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互动直播:物价为何让国人如此揪心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下载视频
请点击右键,选择“另存为”下载视频。如遇到问题,请发邮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2011年8月16日讯】热点互动直播(616)物价为何让国人如此揪心:中国物价上涨的根本原因来自中共。

主持人:观众朋友,关注全球热点,与您真诚互动,欢迎您收看这一期的《热点互动》热线直播节目。

根据中国国家统计局8月9日的数据显示,7月份中国的消费者物价指数(CPI)再次超出了市场的预期,达到了同比增长6.5%,刷新了6月份6.4%的纪录,创37个月以来的新高。这个涨法用一组文词来形容,就是“再次挑战了人们的想像力”;用一句老百姓自己的话说:“这样涨下去可怎么活”?

中共国家总理温家宝在上个月提到通货膨胀时,曾2次提到把控制通胀作为首要任务,而这个月却改口说努力的把物价降下去。那么中国的物价究竟怎么了?物价疯涨究竟几时休?物价为何让国人如此的揪心?面对着这个关乎所有人而又不得不面对的问题,中国人该何去何从?围绕着这一系列的相关话题,今天我们将和观众朋友一起展开讨论。在讨论之前,首先请大家观看一个短片。

(影片播放开始)

8月9日,北京国家统计局公布,7月份全国居民消费价格指数(CPI)同比上涨6.5%,创下37个月以来新高,城市上涨6.2%,农村上涨7.1%﹔其中,食品价格上涨14.8%,粮食价格上涨12.4%,猪肉价格上涨56.7%。

许多经济专家认为,北京当局的通胀数据并不可信。

北京天则经济研究所专家:“因为我们国家一般来说,它报6.5%的话,实际上应该更高。现在也没有说物价有下降的什么其它消息,就是一些因素,我们有一些物价继续上扬的因素还是有的,比如说,我们到年底社会保障房要开工1千万套”。

据中国肉类协会统计,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猪肉生产和消费国,一般家庭购买猪肉占肉类总购买量的60%。猪肉价格飙涨让民众怨声载道。

沈晗耀(上海华顿经济研究院院长、教授):“农产品可能因为饲料的价格,还有人工的价格,现在持续在上涨,这个不可能回去了,肯定再想像以前一样吃廉价菜、廉价肉、廉价鱼,这些都是不可能的了”。

通胀让普通老百姓的财富严重缩水。《南方都市报》8月2日发表文章质问,为何“170多道文件”未能扭转“通胀猛于虎”的现状?

徐彦(杭州市人大代表独立参选人):“很多饭店不做猪肉的菜了,因为成本涨得太厉害。第二方面是,可能去年开始CPI高涨以后,一般所谓最低收入的能够直接感受到物价上涨。但是今年以后,中产阶级能够意识到这个问题,包括很多企业家”。

7月份农村的通胀比城市水平更为严重。

温家宝6月访问伦敦时表示,要将通胀控制在4%以内有困难,但控制在5%以下可能做到。而在8月8日的国务院常务会议上,温家宝没有再提把稳定物价作为“首要任务”,只表示要“努力把物价涨幅降下来”。

近日,《人民日报》海外版发表了央行货币政策委员夏斌的文章,公开支持中国彻底告别负利率。分析人士指出,这可能是央行进一步加息的暗示。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副所长巴曙松表示,一方面,加息有利于抑制通胀;同时,加息只是矫正负利率,缩小和市场融资利率差距的政策动作,对实体经济的冲击有限。

摩根大通中国区全球市场业务主席李晶在研究报告中说,中国决策层目前面临两难,一方面需要侧重偏紧的货币政策以遏制通胀,另一方面也需应对中小企业贷款难的现象进一步蔓延。

吴惠林(台湾中华经济研究院研究员):“所以我们最近看到中小企业出现了一片倒闭潮,在生产方面是受到蛮大的影响,企业的经营,人民的生活当然也会往下降,所以这会进一步衍生出严重的社会问题。”

(影片播放结束)

