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万块不算大事?湖南教育干部言论雷人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1年8月10日讯】在中国各地,教育乱收费现象由来已久。最近,湖南中医药大学向“专升本”的学生收1万元人民币助学费用的事情曝光,当地教育厅人士表示,一万块钱不算大事,引起舆论一片哗然。治理教育乱收费现象的呼声再起。

秋季入学之际,一些考取湖南中医药大学“专科升本科”的学生向当地电台投诉,他们被迫交了一万块的捐资助学费,还要签署自愿捐赠的协议,才能注册学籍。湖南教育厅一位叫李让恒的人士向当地媒体表示,这不是很大的新闻,一万块钱不算大事,给人以他们力挺高校乱收费的印象,成为网上又一雷人语句。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星期二联系到湖南中医药大学的一个李同学,可惜李同学还不知道这个消息:

“因为我们这个学校有2个校区,我们这边校区基本都是本科生,还有另外一个校区专科生基本集中在那一块儿。因为我自己是考本科考进来的,也是很正常的一个收费。”

记者还联系到一个为湖南中医药大学学生提供家教兼职工作的中介。这位中介先生表示,他已在网上看到了这个消息:

“这个问题我今天也是在网上刚发现。我知道曾经我上学这一块还是比较好的,因为我01还是02上的大学,这种情况很少。我的母校湖南大学这一块吧没出现过这种情况,除了交必要的学费、住宿费之外,我也不知道你是不是多啦。反正我也是在网上看到这个信息,有可能是现在网络发展了,对学校透明度要求比较高了,这个信息在网上出现的频率就有可能高一点。一万块钱对农村孩子来说,很大的,至少对我来说也是很大的,怎么说,也是钱吗。”

百姓为教育乱收费叫苦,官员却不以为然,难怪有的网民说,有些事情跟官员理论,简直是鸡同鸭讲。湖南独立分析人士何军樵先生表示,他的孩子今年已参加高考,也面临上大学的问题,当地教育官员发出如此雷人话语,再次体现出中国“官本位”体制的弊端:
ACT “官本位思想非常严重,也包括中国官僚体制的问题,因为他只对上面负责不对老百姓负责。我们中国目前城市贫民有5千万,拿低保的又不知道有多少;我们中国还有几亿人几乎没有存款,想一想,这一万块钱它会叫多少贫困家庭的子弟读不上学;可是对于我党的官员来讲,一万块钱可能就是一餐饭钱,因为现在一瓶茅台就1000块钱,几瓶茅台就差不多了。”

“一万块钱不算大事”的消息在网上曝光之后,湖南省教育厅发布消息,证实湖南中医药大学在“专升本”过程中,确实有向部分学生收取捐资助学费的行为。该厅表示,已对这个大学进行通报批评,要求他们立即把违规收费退还给学生。当地媒体曾报导说,发表“一万块钱不算大事”言论的李让恒是当地教育厅新闻中心主任。但是,该教育厅否认了这个身份,说李让恒只是外聘人员。何军樵先生说:

“高校乱收费自从教育产业化以后一直都是这样的,也不是我们湖南有这样的事,全国各地都有这种现象。朱镕基当政的时候出来的吗,即使湖南教育厅制止了这种行为并不等于这种行为就能够杜绝,这么多年这种行为到处发生,说明我们国家教育体制出了大问题,国家管理方面也出了大问题。”

中国政府每年都三令五申,要求禁止教育乱收费。但是,高校乱收费已经成为公认的一个顽疾,屡禁不止。这几天,中南财经政法大学也有研究生披露该校要违规收费一两万的情况。教育乱收费追其根源,除了教育产业化的因素外,还有高校教育经费普遍短缺的问题。何军樵先生说:

“我们这个国家教育产业化以后学校盲目地扩建扩招,导致学校向银行负债,高校负债已经不是一个新闻,几乎各个地方的学校都身负巨债,它的利息都是一个大问题。这些钱最终国家买单,国家买得起这个的单吗?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教育投入这么多年来从来没突破过4%。”

曾执教于澳门大学的旅美学者程惕洁博士对比中美高校收费情况时说,美国大学收费体制的一个优点是公开透明:

“问题还不在于究竟是收一千两千还是收一万,问题在于它的收费是否合理。我们都知道就是在西方,高等教育不是免费的,你要是在美国申请个大学,这个大学收费是多少网上写的非常清楚,你嫌高,可以申请便宜的,但是你一旦申请了,那明码标价,你也不可能乱来。”

中国教育部以及一些省教育厅多次表示,对乱收费现象零容忍,并采取了设立举报电话、惩处官员等措施。

──转自《自由亚洲电台》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