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保华:特区政府五痨七伤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1年6月10日讯】今年1月27日晚,我回香港参加香港民主派元老司徒华的追思会,在九龙金马伦道一间教堂面前排队等候入场。在上一场结束人群刚出来时,突然见到有一位老者手持手杖从大门踉跄走出,后面则是一堆记者拿着麦克风追逐,我一时认不出这个人,便问身旁也在排队、曾经担任香港民主党中常委的卢子健,他说:“是孙明扬呀。”我再定睛一看,果然是他。这位为人圆滑的官员,被称为“拆弹专家”,1997年我离开香港时,他是局长级了,现在却还是局长级,只是转战到了教育局长了。我之所以认不出他

,不但是老得那样快,而且整个人都萎缩了,甚者用上手杖,他的年纪可比我小好几岁啊。

到4月底,传出孙明扬亲口承认,医生去年底发现其肾脏功能衰退,需要不定期在家进行俗称腹膜透析治疗。但他坚称“我不是有病”,并誓言会完成余下14个月任期。原来他如此“顽强”,不把病当病,就是不肯退休。今年年初,传出他要做小肠气手术,原来是假的,真正的情况严重得多,实际上已经是肾衰竭。但是特区政府还帮他说话,认为只是小病。

有病高官一箩筐 低调保密中国化

然而有病的高官,不止他一个。3月19日,有报导说商务及经济发展局局长刘吴惠兰患上初期肠癌,要在玛丽医院接受手术。到21日,港府终证实她动手术的消息,并指手术顺利,刘太正在康复中,但是并没有公布刘太患上什么病,及进行了何种手术。4月6日港府新闻处发出新闻稿称,中央政策组首席顾问刘兆佳在当日上午于沙田威尔斯医院接受一项预防性手术
,手术顺利,并正在康复中,但也没有说明他是什么病,可是要休息10天。

4月7日,则是政制及内地事务局局长林瑞麟接受“通波仔”手术(即冠状动脉介入治疗术,在皮肤作一小切口,将带有球囊扩张器的导管插入腿或手部的动脉送至狭窄的冠状动脉进行扩张,使心肌的供血得到改善)。林瑞麟由原先低调入院,安排8日就“极速”上班,到7日下午传媒得悉事件后,他就高调透过电话交代病情,强调身体状况无大问题云云。林局长今
年才55岁,他的职务使他长期与北京打交道,其忠诚表现甚获北京欣赏,不过舆论也常对他冷嘲热讽,但是不会影响他成为下届政务司司长的热门人选。

4月8日,刘吴慧兰提出辞职,结束她35年的公务员生涯,这时才明白她的病是第3期结肠癌。因此在孙明扬再度爆出被隐瞒的病情后,人们更不满特区政府为何一直要隐瞒这些问责官员的病情?虽然好事者大谈特区政府的风水有问题,然而真正的问题是,从总体上看,特区政府的确内在有病。因为对照九七后不久,律政司梁爱诗与环境食物局局长任关佩英得癌症治疗,都有昭告天下。现在的“保密”、“低调”,显然是这些年来“中国化”的结果,高官的疾病是“党和国家机密”,不必向人民负责。

肉体生病 行为乱纪 香港政局 五痨七伤

这些内在的病,不但反映到肉体上的病,还出现在他们的“违法乱纪”上。近来香港楼价疯狂涨价,不论地产商,还是民间,利用各种手段“寸土必争”。今年4月26日,申诉专员公署炮轰政府“放生”新界丁屋违规僭建(意指将建筑物改装,或在其外加盖建附加物,有违建筑物法例,甚至危害原先建筑力学平衡)。

新界(指1899年被英国政府租借99年的新界地区,有别于割让给英国的香港岛与九龙半岛)丁屋政策指的是英国统治以来给新界原住民男丁建屋的某些特权,北京决定收回香港主权后,首先表示延续这些特权,使新界乡绅成为香港最亲共的利益集团。申诉专员的指控,引发新界乡绅的反击,在几乎是乡议局终身主席刘皇发领导下,成立“保乡卫族”委员会,扬言不惜流血保卫他们的僭建物。

在争执中,一些在新界居住的亲共议员被揭露他们也有僭建建筑,使风波扩大;但是风波的进一步扩展,却是特区官员也有僭建物。第一个被揭发的是环境局副局长潘洁居住在大埔的“豪华村屋”,5月18日被明报揭有僭建部分。六四时她是明报记者在天安门广场采访,她是2008年5月特区政府开设副局长及政治助理两层政治任命职位的24个人之一。她倒是有错即改,问题更大的,还是那位孙明扬!

孙明扬被揭发5年前担任房屋及规划地政局长期间,身为打击僭建物的最高级官员,自己在跑马地的寓所却有僭建物,并被下属的屋宇署发出“警告通知”,要求他拆掉僭建,但孙明扬5年来都没有拆除,屋宇署亦仅是“钉契”(被注明在契约上,会影响日后的买卖)了事,没采取进一步行动。这个老油条的回答是自己“不敏感……未有以身作则……做得不够
好”;看来他仍然“不够敏感”,因此有议员与舆论谴责孙明扬知法犯法、诚信有问题,要求他公开道歉甚至辞职。

僭建风波还没有结束,特区政府又爆出“葛辉风波”。5月27日,立法会公开前资讯科技总监葛辉13页控诉文件,揭发政府政治干预上网学习计划招标的丑闻,除涉及商务经济发展局常秘谢曼怡外,更爆出财政司司长曾俊华及商务经济发展局前局长刘吴惠兰,都曾要求将计划交由有亲共政党民建联背景的互联网专业协会负责。葛辉更引述谢曼怡指,这是来自“比
财政司司长更高层”的指令,矛头直指特首曾荫权及政务司司长唐英年。这个风波刚开始,问题性质与涉及层级,比僭建更加严重。

此外,离开2012年新特首的产生越来越近,除了原先有意竞逐的行政会议召集人梁振英与政务司司长唐英年以外,新杀出现任全国人大常委的范徐丽泰,范太更把2003年导致五十万人游行与特首董建华下台的基本法23条立法问题再次提到日程上,那是把北京再次卷进目前已经五痨七伤、很不稳定的香港政局了。

──转自《看杂志》 第89期 2011.6.9~2011.6.22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