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当局构陷 任铭案律师要求二审公开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0年9月4日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心语采访报导)深圳福田区检察院诉民主人士任铭“利用邪教破坏法律实施”一案,进入了二审阶段,当事人的律师和家属都要求公开审理和判决本案,外界也关注失踪将满一年的郭永丰。

深圳民主人士任铭,因为刻制反映抗日题材的纪录片《一寸山河一寸血》光盘传给朋友,光盘里面附有法轮功的《九评》、《江泽民其人》电子书而被人告发。今年5月12日,被福田区法院以“利用邪教破坏法律实施罪”判刑三年。之后任铭委托律师提起上诉,现在案件进入二审阶段,但是律师和家人都担心二审不公开审理,而是走过场维持原判,因此呼吁外界关注。

任铭的辩护律师滕彪星期五向本台表示:“现在还不知道怎样,不知道会不会开庭,他在制作的光盘里面有一些和法轮功有点关系的内容,但是并不等于传播法轮功的资料,所以‘利用邪教破坏法律实施罪’来判刑,完全是一种迫害。‘利用邪教破坏法律实施罪’在司法实践中只是针对法轮功学员的,没有见过利用这种方法来打压民主人士的。”

检方指控任铭下载反映中华民国抗日的42集纪录片《一寸山河一寸血》做成“母盘”试图广泛分发,但是据家人及律师表示,任铭只是把那个节目和其它内容的书籍刻在了第二张光盘上,他本人并没有去编辑、去编排、去拼接任何东西,官方用工业化生产的“母盘”概念定罪任铭,引起外界的质疑。

生于1966年的湖南人任铭曾经是军人和共产党员,原本是深圳市友邦保险有限公司的业务员,去年9月11日被深圳市公安局刑事拘留。他妻子欧阳群说,法院判丈夫“散播邪教反政府信息”罪刑期太重。她认为,只是传播十多张光盘为何会被判得那么重。欧阳群向本台表示:“在马路上发传单什么的,都没有多大的问题,因为现在又不是封闭的社会,在香港不也都是公开的吗?因为他本人也不是练习者和参与者,如果是的话判罪,也无话可说。问题是根本不是,还搞那么严重,我觉得奇怪。作为一个家庭,主力没在家,怎么办吧,一大一小的,他妈妈都74岁了,我们还有个只有3岁的小孩。”

律师表示,二审以公开审理为原则,以不公开审理为例外。这本来就是法院办案的应有之义,是用不着上诉人来要求的。但是据说二审法院不按照法律的规定办案,不公开审理和判决几乎成了习惯,为了慎重起见,上诉人不得不提出要求。

今年是深圳特区成立30年,外界普遍关注深圳市政治法律改革是否能够与经济改革想匹配。但是类似任铭等案件凸显出深圳官方在法治进程上可能反倒在退步。此前在深圳的公民监政会协调人郭永丰失踪近1年,杳无音讯。郭永丰的好友,深圳民主人士张津郡告诉本台记者:“他太太只是说,你们也不用着急,人是安全的,过两年看。但是我们有别的朋友通过公安局的渠道知道他是被劳教了,我也向国保做求证,因为以前负责做我的工作的国保也负责郭永丰,他们没有否认,也没有承认,我的想法就是默认了。”

郭永丰2007年发起创建中国公民监政会,2009年5月,郭永丰被非法拘禁后决定控告深圳警方,该案原本定于去年9月29日开庭。之后警方发出“和解”讯号。9月18日,郭永丰如约单独前往当地派出所后,就与外界失去联系。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