主持人:观众朋友,您现在收看的是《热点互动》热线直播节目。今天我们探讨的话题是“物价为何让国人如此的揪心?”您可以拨打我们的热线电话发表看法,参与我们的讨论。我们的热线电话号码是:646-519-2879,或者通过Skype与我们联系,Skype的ID是:RDHD2008;中国大陆的观众朋友可以打我们的免费热线电话:400-708-7995,接通之后再拨899-116-0297;我们的节目也可以通过网络即时收看,收看的地址是www.ntdtv.com;中国大陆的观众朋友也可以通过爱博电视(IPPOTV)直接收看,无需翻墙软件,爱博电视的下载地址是:www.starp2p.com。

节目开始之前,我们首先介绍一下今天在现场两位嘉宾,一位是资深的时事评论员竹学叶博士,另外一位是资深的时事评论员杰森博士。

刚才我们看了一个新闻,就是7月份中国的消费者物价指数(CPI)再创新高,创出了37个月以来的新高。看到了这个新闻不知道两位有什么看法?先请竹学叶先生谈一下。

竹学叶:我觉得至于说几个月,或者是涨多少?其实是经济学家的事情,在中国大家都知道这些数据不完全靠得住。但是我觉得最可靠的是老百姓自己的感觉,就是说不管物价涨、跌,你自己感觉怎么样?家庭主妇去市场买菜,家庭的收入与物价的对比,人们自己会自然而然的反应出来:物价涨的是受不了了!或者是这个物价还行。

所以如果我们看报告的话,曲线图怎么变化,这些东西可能有各种各样的原因反映在里边。但是我想,中国有这么十几亿的老百姓,分成不同的阶层,有的阶层可能对物价反应非常敏感,有的对物价无所谓,因为他的收入决定了他不在乎这些日常消费品的价格。

所以我想作为广大的民众来讲,比如说工薪阶层,甚至公务员,号称的一些中产阶级,比如说一个月收入好几千块钱这样的,他都会感觉到物价对他的生活的影响。

所以我想在这种情况下,这个数据也就反映出来了,这个时候如果数据再不反映出来,可能就成了笑话了。所以我觉得我们关注这样的问题,其实最主要的还是关注于老百姓自己的感受,到底物价是能不能承受得了?

主持人:说起这个感受,现在有这样一个问题,就是说央行在7月9日的时候对北京市市民做了一个调查,得出一个结论是60%的人觉得物价很高,这个新闻的言外之意就是40%的人觉得物价还不很高。不知道两位对这样一个新闻有什么样的评价?

杰森:其实中共所有的新闻事实上是一个导向的作用,物价很高的时候它出这个新闻,某种意义上讲,有些导向就是说还有很多人觉得物价不高。它事实上是在压服民意,这就是大家一直在嘲笑它的。

台湾物价涨了4%的时候,它拼命的报台湾人民走上街头,说没办法生存。中国这边物价涨到6%的时候,媒体采访大妈说:我们生活很稳定,没问题。这是07年、08年物价上涨的时候出现这么愚蠢的新闻。

这一次新闻导向做得稍微精致化了一些,因为知道大家都在抱怨,它就用了个60%的数字,好像还有接受民意,但是确实是展现出有40%的人好像不在意。其实你要是再看另外相应的民调,其它的一些民间的网络、媒体做的民调,很多说是90%的人说物价增长过快或超快。事实上,这个数字更接近我自己跟国内接触的人谈到的感受。

主持人:更接近老百姓的呼声。那我们再从这个理论上看一看,因为它毕竟是用CPI来衡定的,究竟这个CPI现在创下了一个新高,在哪些方面涨了?哪些方面对老百姓有巨大影响?能不能具体的分析一下CPI这个概念?

杰森:我们知道CPI它是一个综合的物价指数,它是根据这个国家大概平均的,一个中间人,一个典型的这个国家的人,以他每个月在各类的支出做为权重,比如说你这个人30%用来吃饭、10%用来住房子、20%用来穿衣服,类似于这样一个比例,这是全国通常一个中间比例,然后用这个作为权重,看每一项涨了多少,这样子综合算出来一个价钱平均,做出CPI这样一个指数。

这一次你要看整体CPI,7月份是6.5%,但是你要是看具体分项的话,可怕的是食物,这一次7月份涨了又将近15%。而事实上这个15%又一定是缩了水的,因为很多人跟我说到,他通常看到的蔬菜和一些肉类价格,特别是猪肉的价格,中共自己报出来也是涨了56%这样一个概念。

