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山东潍坊市惨案(慎入)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1年6月19日讯】(新唐人记者常春采访报导)山东省潍坊市安丘市景芝镇前院村李召从一家,原本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农民,平凡的在过着安分守己的日子,2008年赖以为生的口粮田地被政府强征,惨案在这个平凡的家庭中上演,惨不忍睹。

记者采访了李召从的儿子李海山,下面是他的陈诉:

我是山东省潍坊市安丘市景芝镇前院村李海山,现年19岁,我原本有着和你们一样的正常生活,2008年10月5日,前院村委用份没有经过村民同意、没有签字没有盖章的无效的转包协议,始在这些口粮田地上施工建厂以租代征,未批即用,并且镇里私自以12万1千元一亩的价钱卖给未批即用的违法占地企业山东瑞亿医疗器械厂,以租代征50年。不安置给村民口粮田和任何补偿,迫使村民没有土地。

村民都不同意土地被霸占和补偿问题,由我父亲带头,一级一级从景芝镇直到山东省委信访处和各级国土资源,结果一直无任何结果,我父亲去山东省委信访处21次,带头19次。

惨遭报复 报警无果

2009年6月22日夜,镇干部张学信的义子李高祥带领三人赶到我家,殴打我一家三口。报警未立案。

2009年6月24日夜,七八名大汉到我家里,木棍、拳脚毒打我一家三口,我父亲被打昏,三人架着我母亲其中一人摁着我母亲的头,拖到无牌面包车上消失不见。就这样,17岁的我失去了我的母亲,我成了一个可怜的孩子。报警后,景芝派出所出警民警在车上说:“你们认到人(凶手)再找我们吧”就走了,这是仅有的一次出警。

2009年7月25日,我家种了7年的166棵白杨树,被一夜之间砍断毁灭,报警后,不立案。

2010年3月4日,我父亲外出工作被人跟踪,砍致腿部流血。

2010年3月8日,我父亲带伤带领村民到山东省委信访处上访,结果被景芝镇官府吕子宏指派的杨、游、刘等多名副书记副镇长暴力打伤试图绑架,报警后,结果无处理无回复。

2010年3月17日,镇干部张学信偷抢我父赖以为生的三轮车。同月,我父在镇上偶然遇到2009年6月24去我家绑走我母亲的几名凶手,随后多次报警,公安局就是不给立案。我去过安丘检察院、山东省委信访处、省检察院、省公安厅多次,不但相互踢皮球,还吓唬我。

2010年4月20日,我父外出工作,被3月4日同辆车跟踪,四人持菜刀、镰刀把我父亲砍成重伤(失血休克、头中七刀、胸腹腰背数十刀、左腿神经筋膜砍断),到医院就没血压了,凶手是要致我父于死地。

5月16日,因无钱治疗被迫出院,躺在家中生命垂危。有公安看守我们。

威胁恐吓 执法犯法

6月中旬,景芝镇官府一把手吕子宏和其堂哥吕方华、杨仁伟三人来到医院,付清医疗费,承认报复陷害事实,以个人名义给了几万块钱,要求放弃上访随后,当着我们面拨通电话:“程局,医院这边的事已经办妥了,让他们撤离吧?”随后,看守我们的公安撤离。

2010年7月19日,吕子宏同其哥和杨仁伟来到我家,吕子宏说:“我的姑表兄弟是潍坊市的副书记…真闹到省里我也不怕你!”吕子宏和其哥吕方华恐吓胁迫我代替我父亲签下一个赔偿协议:“收到焦爱莲9万元赔偿款,对焦爱莲从轻处罚,同时,保证对此事不再上访、上网,如有违反任凭司法机关处置。”我代签是受胁迫非自愿。有录音证实。

为何法院的回执会到吕子宏手里?为何吕子宏出面胁迫并指挥我代签对焦爱莲的谅解书?并且由其哥吕方华签字做见证人。吕子宏和此案有何利害关系?仅仅是亲戚?为何我父李召从上访告的就是吕子宏,却是吕子宏出面做这些工作?吕子宏找了自己的亲戚焦爱莲作为顶包(替罪羊),我们一家从来不认识焦爱莲,从未见过面。

2010年11月28日,吕子宏的堂哥吕方华和杨仁伟来到我家,我多次提到我母亲,吕方华说给我40万元,整个过程有DV录像。在录像中我和吕方华多次提到吕子宏,并且杨仁伟扬言要消失我。

2011年3月22日,我对此事到山东省委接待处上访,才知我父亲被砍案安丘市法院已判决,我们却没有得到判决书!于是我于4月6日主动取得判决书,我发现判决书内容完全不对劲,假造案情,采用大量架空的证据,对焦爱莲为何要指使人砍我父亲一事,吕子宏还在判决书里成为了惟一的证人证言。为此,我按照法律规定的在收到判决书的10日内,到安丘、潍坊两级检察院、法院申请抗诉和申请再审。结果在我提到吕子宏和这案子的关联时,安丘市检察院公诉科韩伟基科长对我说:“你说到吕子宏,我就应该避嫌啊,这个案子是我公诉的,我不可能让你输了再让你赢…不能支持你抗诉”

在我父亲未签任何文书、在未见被告人、在未通知开庭的情况下,法院居然判决了!

