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警民冲突 逃命村民赴京控军警开枪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1年6月12日讯】广西防城港市与越南一江之隔的边城,2010年4月21日该市防城区江山乡因土地问题,当地军警与村民爆发大规模流血冲突。政府军警与村民直接对抗,特警开枪镇压,警察最后开枪打伤十余名村民,村民被送往医院。被打伤村民冯桂芳逃命到北京向媒体公布消息。

下载录像
新唐人电视网站 www.ntdtv.com

村民冯达成身中11弹、莫如锋身中9弹、冯发如身中2弹。广西防城区江山乡农民的反抗暴力征地场面极为震撼,警察最后用开枪打伤十余名村民,勉强平息村民的抗暴,随后又有包括妇女在内的10多村民被拘捕。

为了封锁广西防城4·21血案外泄,当地政府及公安一直对江山乡潭西村的通讯及村民外出严加控制。尤其被枪伤的村民更是不惜一切力量不许与外界接触。今年5月15日身中11弹的村民冯达成躲过层层堵截,终于来到北京,冯达成刚住进北京东城区东堂子胡同20号旅馆,北京警察根据身份证登记,把冯达成带走。因为当地公安把身中11枪冯达成列为 “全国网上在逃通缉犯”。

江山乡潭西村女村民冯桂芳,在4·21血案中也被打的头破血流,最后还被2名警察反拷押上警车。冯桂芳经过千辛万苦从南疆边陲来到北京躲在一处不用身份证黑旅社向大陆媒体讲诉这雪藏一年的惊天血案。并把所有当时拍摄的证据及文字材料提供出。希望能让世人知道。去年在遥远的边疆小城防城发生,抢夺农民土地,疯狂殴打村民,甚至开枪打人的暴行。

逃命到北京村民冯桂芳公布广西区人民政府恶行

2010年4月21日的早上十点钟左右,广西防城港市防城区江山乡政府和潭西村委会出动铲机勾机等拆迁机器十几台,以及包括武装防爆警察在内的人员上百人,到达防城区江山乡大平坡白浪滩景区进行拆迁工作.江山半岛白浪滩景区从1993年批为旅游景点以来没有任何设施,都是我们西现,吴屋两个生产组的村民自筹资金建设旅游设施.形成今天大平坡进景区如此的人气和出名.村委会没有征求持有大平坡土地承包证的村民签字把该土地卖给开发商.现村委会把大平坡原有土地1340.8亩(属于村民或生产组所有的土地)窜改为村委会所有.现因为征用147亩土地,每亩补偿9000元钱人均才713元,已经有七个生产组里超过百分之七十的人员领取,形成绝大多数人同意征地的事实;事实上所征用的这块地,绝大部分是西现,吴屋两个生产组所有,其它组占的极少或没有,其它组的人不管有没有户口在村里,村委会都发给他们土地补偿费,形成了一种极大的不公平,以及形成领钱后同意人数达到多数的事实.政府于2008年10月份已经拆除过该片土地上的房屋,拆除之后政府并没有进行其他规划性的建设。时间一天一天地过去,群众为了生活,为了搞好大平坡的旅游业,给广大游客提供一个良好旅游环境,自己出钱出力建造房屋,为大平坡旅游提供服务.然而当时政府并没有出面阻止群众的建设,而造成今天政府的强行拆除.

4月21日正是全国哀悼青海玉树地震罹难同胞的日子.政府派出上百军警进入大平坡进行强行征地拆除等工作,在下午一点钟左右,没有耐心的政府人员,用扩音喇叭喊话:这是共产党的地,限令两分钟内离开,不然就拘捕。村民并没有反映过来,政府人员就动用暴力来强行驱赶,驱打在前面的几个村民,用警棍打伤了两个妇女之后,有一个66岁的男性老人奔走呼救,造成群众恐慌进而进行反击.却被特警用枪的公安率先开枪,打中一个村民胸部数弹,持枪人并对前来抢救的村民丧心病狂地连开数枪,至使一个右大腿部中数弹,一小脚处中一弹,血流不止,四个人倒地痛号;其它前来抢救的村民被催泪弹熏到。

在这开枪打他人之后,政府不但不及时送医院,而且还用车挡路阻拦村民把伤员送到医院去,僵持一个多小时,直到被枪打伤及被棍打伤的八个村民因流血过多出现休克状况,才勉强同意让一条路出来。事实上胸部中数枪的村民并未被警察送去医院医治,而是被送到防城区附城派出所,由于伤者伤势严重,在半个小时后伤者家属强烈要求送往第一人民医院抢救.然而在第一人民医院并没有得到有效的医治,政府就把该伤者转到防城港市第二人民医院医治,手术并没有成功,又将伤者送返第一人民医院. 第一人民医院没有把握再次进行手术,为此伤者家属只能自筹医药费转送到广西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去医治。而留在防城港市医院医治的几个伤员,其中一个66 岁的老人在入院第四天还住在两边透风的走廊里。这其间只在受伤老人动手术的时候,政府才派出几个公安民警守候,只为第一时间能拿到手术取出的弹头.而江山乡政府派过来的杨副乡长陪同来安抚,却没有一个明确态度,而且听到伤者家属反映伤者还住在走廊里之后,以去和医院协商为借口走了,再没有出现过,伤者在走廊上住加床的情况也没得到改善。

在全国哀悼青海玉树地震罹难同胞的当天,竟然在光天化日之下,发生枪击无辜群众的恶性事件;在恶性事件发生之后,不但不积极消除影响,还通过对村民提出警告,监听电话等手段来防范村民的上访;在防城港市上告无门的情况下,村民想通过南宁电视台及广西电视台曝光这件事,却被告之只能由防城港市政府来处理;但是事件发生的第四天为止,还没有政府的那一个人员出来为这件事会应广大群众,反而颠倒是非说我们村民是黑社会黑势力,而是全都忙着捂住这件恶性事件的真相。

作为弱势群体的村民,就是告仅剩的一点土地来生存,但是政府却不顾村民的死活,为政绩而可以为所欲为。我们的村民,所求的不过是一点可以生存的空间,难道这都不可能性吗?

为此,作为无助的村民,恳求中央有关领导能为我们广大人民群众作主,出面妥善解决此事,还广大群众一个公道.还伤者及其家属一个公道。

西现生产组吴屋组

2011年5月11日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