所以某种意义上讲,涨得最凶的是老百姓最不能放弃的东西,就是吃这个问题,其它的比如穿的啦,或者是通讯啦,我可以稍为调整一下、忍耐一下,吃的话会直接影响大家的生活质量和生活的状态。

所以某种意义上讲,为什么中国这个CPI让大家这么揪心?事实上很重要一个原因是,因为CPI增长的关键部分是食品,而食品是人人每天都面对的。这方面的暴涨,百分之十几的增长过程,事实上是大家生活水平明显在往下走的这样一个过程,所以大家心里头很揪心。

主持人:食品的问题是“牵一发而动全局”的这样一个概念。我们看物价波动不断在创新高,现在又达到比去年同比增长了6.5%,究竟什么样是正常的,什么样是不正常的?在经济学领域,我们怎么样去看待现在这个增长是非常严重的还是怎么样?

竹学叶:我觉得是一个感受问题。如果人觉得很严重,那作为一个社会来讲就是很严重了。你经济学家、政府怎么说不严重其实是没有用的。我们知道比如说在美国,你一个公司正常营运的话,每年公司给你加薪至少也得3%。社会上来说,我们平均涨个3%左右。大家会觉得这个工资涨得不够高,反正跟去年差不多。这样你的生活可以维持基本状态。那如果说在美国工资要涨个5%,可能很多人马上就觉得生活水平下降,可能就会造成很大的社会问题。

所以我觉得社会作为一个总体,人们用货币来衡量收入的增加,和物价指数的变化,如果这两个处于一个相当水平,哪怕有一点波动,1%、2%的波动,老百姓都是可以忍受的;但是如果你超出这个,人们就会觉得有压力,如果再超出过多的话,人们会觉得很忧虑。

所以我觉得中国现在的物价指数,对于很大比例的中国人而言,可能是超出很多人们实际收入的增长。所以作为一个大比例的人群,如果觉得这个对于我的收入来讲增加太快了,关于吃肉问题,他就觉得买肉不像以前那样想买就买,我还得考虑考虑,那自然他的压力就来了。这样的人群很大的话,那自然而然就是一个事实存在的社会问题。

主持人:我想这个问题竹学叶博士是从老百姓直接的感受、直接的feeling上来体现这一点。那么在经济学领域的话,究竟这个6.5%,或者3%、4%是不是正常?其它国家是不是有同样的增长率?我想请杰森博士来分析一下。

杰森:其实我是同意竹学叶先生评论的过程。当然经济学上大家通常有一个简单的说法,就是说CPI如果超过3%的话,这个国家已经进入通胀的状态了;超过 5%的话,就进入严重通胀了。从这个角度说,中国现在是比较严重的通胀。

但是你要是回过来看,美国的CPI去年达到3.6%,但是整体来说,美国人没有这么揪心,一天到晚网络上都在讨论这个事。重要原因是什么呢?刚才竹学叶也谈到了,就是收入的问题。

事实上这个问题是一个硬币两面的问题,一个是物价上涨,一个是收入上涨,只有在这两个不同步的情况下,才可能出现这么揪心的程度。当然另一方面你在网上可以看到,很多中国的网站帮着中共摇旗呐喊的时候说:中国31个省,每个省的平均收入都超过了CPI,然后29个省的增长居然超过10%。被网民大骂一通。

这个过程你可以看到一个问题是啥呢?就是为什么中共说增长的数据和老百姓的感受差别这么大!事实上这个就是一个问题,我们一直反复说的,老百姓“被增长”,就是它用平均值把社会一切的分配不公都盖住了。

但是中国过去历史上,过去这么多年整个增长,回过来国际上很多机构分析以后说,中国80%的人的工资是极其缓慢的增长,只有2%的人是坐着火箭往上冲,这2%的人是把整体的平均值带上去了。所以80%的人事实上他的增长是没有超过CPI的,是80%这群人内心的恐慌造成了整体中国社会上现在对物价上涨这种惴惴不安的感觉。

