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普:高铁惨剧再次揭示专制的冷酷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1年8月4日讯】评议温州动车惨案,首先从一个看似不相干的花絮说起,上海“染色馒头”案发,中央电视台记者采访这间馒头作坊,馒头师傅说,这里出厂的馒头“打死我也不吃,饿死我也不吃”。无独有偶,这次高铁撞车,连《人民日报》都引述了一位铁道工程师的话说,“这辈子出门决不坐高铁”。

对于这次惨剧,中国官方称之为动车事故,并解释说,和谐号时速没有超过250公里,就不能叫高铁,所以叫动车。但温家宝事发六天后到现场,他那一番安民告示式的讲话,用的词却很明确,就叫高铁。其实所谓动车就是第一代高铁,这种时速250公里的高铁列车,在日本、德国、法国、加拿大已经运行了很久,技术成熟,台湾和韩国都早在大陆之前就引进了这一代高铁。日本新干线的子弹火车已经运行了47年,法国德国也运行了近30年,都没有出过撞车事故。

而中国的高铁技术正是从上述几个国家分别引进,加以模仿和拼凑,然后宣称是中国“自主创新”技术。说穿了,核心技术都是人家的,唯一没有引进、或者说没有采纳的是控制系统的技术。换一句话说,所有硬体都是人家的,控制系统属于软体,这才是中国自己独立研发的。温州动车追尾撞车,出问题的正是所谓“中国自主创新”的控制系统。

然而,这归根到底不是技术层面的问题,而是制度的癌症所造成的。专制政体必然生出全能政府,全能政府必然生出最严重的腐败。中共的集权统治,使得公共权力市场化、利益化,公共工程当然是公共权力的一种,没有权力的人或者集团拿不到这快肥肉,这块肥肉拿到手,也要利益均沾,坐地分肥,打点各方,即便如此,这块肉也肥得不得了。为什么今年春天落马的铁道部长刘志军拥有几亿财产,同时被捕的还有他手下的铁道部副总工程师兼运输局张张曙光,据说已有28亿家产,他是“裸体做官”的典型,妻子和孩子早就移民海外。铁路系统属于公共事业,经手的无一不是公共工程。中国第11个五年计划对铁路投资2万2千亿,可以想像这块肉有多大,里头的黑幕有多深了。

集权政体滋养出浩浩荡荡的贪官污吏,这些贪官又深知这个全能政府最喜欢什么,除了金钱与物质,这个制度这个政府最在乎“伟光正”的金漆招牌,凡事它好大喜功,要大动作、大工程,大成就。这不但是面子问题,不断树立标志性的政绩,也是维持政权合法性的必需。例如,为赶着给国庆献礼,大干快上的京沪高铁指令性地试运行,头6天就发生5起事故,但这不影响这项国家重点工程的“胜利通车”,更不会降低对社会主义制度优越性的赞颂。

在追逐一个接一个的“伟大成就”的过程中,人的权益乃至人命都又轻又贱。仅举高铁工程急剧扩张为例,为公共工程让路的强拆强迁,各级贪官层层中饱私囊,不知酿成几多人间悲剧。哪怕温州段出了世界高铁技术诞生以来最骇人听闻的事故,当局第一要务是马上恢复通车,营救工作和清理现场总共不到19个小时,高铁动车又恢复运行。这来自专制政体的一贯理念,秩序、稳定和国家的权威永远重于人命,重于清查隐患和避免灾难。因为在这个体制下,任何不明朗状态的延续和耗费时日的调查,都会动摇国家的权威,引起民众对政权的和管治效率的质疑和责难。

至于媒体和线民对温州撞车的强烈反应,仅仅过了几天,圣旨就紧急下达,几千家报纸连夜撤稿,几十万名网警通宵达旦的紧急删帖,这才是专制统治最本能、最直接的反应,而不是温家宝在现场诉诸感性的言行表演。国家暴力和国家谎言,可以使得汶川豆腐渣校舍、毒奶风暴、上海大火等等公共事件化为一缕轻烟,就像被拆解的“和谐号”动车残骸,无情的就地掩埋,然后再悄悄挖出来运走,彻底毁尸灭迹。那些痛失亲人的苦主,即便今天不开口感恩,拒不接受国家赔偿的数额,明天终须要感谢党和政府。这就是专制主义的冷酷写照。

文章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