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民叹活着不易死亦不起 墓地绑架消费者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1年3月28日讯】 生者所居之屋,价格不断上涨;而逝者所息之墓,价格亦接连上调。活着不易,亦死不起。“无论是活着,还是死后,都得有个窝。”大部分国人,都有这样的想法,“金窝,银窝,不如自己的狗窝。”来自于骨子里的,视“死”如“生”的观念,以及对于“住所”所有权的执著,催生出巨大需求。有需求就有市场,有市场就有交易,有交易就有“买”有“卖”。有买卖就有博弈,一方是民生的“公益”诉求,另一方则是资本的逐利冲动。

“你是孝子吗?你孝顺父母吗?你就忍心让父母,都居住在那么一个小格子里面吗?”道德绑架之下,葛优(饰秦奋)相亲不成,买了块墓地。“不看了,大通铺似的,活着扎人堆里,死了还是人挤人。”孙红雷(饰癌症病人李香山)亦多无奈。这是《非诚勿扰1》和《非诚勿扰2》中的两个片段,都在拿墓地说事儿。

重庆人大代表刘放指出:“全市的几大公墓老板,无一例外,在短时间内都成为了亿万富翁。”现实中,认为公墓价格,比房地产更让人难以接受。

房子涨价 墓地也涨

今年重庆“两会”期间,人大代表刘放,炮轰公墓价格虚高,称“死不起”。此前一年,刘放亦“炮轰”公墓,称利用“孝道”绑架消费。但,主管部门的回复,并未让其满意。此前,主管部门回复公墓价格是“市场定价”。刘放认为,有关部门不能因此推卸责任,公墓应回归“公益”。

随着住房价格上涨,墓地亦跟风调价。南山龙园是我市经营性公墓之一,其规划面积达500亩。在该陵园服务中心大厅,张贴著新的价目表,从2010年12月26日开始执行。墓地价格在2000到91580元不等,每年的管理费也在50到180元之间。

工作人员称,因人工、土地平整费用、石料价格等成本的上涨而提价。价格表上只有一款为2000元的草坪葬。工作人员称,这款草坪葬的价格比提价前贵了近 500元。万元左右的“低价位”墓地,数量相对较少,大部分墓地价格在2万元以上。工作人员解释称,这些都是属于规则墓地。规则墓地,是指埋葬骨灰的单人墓和双人合葬墓,占地面积均不得超过一平方米。这样的价格,已超重庆市房价的3倍以上。

无独有偶,2010年10月25日,龙居山陵园亦在其网站贴出墓价调整通知。通知显示,标价1万至2万的双墓每个上调3000元,也是该园区此次提价幅度最高的墓型,其幅度高达30%。壁墓则每个上调500元。

利用其它项目“绑架消费者”

龙居山陵园公布的收费标准中,还包含:护墓管理费、骨灰寄存费、骨灰寄放证工本费、绿化费、安葬证书工本费、封墓费、殡葬用品费、刻字及瓷像加工费等等,此外还有拆碑费、起墓费以及碑文加急费。其中,护墓管理费按墓地价格有不同标准,1.5万元以上500元,1.5万以内300元,壁墓100元。绿化费也按不同墓型,收取50元~300元不等。封墓费50元~80元。刻字:大字4元/个,小字3元/个。墓联盖板加字:大字10元/个,小字6元/个。瓷像分大小和黑白,100元~280元不等。碑文加急费100元/张。自选的收费项目还包括:护灵宝50元/盒、重新涂金粉描字30元/次、乐队送葬150元 /次、天堂礼炮100元/组、好碑200元/张。重要的是,还规定“客户不得自带和安装墓碑、影雕、狮子等其他墓体附着物。”以及“拒绝外带瓷像。”

另类地产暴利

在重庆洪家坡公墓,以豪华墓花岗石房盖为例,墓价71000元,加上刻字,安葬费,收取20年的护墓费,最后总价达到85950元。价格较低的高碑蝴蝶墓,墓价5600元,加上相关的配套费用,最后总金额为7850元,也高出我市房产的均价。墓地的建设一般都是沿山坡向上排位,上坡的墓位价格往往贵过下坡的墓位价格,越到山坡上面就越贵,数量也越少。记者发现,墓地有普通单体墓、双人墓、豪华墓等。南山龙园的工作人员表示,往往山坡上方墓位的价格是最贵的,一个墓地的价格会达到八九万。“墓地开发利润,远超房地产。”业内人士称。