主持人:好的,我们刚才谈到工资的问题,现在有一位观众朋友打来了电话,我们来接听一下。江苏的林先生,林先生您好。

林先生:主持人好,嘉宾好。我刚才看了你们的节目,其实我们现在在大陆的人在买东西的时候能完全感觉到这个。现在我去买东西,现在鸡蛋5块4毛钱一斤,上个月5块钱一斤,涨了8个(百分)点,这个涨得是非常大的。每次我们同事、朋友看新闻的时候,现在新闻都看不下去了,都快疯了,一看到新闻就想骂它两句。

现在是个什么情况呢?它一点实话都不讲,而且把新闻完全用那种愚民政策,老百姓是不知道,像我们在学校里面然后出来的人,现在都已经慢慢知道真相了,包括以前到现在的真相。当然我们知道,我们都接受不了这种事实。

现在物价是小事,关键是它把物价这些东西转移老百姓的视线,让你天天在这里就光知道“钱、钱”,它把我们的价值观都变成钱了,我们这些年轻人除了钱就不知道其它的东西。现在我们国家的传统文化,它不让我们去学,它让我们学这些没用的东西,当我们学了之后有什么办法?完了以后,它安心用那种骗的新闻,用它的宣传机构来转移我们的视线、扭曲我们的思想,慢慢造成你这种心理。

你像我们中国现在这种年轻人,生活就是三点一线,就是上班、下班、吃饭、睡觉,对不对?生活没有多元化。你再看看欧美,人家那种思想多开放,人家那种思想多么多元化。你再看看我们,我们现在就快完蛋了!现在非常危险。我们这些年轻人怎么办?现在我们手里什么都没有了。

前天我去买青椒,4个青椒2块钱,你现在还能过吗?它每个月CPI要涨那么高,而我们工资就涨1个点、2个点、3个点、4个点,10个点是不得了了!所以我们现在根本就没办法了。

主持人:好,谢谢林先生。各位观众朋友,今天探讨的话题是“物价为何让国人如此揪心”,欢迎您拨打我们的热线电话参与讨论,我们的热线号码是646-519-2879;中国大陆的观众朋友也可以拨打免费电话:400-708-7995,接通了以后再拨 899-116-0297;您也可以通过Skype和我们连系,Skype地址是:RDHD2008;中国大陆的观众朋友也可以通过爱博电视(IPPOTV)收看我们的节目,而且不需翻墙软件,它的下载地址是:www.starp2p.com。

接下来继续我们刚才的讨论,我们刚才接了一位江苏林先生的电话,我们再接两位观众朋友的电话,一位是德国的刘女士,刘女士您好。

刘女士:今天我刚跟我姐姐打了电话,我姐姐在北京,她已经退休10年了,她现在的退休金是一个月2,200元。就像刚才那位嘉宾讲的,它只是少数人涨的工资非常的快,不是涨100块钱,像我姐姐说,它要涨100块钱,媒体头半年就开始大肆的宣扬,要给底层的人涨工资了。我父亲是离休的,他一次涨了1,700元,这如果不是自己家的话,只听你媒体的话,我可能都不相信,这可都是真的。可是像我姐姐就涨100块钱,然后媒体头半年就大肆的去宣扬。好,我就说这些。

主持人:好的,谢谢刘女士。我们再接一位观众朋友的电话,纽约的周先生,周先生您好。

周先生:你好。这个工资涨了,实际上大陆有些官员他不一定涨工资,但是他涨的是福利。比如说那个房价很高,他们现在通过什么呢?通过自己以各种名义福利分房,他表面上是买市场的房子,但实际上他们通过单位的名义,以一个很好开发区的名义,然后弄一个房子来,然后就把它悄悄的分掉了,这些人甚至他连税都不需要交。

另外就是物价上涨以后,那些贪官也好什么也好,他们大部分都是公款吃喝,几乎都不要花钱,也就是你涨得再高对他们来讲没有影响。另外,我上一次看一个新闻,就是赖昌星他走私500亿,欠了国家海关300亿。这倒过来说明什么呢?说明任何产品只要有500块进去,就有300块的海关税,还不包括其他流通成本。

