含真:小王子的故乡 图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09年12月23日讯】全世界都热衷于谈论巴黎,仿佛法兰西的万种风情已然悉数浓缩进这个仪态万千的词汇。然而当真到了巴黎,又会有人告诉你,要品味纯正的法国,还是应该去外省。

听闻如此言论,曾经在法国南部小城生活的我自然深表赞同,也觉得法国的大城市不如周边小镇更富有欧洲风情。可只有对里昂,是个例外。

到达里昂的前两日都是阴雨连绵,一直流连于博物馆、美术馆和室内音乐会。直到第三日终于放晴,便去了著名的古罗马剧场和山顶教堂参观。

在山顶教堂旁可以俯瞰里昂市区全景。里昂诞生于罗纳河(Le Rhône)和索恩河(La Saône )的交汇处,当地人因此也将这两条河称之为父亲河、母亲河,又或男人河、女人河。两条河流贯穿全市,划分出老里昂(le vieux Lyon),半岛(le presqu’ils)和新城(la nouvelle ville)三个地区。有人说,在巴黎日渐国际化和自成一体的今天,里昂俨然已经成为了法国最具有代表性的传统城市。很难评论如此说法是否恰当,但放眼望去,南部所特有的一色红瓦屋顶倒确实比北方城市的灰气沉沉更具风情。而且在这样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徜徉于老里昂的石板路上,看看两边文艺复兴时期的古老建筑,也是颇为惬意的事情。

悠闲地在白莱果广场(Place Bellecour)漫步时,抬眼却于不经意间,见到了小王子。

雕塑就安静立在广场一角,邻近《小王子》作者,飞行员圣修伯里(Saint-Exupery)故居。洁白的大理石底座高约5米,我们的飞行员和他的小王子就坐在上面,俯瞰周围人事川流不息。石基的三面分别刻着圣修伯里生平著作中的一些引语,其中两句便出自《小王子》:

“On ne voit bien qu’avec le cœur, l’essentiel est invisible pour les yeux.”(只有用心才能看清,肉眼是看不见事物本质的。)

“J’aurai l’air d’etre mort et ce ne sera pas vrai.”(我可能看起来像要死去,但这不会是真的。)

圣修伯里无疑是法国人的骄傲,尤其是在此地,他的故乡里昂。为纪念其百年诞辰,里昂市于2000年便举行过一系列大型庆祝活动。白莱果广场也曾挤满人群,共同观看“小王子号”热气球的升空,见证了“小王子”的再度飞行。

数年后我来到这里,眼中所见只是一片安宁。太阳王路易十四的雕像下,年轻情侣正在甜蜜耳语,附近的老人们在长椅上晒太阳聊天,小孩子在一边跑来跑去……法国原本是出了名的悠闲,漫步在老里昂的街道,这种感觉就更加明显。不见了巴黎那种国际化大都市所特有的匆忙和纷乱,取而代之的是地道的法国风情。

穿行在蜿蜒曲折的小巷,两边的青石墙上镌刻着古老的罗马文字;抬头望去,各家各户的窗台边盛开着色彩绚丽的花朵,也常会有人从窗口探出身来,微笑着同素不相识的路人招呼;或有提着大篮长棍面包的妇人从身边经过,空气中也随之弥漫过一阵小麦和奶酪的香味……随便走进街上的某家书店,都能看到不同版本的《小王子》摆在醒目位置。里昂人热爱他们生活的这方土地,一如小王子珍爱他的玫瑰。

或许一切年岁既长而内心依然纯真的人,都无法忘怀第一次读到《小王子》时的感动。那个孤独的男孩,走过了一颗又一颗星球,见到了许多他理解或者不理解的人、事,邂逅了一只懂爱的狐狸,最终决定回去照顾他独一无二的玫瑰花……

圣修伯里传记《小王子的爱与死》中曾说,“乡愁”一向是其写作中最典型的主题。而他最后一次执行任务,也正是在里昂附近海域进行侦察,距其家族城堡仅60公里。

由于圣修伯里逝世后很长一段时间里,其飞机失事的残骸都未能找到,人们普遍愿意相信,作家是和他的小王子一起,回到了他们原来的星球。

小王子回到了他的B612号小行星,每个人都终将回到他所来自的地方……

──转自《大纪元》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