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明:中共是破坏中华软实力的杀手

【新唐人2010年7月22日讯】专制统治造成的结果通常都是民不聊生,逼着老百姓造反,于是就改朝换代。中国是个农业国农民人口最多,历代王朝在他的中后期,由于昏庸、贪婪而变得残暴,横征暴敛的对象当然就指向了人口最多的农民,苛捐杂税多如牛毛,徭役繁重。古今中外的历史又证明了农民不得安生,天下就不会有太平。

中国的历史又是最能说明这一点的,历次的改朝换代差不多都是农民起义,共党篡政同样也是煽动农民造反,利用农民窃取了政权,共党把这叫做农民革命运动。说起来也很奇怪,革命这个词是孔夫子讲出来的,但是两千五百年间的政权交替当中却没有人使用过革命这个词。

在中国近代史中,孙中山先生是第一个使用革命这个词的人,因为他留学西洋,受的是英美的教育。而美国的独立宣言中就公开的承认人民有革命的权利,如果政府损害了人民的利益,人民就有权利去改变它,或者是废除它。革命一词在这里的意思就是反抗暴政,抗暴维权,以暴抗暴,最终达到改变或者是废除政府的目的。

其实这就是改朝换代,但绝对不是中国传统上的胜者为王的改朝换代。因为美国是宪政民主的国家,在推翻或者是废除了一个政府了以后,一切又都将在宪法的框架下进行,人手一张选票,得票多者组成新政府。这种革命也可以说成是造反、起义、或者是政变,而目的是把一个违背宪政民主的体制废除掉,使国家仍旧回归、或者是恢复到宪法的框架之下,并不是要去改变国家的政治体制。

近两千多年,中国的历史并不辉煌也不灿烂,许多事情还能使后人回想起来是毛骨悚然。例如秦王朝是暴政,推翻它那是必然的,号称强大的秦居然如此的不堪一击,瞬间崩溃。但是新政权却没能及时的出现来安抚百姓。刘邦、项羽是为了争夺帝位,竟然打了五年,血流成河死人无算。为了盼个明君多少人家是家破人亡,最后刘邦胜了,坐上了皇帝。

可当时的中国人口却减少到了仅一千万人。推翻了秦暴政,解民于倒悬,这是革命,但是动机却是为了一个人要做皇上,去享受无限的权威和天下的财富,老百姓们不过就是换了个主子,仍旧是跪着喊万岁。这样的革命发生了二十多次,好皇帝、坏皇帝总共是两百多位,但是政治形态上始终是皇权至上的专制统治,并没有向文明和进步迈进一步。

直到孙中山先生的辛亥革命成功推翻了帝制,建立了共和,中国人才真正的站起来做人了,不必下跪,不必磕头,更不必去喊万岁,使中国社会向前迈进了一大步,开始与世界的文明接轨。孙中山先生搞的是民主革命,当时明白民主真谛的中国人并不多,但是百多年后的今天比较台湾的政治制度,我想绝大多数的中国人已经理解了,在现阶段历史当中,民主就是一个最不坏的东西。

共党把它说成是资产阶级的革命,共党要干的是所谓的无产阶级革命,其实就是毛泽东所说的痞子运动。虽说打出的旗号是“均贫富,分田地”,可是至今共党当政已经六十年了,这一目标根本没有实现。

这个所谓的农民革命或者是无产阶级革命的动机又是什么呢?那就是推翻了中华民国在大陆的宪政民主的政权,全面的复辟了比皇权至上的帝制统治更黑暗、更残酷、更无人性的极权主义的统治,把中国大陆的社会两大步的拉向了倒退。

今年的六月底,共党给加拿大安省的皇家博物馆,送来了十个秦朝的兵马俑以供参观,共党的干部对记者们说,秦王朝统一了中国,使中国成了一个富强的大国,展现出了辉煌盛世的景象。这个干部说完以后,并没有得到期盼的掌声,记者们只是履行职责如实的发表了他的话。

因为在自由的国家人人都有独立思考的权利。在以前的评论中本人曾提到过,秦的统一就是把中国的历史和文化拉向了大倒退。固然说,天下大事合久必分,分久必合。但是分与合总还是要遵循着自愿和协商的原则。按照现在的话说那就是个民意的问题,都想做一统天下的盛世霸主,问题是老百姓是否能同意。

大陆沦陷为共党的匪区六十年,在香港这个有自由没有民主的小小弹丸之地,却接受了四次大逃亡人潮的冲击。即使是香港回归了,每年要求香港居留权的人潮仍旧如云。台湾开放了对大陆人民的观光旅游,仅零九年一年赴台旅游的大陆人三十万,而其中的四千多人逃离了旅游团隐藏在台湾不归。