安丘市公安局刑侦法医王福才鉴定结论:李召从左腿为轻微伤。病案和手术病例证实:李召从左腿股二头肌断裂、左腓总神经断裂、并且,腹部闭合伤,腹部肌肉全断裂,这些都只字未提,完全随意删略。为此,我向安丘市公安局提出重新鉴定,却遭到拒绝。腿都砍断了,至今废了,鉴定是轻微伤?

20户村民自主签字并摁手印,证明,我一家的冤假错案都是带头上访引起的,都是在上访期间发生的,我的母亲宫献霞是在上访期间在家被失踪的。

2011年3月7日,我带着重伤的父亲去北京看病,在潍坊火车站门口,被景芝镇干部和安丘市公安局公安强行暴力抬到牌号为“鲁V40079”的车上。从火车站被暴力绑架后,我父子在家被安丘公安局和景芝派出所用六辆警车昼夜看守软禁至3月20日。

一个19岁得年轻人的“人生观” 谁的错

我当地这些贪官污吏比江西抚州更可恨啊!更恶毒啊!更是逼人绝路啊!我们没人没关系没钱没权、可就是因为这样就得任人宰杀吗? !同样是人,同样生存在中国大地,大贪官就可以成千上万亿的贪,我们为了保护自己就得任人宰杀!

镇书记吕子宏曾亲口对我说,他的姑表兄弟是潍坊市的副书记! !正是因为如此、犯了重重大罪的他才仅仅只是调离?数罪只挑出一个小罪名来调离?犯法之官,有钱有关系就可以继续上任?我们被害者呢?有谁在乎?古代还讲王子犯法如庶民同罪呢!难道当今还不如古代了?

官府国家工作人员犯罪犯法谁来管?司法部门被勾结,同流合污共同犯罪,谁来管?去哪告?非但告不倒还会被贪官毒杀!是谁给的官府和司法机关的这么大权利?平日里受尽欺压就罢了!带头上fang怎么了?连土匪都不如?

如果我有一天被逼绝路或者惨遭毒害,那就是山东省委、山东省公安厅、山东省检察院的渎职甚至更高层的渎职所致!

没有人想不明不白的被毒杀掉,我却深深经历了我父母的被害内幕,下一个是否会轮到我呢?

录音链接:

山东潍坊市惨案(一)

山东潍坊市惨案(二)

附上吕子宏录音:

(含部分吕方华录音)

李召从(说):​​找他签就行,
吕子宏(说):不,你签,这个你签,这个找海山签,这个海山写…
李海山(说):在医院里就是你们求着我,
吕子宏(说):哎,就是。
李海山(说):那还威胁我,打在医院里我叔(杨仁伟)就威胁我。
……
吕子宏(说):是个送达回执书,就是叫你知道这个事了,那么个意思!这个事这不是法院送达嘛!
李海山(说):赔偿了就等于是满意了?
吕子宏(说):不是,没说是满意,赔偿了九万块钱,从轻处理,就这么个意思。 ……你忘了上一回,你不是写了那个事了,和上一回符起来。
……
李海山(说):太低了,数目太低了…还是太低了,…
吕子宏(说):行!嗯嗯行,好,我答应你啊。
……
吕子宏(说):我就说话算话,啊,中不?
李海山(说):口头约定?
吕子宏(说):口头约定!
李海山(说):君子协议?
吕子宏(说):君子协议!相信你叔就行。

吕子宏(说):…2010,这是个9月15号,好,这是一个,再一个,在这里签上李召从的名,这里再签上个字,无,无产阶级的无,无有的无,再一个,不,这一个,不,就行了。这个海山抄抄,抄抄,抄抄,你抄不? !你抄不? ! …我与受害人达成赔偿协议,…赔了我九万块钱……9月15号,…你摁上手印啊。 …
……
吕子宏(说):土地的,这是土地的,土地你也不要了?
……
吕子宏(说):我给你弄残疾证的时候一块给你…
……
吕子宏(说):…我拿残疾证来的时候我自己单独来,然后,领着那个人来,什么事呢,我不能说是我给你的钱,
李海山(说):我也怕你过河拆桥
吕子宏(说):我姓吕,我是吕子宏,不认得我吕子宏了? ……
……
吕子宏(说):找你这个叔找我,
李海山(说):我也不敢,…
吕方华(说):海山,你害怕,你打电话我什么时候和你说不中听的来?
吕子宏(说):找你这个叔找我就行……
……
李海山(说):我妈没有了….我爸爸也失血性休克
吕方华(说):你妈没有了,你再追究去,…我和你说啊,我的意思怎么着,把咱这个事干明白,你妈既然没有了或是死了又是怎么着你再追究去!
……
吕子宏(说):11月下旬,就是11月底吧,我来给你送残疾证的时候一块,领着那个人来给你,
李海山(说):阳历?
吕子宏(说):阳历!我领着那个人亲自来。
……
吕方华(说):你知道我号码不? ……
李海山(说):我听那会儿你俩人那口气…你俩人那会儿说,又是威胁,又是还想活不,
吕芳华(说):海山,我喝了点儿酒…
……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