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道部自称盈利被揭巨亏 民间压力下动车司机终获赔偿(视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1年8月4日讯】温州“7.23”动车事故的多数遇难者家属已同当局签署了91.5万元的标准赔偿协定,但有至少五位家属拒绝签署。而遇难的动车司机家属也在民间的呼吁下,终于获得标准赔偿。民间舆论则继续追责铁道部。

视频转载:受伤的温州市人大代表吕德民批评铁道部。此视频已删除(腾讯微博/自由亚洲记者乔龙提供)

中新网消息截至周二下午3时,“7•23”甬温线特别重大铁路交通事故善后工作进一步推进,与遇难者亲属签订善后理赔协定共31份,火化遇难者遗体18具。

十天来,铁道部对事故的处理手法引起全体遇难者家属不满,甚至愤慨,但在当局强大的压力下,大部分家属,不情愿地签署了91万5千元赔偿协定,并承诺不追诉铁道部。

温州平阳的两位遇难者的家属苏先生对记者说,他是勉强签署协定的。

“人都已经死掉了,我找谁去?找不到人了,现在。这次交通事故处理不妥当,事故发生经过,最主要的原因出在哪个地方?哪个方面上面?这个没说清楚。”

记者星期三曾多次致电苏先生,但对方已不接电话了。

拒绝签署协定的不愿透露姓名的家属星期三告诉本台,他们四位元家属坚持不签署协定,直到当局交代真相。

回答:没有,我们火化了但是没有签字。我们现在先处理身后事,别的以后再说。我们有四个家属都没有签署,这个是肯定的。

记者:一共有多少人没签?

回答:不太清楚,因为我最近都没有在温州,离开温州了。

而在40名遇难者中,因工殉难的D301次动车司机潘一恒,一度得不到铁道部的赔偿,仅获自行投保的5万2千元赔偿。

据善后小组称,他是职工,不能享受遇难者赔偿方案。该次列车的乘客和列车长早前接受包括央视在内的多家媒体采访时称,潘一恒原本可以跳车逃生,但为了避免更大的伤亡,拉下刹车柄,结果闸把穿透了潘一恒的胸膛,当场遇难。

据大陆传媒引述家属称,家属认为,事故原因既然已初步查明是信号灯问题,他们最想要铁道部交代的是,对潘一恒将如何定性?是否会追认他为烈士?但铁道部一直未有答复。

而就在网友广泛质疑铁道部之际,周三下午新华网报道说,动车事故殉职司机潘一恒赔偿金额将执行遇难旅客赔偿方案同一标准。又称,近日网上的一些相关传言基本不实。铁道部还确认,动车司机潘一恒在发生险情时果断采取紧急制动措施,并坚守岗位直至牺牲。

一位网友称,看吧,这就是微博的力量!

然而民间对铁道部对撞车事故的处理提出质疑。

搭乘同一列车的温州市人大代表吕德民伤势较轻,他接受腾讯记者采访时手拿《温州商报》,指著头版标题,质疑铁道部,桥下在救援,桥上在通车。

“恢复通车,上面车子在开,下面车子在救,在整理,这里先恢复通车。胡锦涛总书记跟温总理都说了‘以人为本’,我不知道这个‘以人为本’,他们有没有违背我们党、国家领导人的意图。”

关注事件的北京学者胡星斗批评目前的中国社会状况。

“中国社会从来不注重真相和正义。一些政府部门也不把发现真相和寻求社会公正放在重要的位置。”

他还举例:“德国高铁也曾经发生过事故,德国高铁前后花了五年时间来寻找事故的原因,然后整改。而中国各个政府部门更多的是致力于怎样掩盖真相,因此也很难说怎样去对症下药的进行整改,之所以这样草率,主要的原因还是人民群众没办法约束这些官员。”

而早前声称去年盈利一千五百万元的铁道部,被大陆媒体揭发“明赚暗亏”。

据报,铁道部公布上半年财报,不再亏损,第二季赚了80.5亿,扣除第一季37.6亿亏损,上半年挣进42.9亿。

《财新网》引述一位长期关心铁道部财务的专家贝乐斯的话指出,铁道部上半年从铁路部门征收的税后铁路建设基金多达300亿,如果扣除这部分,反而亏损更严重,至少有250亿元。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