赢政发动的统一战争也可以说成是国内的革命战争,而革命的动机,就是他要做富有四海的皇帝,从封建制的政体倒退到了皇权专制,于是拉动着中华文化也从礼乐文化倒退到了专制文化。两千两百多年的泱泱大国,所谓盛世的出现,加起来不过一百年。

共党的革命尤其是所谓的国内革命战争,其动机不仅仅是要倒退到皇权专制和专制的文化上,更是要把中国大陆拉到了中国从来没有过的,只是在欧洲中古世纪出现的政教合一的极权统治和极权文化上。所以革命这个词是多重意思的,任何一个个人或者是团伙,都可以打出革命的旗号,去实现个人和团伙的目的,甚至是野心。

革命可以走向文明进步,更可以倒退回黑暗和野蛮;革命没有方向性,更没有时间性,向往美好的共产主义的未来,共党就往共产主义上革命,可是共党的真实动机却是要倒退到最黑暗的极权统治上,所以共党实际干的是往极权主义上的革命。往前走和往后退都是革命,向前走的革命是激进革命,孙中山先生的民主革命就是这种激进革命,否则就无法推翻帝制,而激进革命也叫做左翼革命。

秦始皇和共产党的革命是复辟的倒退,理论上称为是保守革命,保皇革命,也叫做右翼革命。例如列宁的十月革命,秦始皇比共党和列宁都光明正大的多,动机目的一致,表里如一,不管合与分的对与错,使用激进的暴力革命,他成功了。但是二十年后就崩溃了,那事自有后人去评说的。

烧制了大量的兵马俑去陪葬,正好说明了始皇帝迷信的是武力、暴力去达到目的,根本就没有考虑到民意。共党打出了共产主义的旗号,实施的是激进左翼暴力革命,但目的却是复辟极权主义统治的保守的右翼革命。这当中不仅仅是没有民意的因素在内,更表现出的欺骗、愚弄民意和把民众玩弄于股掌之中的卑鄙手段。共党是篡政成功了,对共党来说是政治革命胜利了,可是对中国民众来说,那就是全体跌进了黑暗、残酷的政治深渊,但是共党并不满足,为了极权统治能够继续共党还要革命,去巩固政治革命的胜利。

那么接下来的就是社会革命,所谓的一朝天子一朝臣,一个皇帝一个主意,为了适应极权主义的统治,于是就对政治体制官吏的选用,经济的制度,社会的基本结构,人文的关系和教育上进行了尽可能彻底的激进的变革。这种社会革命是为了巩固政治革命的成功,但是对于国人民众们来说,正是从社会上方方面面的巨变开始思考,并且逐渐的认清了共党政治革命的真实动机。

共党在砍出了政治革命和社会革命这两板斧之后,仍然恐惧政权不保,于是又砍出了第三板斧那就是文化革命。这场革命的目的那就是要彻底的毁灭极权统治下的人民的观念、传统、人性、信仰、精神、心灵、哲学、文学、艺术、审美观、伦理、道德等等属于自然人性的一切,也就是说,中国的软实力被彻底的毁灭了。

再加上共党的阶级论、出身论、等级制度、残酷斗争论、无父无母无祖国论、无法无天论、物欲论等等,使得中国人就如同一盘散沙,内斗内讧、互相倾轧,互相怀疑、互相敌对;嘴里喊着五千年的文化,但却不知文化为何物。文化的破坏使中国人之间失去了认同感,如同失去了父母的孤儿,不知谁是祖,更是归不了宗。

秦王朝的统一靠的是武力,它想废除百家,但是它的寿命太短。而共党却从中学到了经验,要想维持政权就要彻底的破坏中国的软实力,使中国人都变成无根的愚氓,利欲熏心之辈,有奶便是娘之徒,共党的政权那才算稳定,但是民心是不可欺的。共党想愚化、毒化所有的中国人那是永远办不到的事情。

周朝的分封建制的宽松和自由的政治制度,使中国的文化发展到了一个辉煌的极致时期,被称作是礼乐文化,这个时期就如同西方的文艺复兴时代,文化这个软实力的先进和强大,大使得两千多年前的汉朝被称作是东亚最主要的文化力量。

稍微了解一点历史的人都知道,浑天仪、造纸术和盐铁论都是汉代的发明,器物和理论的发明,靠的那就是文化这个软实力的雄厚的影响,这个影响不仅仅是对汉民族本身,更是广泛的影响到了周边的少数民族和地区。

以新疆为例,那里最多的时候曾经有一百多个国家,后来逐渐合并成了二、三十个国家,在伊斯兰教传入之前,他们大都接受了中华文化里的哲学思想、儒家思想和一些为人行事的准则,即便在中国文化倒退到了专制文化的这两千两百多年里,中国文化的影响力仍然很大。