因为共产党每一个阶层它是层层盘剥,就像高速公路的收费站一样一层一层的收,一个县不仅有县长还有副县长,还有很多很多的秘书,然后还有什么司法局、法院、工商局、财政局……什么什么局,各种各样的局,它层层的贪官盘剥以后,老百姓就没有钱了。

如果是猪肉涨价、鸡蛋涨价,如果涨到农民手上,其实对于农民来讲它是一个更加公平的交易,因为中国农民他们非常辛苦,他们赚的钱很少,他们很多的产品到城里面换一点点东西。如果这个价钱真的落实到农民身上,那是很好的,也没有错,但是农民往往拿不到这个钱。就像农民拿砂石,他拿40万的砂石,县法院是以上百万的过路费……也就是这个房价上涨的原因就是因为被层层盘剥造成的。谢谢你。

主持人:好的,谢谢周先生。我们根据刚才几个观众朋友,我们可以做一个回应。刚才提到收入的问题,无独有偶,我恰恰看到了最近的《广州日报》针对居民收入是涨是降有这么一组数据,当然是为国家统计局挺身而出面对CPI高涨,物价飞涨。

它说,上半年全中国31个省分城乡居民收入增速均大于CPI增速;29个省区市乡居民收入增速均超过10%;而农村的人均现金收入的增幅跑赢城市居民,达到20%。当然它是为了收入。那么您对这样一组数据,还有结合刚才我们观众朋友的一些切身感受和提问,有什么样综合的回应?

杰森:其实刚才观众都已经把中国这个物价感受压迫的这种社会问题,从方方面面不同角度都说了,我觉得说的都很好。当然就刚才你谈到的,所谓的平均收入跑赢CPI这样的概念,我们刚才也分析过了,它用平均值抹煞了社会一切的分配不公这样一个问题。它用20%的高速增长,解决了80%几乎平缓增长的社会这种现实。

但是问题出在哪儿呢?问题在于,中国老百姓为什么一定要面对高物价的时候,要向中国政府来抱怨?事实上本身来说,因为中国老百姓看到了一个很关键的问题,中国物价上涨的根本原因来自于中共。我们可以看到,当然中共它找借口,说中国物价上涨,说了很多老百姓不一定很理解的词,什么叫“结构型通胀”?什么叫“输入型通胀”?还有其他的一些……或者说热钱流动造成的,就是说它用很多莫名其妙的词把大家灌晕了。

但是老百姓看的很清楚,就刚才大家看到的这些事情。整个物价,比如说猪肉,整个流通环节中,真正养猪的老百姓能赚多少钱?赚得很少。但是为什么涨的这么快?就是整个的流通环节太可怕了。流通环节包括什么?公路收费。

公路收费可怕到什么程度?最近他们爆出来的,比如说沪宁高速这个企业,它是一个国营企业,这个企业的利润是多少呢?一年的利润是56%,就是整个它56%是纯利润;而成都到重庆之间的高速一年的利润就将近60%到70%,比房地产的40%的利润还“爆”。有人说了,从广州运到北京可能比广州运到纽约都贵。整个这个钱是被中共挣了。

还有,今年年初的时候,中共在2月份的时候,在2010年中国汽油已经连涨了4次的时候,在今年2月份汽油又涨了将近5%。当然汽油一涨,下游的运输费用也要涨,其他方方面面都要再涨,所以老百姓整个的费用又要再提高。

还有刚才有人谈到了税收问题,赖昌星走私500亿,欠了300亿的税。你可以看到税的比例。事实上这是真的。中国的产品,老百姓说买东西好像没有税这条在涨,但是在中国买任何东西,事实上你给中共交了50%到60%的税,所以中共的税都算进去了。当然还有其他变相的涨价,高铁出来了,把民运客车去掉,一般的特快没有了,都让你坐高铁。事实上老百姓不需要坐高铁的时候,你让逼着去坐,又是变相涨价。

所有这些因素老百姓看到了,是整个两头,养猪的老百姓没有挣到钱,普通的消费者承受巨大的涨价的因素,整个过程全是中共在中间捞取了。这就是为什么GDP涨了9%,中共的财政收入每年涨20%的原因,而老百姓的收入只涨4%。整个钱全被中共捞去。所以在这个时候,中国老百姓对中共呐喊说,你不要让物价涨这么高,是有原因的,因为所有的根本原因是在中共让物价上涨。

主持人:刚刚我们在分析现在物价为什么涨这么高?老百姓其实就在问怎么会连续37个月这样不断的往上涨?追究其原因的话,当然有各种分析的文章,我想请问两位,比如我举个例子,在今年的早先时候,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兼国家外汇管理局的局长易纲,他说,外汇储备是造成中国通货膨胀的一个主要原因。我不知道两位是否认同这样的观点?

