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书:人为灾难无人管 请求社会救援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1年8月12日讯】人为灾难无人管,下级压制打击报复

灾民无人权以到了危难的时刻请求社会救援

控诉人:徐建辉,男,汉族,复原军人,系湖南省娄底市娄星区万宝镇小冲村人,联系电话:15873825597

受害人的合法诉求长期得不到解决,相反相关黑官勾结骗压,激发矛盾性质手段恶劣,道德败坏,无法无天,比土匪更加厉害,我的合法权益受到无人性的待遇,尽管访民的理由事实论据充分,若没有钱和背景,想解决问题真是比登天还难,相关政府领导踢皮球,吃人饭不为民办事的败类,大小事都不管,不顾受害人的痛苦死活,更是激发访民强烈反抗的现实写照。

事实一,反映娄底市娄星区处理信访突出问题及联席会议的决定,为无理上访不服:不按实际,不顾法律和事实,任意妄为、胡编谎言、虚报歪曲事实、欺上压下、阴谋策划诡计多端。事实证明,对男扎后的并发症和对其他有关的附睾淤积等症为什么不负责任呢?降低等级负次要责任,不按国家计生委卫生部等规定落实,久拖久压,打击陷害,口是心非,随心所欲,被定为无理上访,他们以特权激发矛盾,下级强行压制,胡作非为,对我反映的其他合理诉求同样在刁拖。

事实二,2007年10月11日在最高人民检察院上访被黑官拦截转押到丰台区稻田镇的黑驻点,强抢手机,非法关押5天,并毒打、搜身强抢现金450元和上访材料(未退)严格控制人身自由,无说理活动的余地,违法违纪情理难容。

2008年元月中旬,我在省人大上访被娄星区信访局邹志冬等人强行拦截到长沙湘协宾馆进行殴打他们强抢新手机,二代身份证,现金366.5元,电话本和上访材料等物(因在09年11月只把旧手机,身份证退还我没有接收),因他们知法犯法不依法处理一直在压拖不服。

2009年3月在北京被王小刚欧打押娄后反被行政拘留7天,5月我不知政府有什么会议,就不知不觉被万宝镇以胡敦舒为首的民警多人撬门强行入室抓人,我被迫逃往北京,押娄后被非法关押在仙女山庄17天之久。同年7月6日22点多点多万宝镇多人到我家以勾引处理问题为由,多人把我从床上抬上小车又被非法关押在仙女山庄19天之久,政府散会后以莫须有的罪名又被娄星区公安分局打击报复,更不重证据调查又非法行政拘留我8天更为不服。

2010年3月11日下午7时我在北京驻住地被万宝镇胡敦舒多人,蒙面到处拦截被强行押送到丰台区程庄路六栋一楼,强抢手机,材料连下身都被摸搜过,被非法关押4天,押娄后又被非法关押5天,政府散会后看守人员逃之夭夭,多次不给饭吃。同年6月24日在北淘然桥被拦截到丰台区崔村离装甲兵学院向西不远的黑驻点,被非法关押6天,押娄被隔离审问等非法手段。这是他们执政为民、立党为公、和谐社会稳定办事的好作风吗???

2011年3月我在北京上访又被勾引非法拦截关押,押返后继续非押共15天,在关押期间看守人用刀示威,有时想要吃饭多次挨打受骂,共产党的政治本色飞到哪去了?!

2011年6月27日前政府决定进院手术,有关官员再次弄虚作假欺骗以服药蒙哄过关,是荒谬及为不服人心。
综上所述,在充分的事实面前,只举例控告相关黑官嚣张欺哄压制横行恶霸久拖,因相关政府官员以强权压制,邪恶道德败坏,以到极点的真实写照,现政府反腐是越反越腐败,国家拔款下级宁愿花拒资截阻不愿解决问题,访民有理无钱无背景想解决问题是多难呀……,所以腐败黑暗及为猖厥上级无法管,访民叹息悲哀找青官,人民难以相信有关人的骗局谎言了,作为一个特困弱势家庭,我妻患严重湿性心脏病,常年不能过甚的劳动,小孩年幼,作为一个家庭主力长期被相关政府压制,造成良田荒废,对我身体家庭生活以造成严重损害,国家对男扎患者造成的损害有优抚政策我无份,逼我到乞讨的地步。敬请救援,强烈要求上级依法打倒黑恶势力,敬请清除社会的败类,为民伸冤除害,保护人民的合法权益不受侵犯,敬请把我的合法诉求早日得到解决为感!敬请救援为谢!

控告人:徐建辉

2011年7月24日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