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卸磨杀驴”复退军人难活命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1年8月3日讯】(记者杨紫运采访报导)山东省菏泽市郓城县郓城镇义和里村村民宫衍祥。因当兵误了分口粮田,一家三口苦等8年,仍没结果。因反应情况遭追杀,沿街乞讨遭暴打,上访维权遭关“黑监狱”,打工被抓回,现已无活路。

选择当兵 谁的错

宫衍祥说:“我是一个复员兵,1991年12月入伍,2003年12月从吉林省四平市65571部队复员。为国捐躯是我的义务,但轮到我自身利益时谁为我?在部队复员时,我服从部队分配,响应号召,回到原籍农村。当年因我当兵所耽误了分口粮田,回家这8年里一家三口一直没有分到口粮田,农田荒著也不给耕种。”

2003年10月份生产组土地调整时宫衍祥正在部队服役,家属及孩子为了生活住在岳父家住,不知此事,所错过了那次机会。复员后苦苦等了8年没有希望。更可气的是,、根据土地承包法应发包给新增人口,结果镇土地经管站的一位女领导回答是:当兵谁喊你、叫你、拉你去啦?你没地你活该!

上访维权 遭报复

2006年5月计划生育部门在此前没有任何通知的情况下,违法翻墙把宫衍祥抓走,强行做了绝育手术,不做就打,落了后遗症(残疾),至今无人管问。派出所人员说:“我瞎没看见,我聋没听见。”同时想方设法要拘留他。

因为没有工作,也无经济来源。前几年里全靠吃复员费度生活。全家人就吃住在不足20平米的房子里,目前复员费已吃光,被逼无奈我带者孩子上街乞讨,有关人员就派人打杀,去国家信访局反映情况,有关人员就雇凶、在众目睽睽之下追杀宫衍祥逢了三针,险些丧命。

宫衍祥想本台记者表示:“我真没想到我没有战死在沙场上,复员回家却不给我留一点生存环境。我没想到我保了12年国家却丢了小家。我没想到我奉献了青春却换来了回家难。我没想到我上半生战哨值勤搂着钢抢睡是为了亿万人的安居乐业,而下半生还要搂着棍棒睡,还得我自己保家护院。我没想到我一人当兵,全家遭殃。”

“当兵走时戴红花,满街的大标语,拥军优属广告牌一个接一个,我们在乞讨时,有关人员也说过’我再乞讨就要挨收拾了!’结果挨了一顿暴揍。有关人员又说过’只要因你反映情况,我丢了官职、我整不了你,整你老婆孩子!’结果我挨了一刀。不久又有人打电话说“只要再反映情况,不管在北京还是在家我就值5万。 ”是啊!我为它流血流汗12年必要时还得拿我的生命来换取它的生命,可就值5万元。”

每逢佳节 度日难

每逢有各种活动时也是宫衍祥的难日,它们就派多人看着,到哪他们跟到哪,经常不顾法律、控制我的人身自由,如果2011年4月17日18日在不知到为啥的情况下被村干部4人软禁两天,真是叫天天不灵,叫地地不应。

2011年6月18日早晨,我村干部再三打电话找我说要给我解决生活问题,结果到镇里却又是公安问话。公安放着我的追杀案不管,却再三督导我上访违法上网违规等、结果谈生活是假,却在我最困难时期又荒废我一上午时间。难道我们复退军人就应该一次次的被欺骗吗?

孩子还得吃饭、穿衣、上学。每逢孩子有病输液打针,都是他外婆掏钱带他去。作为农民的因当兵失去了赖以生存的农田。又因计生部门违反规定让农民的我又失去了赖以生存的好身体。它们即不让乞讨、也不让去反映情况,也不给解决生活环境。连去县委反映问题都不行。否则生命难保。

7月23日下午,宫衍祥又来到北京找工作,在路边与网友见面时。就来了一辆警车,上来就说是公安部的,查看有没有上访的材料,没有翻出,又看短信。然后公安部说在半个月内不许上京。 7月26日下午,送回到当地派出所,在派出所里不给吃,不给喝,也不让走。 7月27日上午,与4、5个上访人被车拉走去了看守所,在车上宫衍祥偷偷发了短信给老婆,于是老婆带着孩子去了村长家,“说我孩子的爸爸被你们抓走了,我们没饭吃。”在这无奈下村长给出示了保证,这才在8月2日回到了家中。

宫衍祥说:“我当兵我觉的后悔,因为这些都是由于当兵引起的,我奉献12年,这12年等于做了12年牢。在这12年里,因为没办法照顾我父母,我父母相继而死。一年下来在家里只能呆十几天、二十来天。我12年来,在家里一个“春节”都没有过,我有机会才能回家看看姐妹、父母。我28岁才找到老婆,我的小孩多么小啊!这都是当兵引起的!而且它们(共产党)没有兑现它们的承诺。拥军、优属哪里拥了?我家属谁管了?因我在部队都没给地,也不照顾我们父母,它们不管的。”

宫衍祥说:“这要有后悔药我肯定买去,我啊!很伤心啊!我正常上访维权,他们却暗招杀手,如果这事继续下去,要出大事。不管我死活,现在的感觉就是“卸磨杀驴”。要不是我用手机给家人发信息,我可能早就出意外了。真出了事,派出所也不会承认的。”

宫衍祥希望记者多多的来,他实在太为难了,也是没有活路了,他到了最危急的时候了,希望多多关注我。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