,将写她的人生故事。办完手续的静微走过来问:“为什么要叫《黑眼睛》?”我们竟会心一笑,一起吟咏着顾城的那首小诗: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寻找光明……

与中年女士不同的是,静微是一名法轮大法的修炼者,我知道在中国法轮功学员正在遭受着当年基督教徒遭受的迫害,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但是没有想到静微依然会很淡定地告诉我大法给她带来诸多的美好,让她生命发生了本质的变化,是真、善、忍的道理让她懂得如何做一个为别人着想的好人。看到静微平静的样子,我也在想,也许这就是一个生命拥有精神信仰后的幸福感觉,原来一个信仰真善忍的人会变得那么地平和宁静,生命从此与众不同,有了另一番意义。从她身上,我看到了法轮功学员的缩影,在坚强善行、勇敢无畏中彻悟着红尘,她们的心像一朵朵含苞待放的莲花,等待着那风雨过后傲姿绽放的那一天……

无论是那位中年女人、静微还是我,我们都是漂泊异乡的行路客,在行走中感悟着人生的真谛。我觉得人生就是一次次的旅行,在客栈停泊结交一帮义士,把酒言欢抒豪情然后散去、四海云游,偶遇红颜知己,有缘者则心心相印牵手一生。几年过后,子女诞生、长大、离家,又去行路、感悟、结缘、归家,人生不就是这样的轮回么?轮回中,快乐与失意、辉煌与平淡往往如影相随,就好像大自然中相生相克的风景,有太阳也会下雨,黑夜也会出现彩虹。所以,我们唯有抓住今天,找到为之奋斗一生的崇高信仰,方能有新的力量支撑走过一个个未知、新奇的、永远充满变数的明天……

——成文于2009年12月15日 海蓝书斋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