竹学叶:我对这个问题是这样看,就是说我们放开经济学这些很艰涩的词汇,我们就是从大的概念上来讲。这么多年中美之间贸易顺差这个问题一直在扩大,美国说是中国的各种问题啦,说政府补贴等等。我们看到中国政府的外汇存底越来越多,现在已经将近3万亿了。

照理说你作为一个政体、一个国家,有了这么多的外汇的话,这是好事,我们就是有了钱了嘛!我们到国际上去购买我们所需要的东西,中国老百姓自然应该能享受到这种实惠。可是我们知道中共现在对外汇是管制的,就是外汇的钱是中共自己控制起来,而不仅是管制起来、控制起来,它把这个钱又借给美国了。实际上就出现了一个状态,就是东西卖给美国了,钱又给美国了。

主持人:钱给美国,您是指购买美国的国债?

竹学叶:它是借去了,就是借给美国人花了。那么作为中国来讲,中国老百姓所面对的物质财富有一部分已经被拿走了,剩下的这一部分,它还把美元对冲人民币,就钱又发出来了。那好了,钱也多了,东西少了,那么这个物价它怎么能抑制的住呢?我觉得这是一方面。

另外一方面,它为了维持中共的统治,公检法呀,现在维稳的费用不是已经超过国防费用了吗?这是一个方面。还有其他方方面面的,现在公务员的队伍,为了维持这个政权,需要所谓公共部门的支出,它是迅速的膨胀。十几年前大家如果还有印象的话,那时候我们讲精简机构、党政分开、政企分开等等,希望能够缩减臃肿的机构。可是这些年来很多机构都在扩大,而且不仅是政府自己的机构扩大,它把国企划开,实际上也是中共自己掌控的一部分,是自己利益的来源,所以这部分也在逐渐的扩大。

那么相比较而言,属于民生的那一部分,老百姓自己的那一部分,如果我们把它画成一个大饼的话,这个比例会越来越小,虽然整个经济在上升,可是老百姓这部分的比例越来越低。所以它就会表现经济在发展,老百姓的生活没感觉这么样在发展。

怎么会每年10%左右的GDP?如果那么讲,十来年我们家的财富应该翻好几翻了!为什么没有达到这个状态,所以我觉得这就是中共利用物价、利用各种政策,实际上是在盘剥普通民众的利益,把利益向它所需要的统治集团去倾斜。所以你要想控制物价,我想实际上就触及到统治集团的利益问题,所以这就变成非经济问题了。

主持人:刚才您提到一点,随着这么多的积累,中共把很多货物卖出去的话,应该在中国本身的积累应该是国富了,咱们有一句成语叫“国富民强”,那现在是“国富民强”这个概念吗?在这里。

杰森:其实是“国富民穷”,当然具体的原因很多很多,外汇管制只是一个原因。中国相关的研究,像郎咸平他就说中国目前采用的货币政策,就是外汇管制政策,对老百姓是双重伤害。刚才竹先生也谈到了,一方面货物流到国外去了;另一方面这个外汇管制又使国内充斥大量的钱。所以对老百姓来说,你干脆让美国人白把东西拿走,我还少了第二道盘剥呢;换句话说,就是老百姓免费给美国人干活,其实还少了对国内的物价暴涨,因为热钱对冲国内物价暴涨的因素在。

虽然说起来很不合理,这是中共目前治国的一个普遍策略,当然中国有很多问题,不光是这一个问题。其实中共它是一个系统的利益集团,方方面面多层次的,它每个层次都要盘剥。就比如说,中共中央有一个财政收入的问题,财政收入每年要增加。那么中共它还有一个党产就是央企,央企控制石油行业,控制水电行业,控制通讯行业,这些行业它也得赚钱,特别是这一行业它要暴利赚钱。

