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局贿赂要求常坤撤诉 大陆NGO发展艰难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1年8月5日讯】中国著名爱滋病维权人士常坤,今年4月初在举办“常坤的家AIBO青年中心年会”时遭地方官员殴打致昏迷住院。常坤启动法律程序状告责任人,但安徽省阜阳市下属县级法院,以建立“和谐社会”为由拒绝立案。当局还试图贿赂其家人要求常坤放弃诉讼念头。有网友呼吁当局真正立法保障非政府组织的成立与发展。

常坤建立的致力于公民权教育的草根组织“常坤的家AIBO中心”原计划运行三年,在当局的限制和打压刁难下仅存在了11个月就被匆匆封门。

在安徽省阜阳市下属县级法院拒绝立案后,常坤曾表示绝不放弃诉讼。8月4日,他告诉《自由亚洲电台》记者,近日当地政府派人找他父亲做工作,让他放弃立案的念头。

常坤说:“他是把我爸爸和我爷爷约到饭店里,要求我爸爸不要起诉,就这样算了,给你点钱就这样不要闹了。”

常坤还向记者表示,他爸爸肯定不会拿这笔来路不明的资金,因为这笔钱他们也说不清楚是怎么回事,是不是行贿受贿的钱都不清楚,希望有关部门对这笔资金进行追查。他还强调要求这件事在法律上有公平正义的说法,他本身追求的就是人权,追求的是公民权利,不能在自己的案件上让步。

民众要求当局保障NGO的发展

另据报道,北京市民政局星期三公布,在北京申请成立社会组织,审批时间已从法定的60个工作日缩短到10个工作日,以显示放宽对NGO成立的限制的信号,但民众认为当局必须真正立法保障非政府组织的成立与发展。

一位在大陆NGO工作多年的网友张平表示:“这些都是技术上的改进,并不是根本上的改进,制度上的保障是远远不够的,制度上的保障就是,比如我这个机构只要没有违反国家法律的东西;比如我没有去贪污、去渎职、没有乱开销,我所做的事情都是在中国的法律框架下进行的;比如帮助工人、帮助上访的人民、帮助各种需要的人,乃至帮助艾滋病人,你不要以维稳的理由,一些非法的手段干涉我们;比如常坤突然之间就被打了,李丹一下就被失踪了,如果这些地方没有保障的话,一些表面上的开放是没有用的,就算你今天开放10天内给我一个执照,明天你很可能又把我的头给抓了,真正制度上的保障是杜绝黑社会式、法西斯式的这些手法。”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