墓地一般都是偏远的山地,土地相对廉价,一般每亩土地费用不过数千元,加上平整、修建堡坎、绿化投入每亩8万元,道路、花岗石装修等投入7万元,折算下来,每亩土地成本不超过20万元。业内人士称,一个高碑蝴蝶墓所需的青石材料,价格在1400元左右,耗时10天的雕刻和墓碑打磨,每天工人工资100 元,得花1000元。从挖墓穴到建成形,人工成本约需200元。每亩土地一般可修250个墓位,总成本约为85万,销售约为140万,毛利率达64%。如果,按每个墓穴平均销售价八千元计算,毛利率则达到135%。墓地价格越高,利润空间越大。

“公益”与“市场”之争

公墓分为两种:公共性墓地和公益性墓地。公共性墓地面向全社会,实行有偿服务,即经营性墓地。公益性墓地则仅面向本地村民。原则上,公益性墓地是由村民委员会建立,只对农村村民提供遗体或骨灰实行免费安葬,少部分须支付部分成本费用,属于集体公益设施。

2000年之前,洪家坡公墓就只提供给长生地方的村民使用。洪家坡公墓主任刘仁模告诉记者,以前工人的工资在80元一天,现在要100元一天。由于是自负盈亏,手下有15个工人,实在维持不下去了。2000年5月,经南岸区政府常务会议研究,同意洪家坡公墓由公益性公墓转为经营性公墓。公益性公墓转为经营性公墓后,对外开放,本村之外的人也开始前来购买墓地,而本村的村民还得花钱购买墓地。

洪家坡公墓价格表从1700到71000元不等。“这些价格都是报南岸区物价局审核的。”刘仁模表示,这些价格长生地方的村民来购买可以打五折,去年开发的200多个墓地,销售近大半,营业额达 160余万元。“导致墓地价格攀升的,除了人工成本的增加、原材料的上涨外,还有其年收入的2%还要被当作管理费上缴等原因。”刘仁模称。

重庆市殡葬事业管理中心最新数据显示,经营性墓地数量达到60家,公益性墓地则仅有39家。但,公益性墓地对外销售的情况,时有发生。2009年7月,市民政局转发了《民政部关于清理整顿公墓有关问题的通知》,要求各区县克服地方保护主义,坚决制止农村公益性公墓对外经营谋利行为。

谁推高了墓地价格

2006年,重庆人口死亡率为6.5%。,照此计算重庆每年死亡人口20万左右,主城区死亡人口5万左右。“公墓的需求数量,往往与一个城市的规模大小、经济状况好坏、人口区域分布、年龄结构层次、宗教信仰以及市民的物质生活水平和文化程度高低等因素紧密联系。”重庆市殡葬事业管理中心副主任杨艳梅称,我市公墓数量20年内仍处于供大于求的局面,不存在供应紧张之说。塔陵葬、树葬、草坪葬等也逐渐被市民接受,供应不存在问题。既然,公墓的市场供应量大于实际需求量,又是什么导致高墓价的出现?

业内人士透露,公墓用地,即使是征地,也都在偏远的地区,地价也不高,根本就不存在拿高价地的情况。墓地居高临下的价格,让不少人将矛头指向垄断,因缺乏竞争而造成。《重庆市殡葬管理条例》第十九条就规定任何单位和个人未经批准,不得擅自兴建殡葬设施。公墓行业一直都实行审批制度,《条例》中规定经营性公墓要经市民政局审批。

民营资本没能打破自然垄断

重庆是率先在中国开展,允许民营资本介入殡葬行业的城市之一,时间应追溯到1995年。重庆龙台山陵园就是我市第一家民营资本介入的陵园。民营资本的介入,也让殡葬行业延展性服务的价格开始由市场来说话。比如墓地、骨灰盒的价格等。

据重庆市殡葬事业管理中心最新数据显示,重庆市共有157个殡葬服务机构,39个殡仪馆;19个服务站;99家公墓中,经营性公墓有60家,公益性公墓有39 家。其中,在157个殡葬服务机构中,有民资介入的有104个,占殡葬服务机构的66%;政府办的有53个,只占34%。民资的介入,并没有改变墓地价格高企的局面。在中国,殡葬行业服务价格的制定有3种方式,每一具遗体必须经过的运输、存放、火化这3项基本服务由政府定价。

除此之外,一些延展性服务,如遗体整容、告别厅使用等采取政府指导价;骨灰盒、墓地、花圈等丧葬用品则采取市场调节价。民营资本介入殡葬行业,并未能打破公墓的自然垄断格局。比如一个县城不可能有多个公墓,就算有两个公墓,也形成不了竞争,如此,又形成了自然垄断。

——转自《重庆时报》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