不像美国这边,美国的政府给美国的邮局,我给你国家垄断地位,但是你不许挣钱,你得每年保持一个平衡的问题。中共不但给这些极端的垄断地位,同时给它国家资源、老百姓的资源,把石油资源给它,同时预算每年上千亿的去赚钱,而这个钱都是从老百姓那赚的。所以这是它另外一个利益集团,这个利益集团也在盘剥。

再来就是地方政府,地方政府的话,它的财政50%来自房地产,这个房地产就得卖地,叫做“土地财政”,这个土地财政又把整个房价哄起来。可怕的是中国的CPI里头不包括房价这一块,这事实上就是说……

主持人:这是否合理呢?

杰森:合理不合理中共有它的解释,我们不管它的解释如何的巧舌如簧,但是我们问老百姓:你真正每个月投入多少在房地产上?事实上整个来说,如果在北京没有房子的人,可能一个家庭50%的钱其实都放到买房或者供月供上面,而这一点在CPI是又反映不出来,房地产又是中国涨得最猛的一部分。正因为啥呢?中国的土地财政需要这一笔钱。

所以你可以看到,不管是财政税收的角度,还是能源、交通等的上游党产,还是整个房地产,方方面面它都需要从老百姓那拿钱。所以某种意义上讲,通胀是中共依附它的利益集团从各个角度造成的。在这样的情况下,你具体的一个外汇政策,它只是很小的一方面。中国老百姓面对的是一个全方位的对他的物价围堵的一个过程,而老百姓又没有发声的声音,不像以色列大家还能走上街头呼吁政府,政府立刻回应说我们要控制物价。

一方面老百姓被物价围攻得这么厉害,另一方面他又没有发言权,而且整天新闻……就刚才浙江林先生说的,让人看了很压抑,因为中共在新闻上又每天说,你的收入已经跑过了CPI,好像人快被淹死了……

主持人:好像感觉不到。

杰森:对,它还告诉你说:没事!你在水里你长得的个子已经超过水面了。就是让大家觉得压抑得不得了,这事实上让人觉得憋得有点要爆了的感觉。

主持人:好的,那我们还有几位观众朋友在线上,我们首先接一位观众朋友的电话。多伦多的李先生,李先生您好。

李先生:主持人好,嘉宾好。我想谈一下关于物价上涨的问题。我在中国有一个朋友普遍的跟我通话说物价涨得特厉害特快,现在都怕涨工资,因为涨了工资之后,你涨100块钱,买个东西要倒贴100,就是差得这么悬殊。还有一个原因,不只无形的涨价,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榨秤,就是上市场买菜各个榨秤,工商根本就不管,各个榨秤,你问他一斤鸡蛋多少钱?榨一两、榨二两多少钱?有的甚至榨半斤、一斤都有。根据不同的东西他榨不同的份量。

接着这个话题不得不让我提醒大陆的朋友和中国人,一定不要到酒店吃饭去了,我有两个酒店老板的朋友,告诉我从来不在饭店吃饭,原因是地沟油的问题。他说大陆所有的酒店90%都用地沟油,原因是所有的酒店后厨全部都承包,之后从别人家接油,其中有一个地沟油,这地沟油来源就在这儿,外面有专门收各路菜的,收了各路菜提(炼)完那油,再给它送回来。所以我告诉中国朋友尽量不要到酒店吃饭去,90%都用地沟油,他说所有的酒店全都是这么做。所有酒店老板没有在酒店吃饭的。

主持人:谢谢李先生,我们再接上海彭先生。

彭先生:您们好!这物价上涨给人民弄“躲猫猫”游戏,比如现在物价涨了,过去攒的钱银行涨点利息,也没有物价飞涨的高。它已经让我们的钱不值钱,某种意义讲也就是把人民的钱转进它的腰包了,它也是欺骗人民的做法,比如买国债,它要不回的,它肯定跟人民多加税收。其实它说个人所得提高了,但是某种意义来说物价也涨得飞高。大城市你也许拿了最低工资,连吃饭、住房都不够了。我想请两位老师分析一下是什么原因,谢谢!

