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保华:中共再次封杀黎智英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1年7月11日讯】中国(共)封杀黎智英与他的“壹传媒”集团不是新闻,成为新闻的是中国居然有人敢“顶风作案”,无视领导意图而帮黎智英宣传,结果当然没有好下场。这个事件就是广东的珠海出版社因为出版与销售《我是黎智英》而被“整顿”,出版社的多名高层被撤职。有没有后续的惩罚行为,外界还不得而知。

其实这本书也不是新书,台湾是2007年1月由商周出版社出版“繁体字”版(马英九总统已亲自下令正名为“正体字”,但是有关电子网站还没有遵命改“正”),中国出的是简体字版。

黎智英起家自八九年民运

香港人对黎智英并不陌生,他起家于1989年的中国学生运动。当时他经营年轻人成衣店的佐丹奴,聘请店员有严格的年龄限制(算不算年龄歧视?)。学运高潮时,他的成衣店制造大批印有学运领袖头像(王丹、吾尔开希、柴玲等)的T恤义卖,热潮席卷香港。黎智英是从广东偷渡到香港的“黑五类”,有强烈的的反共意识很是自然,这也是香港人的主流意识,因为香港一半以上人口是“避秦”的移民,黎智英是其中的佼佼者。

六四屠杀后,体认到媒体的威力,黎智英在1990年3月出版《壹周刊》。香港流行一句话说:你要害人,就叫他办报纸。我在香港就亲眼看到许多报章的兴衰,我们这些“写稿佬”更是“荣辱与共”。因此黎智英的成功,自有其不凡之处。他出版《壹周刊》的两个卖点是反共立场与高薪挖角。

“反共”自然是当时香港的主流,后来的新华社香港分社社长周南就担忧香港变成反共的“前哨基地”,江泽民也出来警告“河水不犯井水”(其实香港是井水,中国则是河水);这个反共主流,保证了该周刊的基本读者。至于高薪挖角,表面上是搜罗出类拔萃的人才以保证刊物素质,但是本身在媒体界所形成的新闻热点造成“免费宣传”效应,才是千金难买。因为从后来的情况来看,这些“拔萃”人才在实践中都经过了“黎伯乐”严格的筛选,不少人才经不起筛选而被“淘汰”,其残酷程度可以说也是缺乏人性的,所以其流动性相当大,也因此为自己树立更多敌人。

黎智英因为亲自执笔痛骂李鹏“王八蛋”,要他“仆街”(横死街头),令这位六四屠夫火冒三丈,下令关掉佐丹奴在中国的分店,使黎智英决心卖掉持股,专心媒体。1995年再接再厉创办《苹果日报》,其中再掀起规模更大的挖角潮,因为薪水会高出一倍以上,怎么不会引起同行的军心大乱?本来已经是“同行如仇”,更因此得罪了许多同业,以致据说其他媒体订立攻守同盟,规定凡是被挖出去的员工,一律不许再回来。当然这个传说得不到证实,但也阻吓了部分考虑跳槽的员工,因为即使跳到壹传媒,不等于是永远的饭票,如果被认为表现不佳而被“淘汰”,就没有其他媒体可以容身。

当然,壹传媒的成功不只是“反共”,它更利用人性中的“偷窥狂”推行狗仔文化,甚至贩卖毡色腥(尤其开业之初),使它的受众可以囊括高层到底层,关心政治与不关心政治的所有族群,但也成为卫道士们的眼中钉。

但是无论如何,黎智英以他的“奇才”,成功让壹传媒在香港站住了脚。其中,中国(共)与香港首富的李嘉诚(被狗仔紧盯而恼火)所属企业以广告来抵制。中国(共)政府甚至至今还不许壹传媒派记者到中国采访,但是它仍然有办法取得许多中国方面的信息,前线记者曾为此要付出人身安全的代价。如今网路发达,弥补了这方面的缺憾。

来台发展 共产党仍插手封杀

接着,黎智英又来台湾发展,从平面媒体的角度,先《壹周刊》后《苹果日报》,也取得了成功。所以当他准备收购中国时报系的平面媒体与电子媒体时,引发中国的恐慌,最后一分钟杀出一个背后有中国支持的旺旺集团老板蔡衍明,不必查账而买下,可以说是不惜代价要阻止壹传媒在台湾的扩张。

也因为如此,当壹传媒成立《壹电视》进军台湾,虽然高薪聘请了马英九的“连体婴”金溥聪,并且在2008年选战中帮过马英九的大忙,但是马英九在共产党与黎智英两者之间,还是选择了共产党,金溥聪后来也离开了壹传媒集团。而马英九一直不批准《壹电视》的频道,连黎智英出卖色相扮作孕妇来催生,也没有感动冷漠的马英九,导致壹传媒集团的业绩被台的《壹电视》业绩拖累而亏蚀,截至今年3月底止,全年业绩由盈转亏损1973万元(港币),是7年来首次录得全年亏损。看来还要继续亏下去一段时间。而当局禁止前总统陈水扁给台湾《壹周刊》写专栏,只是打击政策的继续。于是我们看到国共合作打击黎智英的“大好形势”。

黎智英虽然是商业奇才,但也有铩羽的时候,例如九七后在香港开创“速递”的超市业务,以赔本结束。因此在台湾的壹传媒业务,看来也会受台湾政局的影响。因为在抵御中国(共)干预方面,台湾的马英九政府不如香港,虽然台湾号称是主权独立国家。

也因此,珠海出版社敢于出版《我是黎智英》,不论是出于赚钱目的,还是突破共产党的资讯封锁,他们的勇气还是值得称道的,至少是比国民党有Guts。这一点,中国媒体的表现值得期待,也是台湾、香港某些媒体需要学习的。

当然,对黎智英的评价,香港也有许多争议。一些人对他的民主理念是否“纯正”有怀疑,尤其是有没有被金钱污染?但是在这次封杀事件中,亲共的多维引述对黎智英的评价是“典型的投机取巧的商人、政治的机会主义者、新闻业的败类”,那是共产党官方的调调了。

文章来源:《看》杂志 第91期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