例如朝鲜、日本、越南、匈奴、鲜卑、突厥、满族,他们曾经依靠着军事和武力,在政治上部分的占领或者是全部占领过中国,但逐渐的受到中国文化的影响、熏陶乃至被部分的同化,或者是完全的同化。例如满族人被同化的是又快又彻底,所以现在我们已经找不到真正的满族人了,这就是中国软实力的力量。

其实发源于黑龙江的满族也有一千多年的历史,最早叫做靺鞨,后来又叫肃慎,他们有自己的文化和传统的软实力,由于这个文化发展的不够全面、不够精深,所以现在留给我们的就只有萨其玛和艾窝窝这样的食品了。有人对满族人感到遗憾。其实这倒也不必,向先进和文明归化也是自然的趋势,就像极权暴政国家的人民拼着性命也要逃往自由世界是一个道理。

究竟一个国家或者是一个民族的强大,是依靠着物质的丰盛,还是依靠着文化这个软实力的影响和基础。在中国有汉朝的这个先例,而在西方有在文艺复兴以后的工业革命,不言而喻,没有雄厚精深的文化就不会产生科学。

五四时代提出的民主和科学,共党的改革提出的是引进西方的先进技术,这个世界上是有科学家,却没有技术家,科学家是发明创造,而技术是不发明创造之后的操作生产,是工程师的角色。荣获诺贝尔奖的是科学家、发明家,但却没有技术工程师。

六十年中国大陆的科学事业是远远落后于世界,原因就是共党对文化的彻底的破坏。曾遇到一位检修飞机的工程师理直气壮的说,我不是学人文科学的。当别人告诉他说,一切科学的理论和定律,都是出自于人文主义的时候,这位工程师似乎是陷于茫然之中。

中国在二、三十年代出现了一大批的大师级的学者,使得中国的汉学、西方的社会科学、哲学思想、人文科学、自由主义思潮、宪政民主的理论都得到了发展。但是一场十四年的抗战,一场共党复辟的四年内战,加上共党前三十年用马恩列斯毛对中国人的大洗脑,这些科学就死掉了、停顿了,停留在六十年前的位置上。

三板斧的革命是失败了,连政权都要保不住了,于是这后三十年共党又继续革命,先革共党的计划经济的命,又革科学的命,只要物质和技术唯独不革共党极权政党的命,于是共党又取得了巨大的成就。到处的豆腐渣工程,积压在仓库里的假冒伪劣毒的贱货,车载斗量的博士和专家们却拿不出一件科学的发明、一件自主科技的产品、一件自主的民族工业的产品。

人被废了脑被搞残了,人性被兽性代替了,精神被物欲排挤掉了,于是中国就大国崛起了。这种笑话人们只能是哭着听。昔日中国的影响力在哪里呢?今日的中国大陆在国际的社会中还有影响力吗?

自由的人文精神促成了西方国家在短短的三、四百年当中,发展起了天文和物理、哲学和数学,这两对密切相连的科学,使西方迅速成为文化最先进的地方,而先进的文化推动了工业化的产生和发展,工业化又导致出资本主义的生产方式。

而资本主义的生产方式又衍生出自由主义市场经济,于是强国、发达国家陆续出现,发挥出了越来越大的影响力,致使自愿归化于这些国家的人是越来越多。人们归化于这些国家的原因,并不是完全在于生活的水平和物质上的充裕,而是自愿自觉的同化于这些国家的先进文化、理念和价值。

正是这些个软实力已经成为了当今的普世价值,这就迫使著共党不得不继续它的倒退革命,把四个极权统治的坚持订进了宪法去,然后就领导了低人工、高消耗、破坏生态,又领导了农业的破产、领导了大屠杀、领导了贪污腐败、领导了股市的崩盘、领导了房地产的大泡沫、领导出了财政的赤字、最后领导出了巨额的国债。

为了要革普世价值的命,零九年共党发明出了特色理论体系价值观,之前又发明出了个中国模式,后来又说这些都成了共识,究竟谁与共党有共识呢?共党又羞羞答答的说不出来。

胡锦涛来加拿大参加二十国峰会,共党的使领馆以免费吃住和每天五十块钱的报酬,组织了上千人的欢迎队伍,看上去这上千人与共党有共识,但是如果没有免费的吃住和每天五十块钱的话,恐怕连一个有共识的人都找不到。中国的文化是中国人的共识、中国的传统是中国人的共识、中国的历史是中国人的共识。

文化、传统和历史把中国人凝聚在一起,这就是中华民族的精神,让我们重新焕发出我们的精神,重温我们文化的精髓。为了保护中华文化这个软实力,去革共党的命,让中华民族重新以礼仪之邦的形象屹立于世界之林。

谢谢各位听众朋友们的收听,下次的这个节目时间里,我们再见。

──转自[希望之声]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