主持人:请问一下,刚刚上海彭先生说请大家要分析一下原因。

杰森:彭先生说到了一个非常关键的问题,就是为什么老百姓特别怕物价上涨。而中共能控制中国的一切,为什么它却一直放任物价上涨,特别是央企,像中石油、中石化完全都是党员在控制着它的企业,为什么它在今年初一方面定了今年物价上涨不超过4%,结果2月份它一定要它央企在连涨5次汽油价的时候,又涨了5%的汽油,这是为什么?在我看来的话,就彭先生看到这个问题其实是个满关键的问题,这个关键问题是什么呢?通胀对中共是好事,对老百姓是坏事,对中共是好事,为什么呢?

从几个方面来看这个问题,第一方面,中共现在面对最大一个问题是房地产泡沫这个问题,房地产已经涨得很高很高了,如果这个泡沫一旦爆了,整个经济就垮了,中共也就没有执政合理的理由了。那么在这样的情况下,怎么样把这个房地产让它软着路?房地产不能降不能降,房地产下降了,立刻爆!因为中国人是买涨不买跌的。

很多人手里拿了5、6套房子,一看房价掉了,他开始抛,一抛整个市场……这个房价一直砸下去了,它怎么让房底产泡沫慢慢挤没了呢?通胀!只有通过不断的通胀。通胀有两个作用,一方面通过通胀,逼着企业涨工资,涨工资的结果,原来好像很离谱的房价现在有点不那么离谱了,这是个问题。

另一方面,你通胀的话,大家就不会把钱放银行,就一定会找机会去投资,投资的话就会撑着去买房地产。所以某种意义上讲,通胀从两方面保着它的房地产不跌,为什么房底产这么关键?整个地方财政50%、60%来自于房地产。房地产哪天跌了,整个中国的地方财政就垮了。所以说中共的命脉是在这个地方,所以它一定要保。

当然另一方面,通过通胀保证它的GDP速度一直在增长,如果说它现在控制通胀,比如它要加息了等等这样的因素冒上来的话,那么整个GDP增速放缓的话,那么中共财政收入就降低了,为什么呢?中国很多财政收入是个流转税,不管你挣钱不挣钱,只要你企业有运转,有物流进来、出去的,那中共就拿钱。所以说GDP对中共来说是很关键的,有通胀就有GDP,有GDP就有中共的财政收入。

所以整个通胀对中共来说是好事,从很多角度来讲。所以中共它是鼓励通胀,只是它在玩一个平衡,它不要让老百姓造反,同时它是鼓励通胀的。

主持人:好的,我们还有几位观众朋友在线上,那么我们再接听几位观众朋友的电话,首先是纽约的王先生,王先生您好。

王先生:你们大家好。这个大陆通货膨胀啊,怪来怪去怪谁啊?当然是怪共产党嘛!这个制度造成的嘛。好像有一个报告说明,在大陆上8个人要养1个中国共产党,就是要养一个公安人员。你想一想,这个大陆上的网路,监督网路你知道有多少人?大陆监督这个网路就有几百万人,这个几百万人什么事都不做,专门看电脑监督你们,你们讲什么话,你们在上什么电脑,做什么事情。这些人都是高薪,从哪拿来?从国家那儿来;国家从哪拿来?从老百姓那拿来,层层剥削。

你想所有做生意的人,所有的生产机构,你养一条猪也好,你养一只鸡也好,你从养殖场到市场去,你要经过好几个剥削,这些剥削人是谁啊?乡、镇、县、省到中央,还有什么税捐处,这说不完啊!

报纸上讲的是8个人养1个人,让我来分析,不是!是2个人要养1个人。为什么呢?他们这些个不做事的人,这些党员,不从事生产的人,他们贪污的钱、薪水的钱,比老百姓高好几倍!这些钱都是从老百姓那里拿来的嘛,它比老百姓高几倍。表面上看是8个人养1个人,实际上他们的钱超过老百姓好几倍,这些钱都是从老百姓那里剥削来的,就等于2个人要养1个共产党,那这个物价怎么不涨呢?

主持人:好的,谢谢王先生跟我们分享。我们再接一个观众朋友电话,纽约的冯女士,冯女士您好。

冯女士:你好。我想请问这个物价涨得真是令人惊心,要想分析什么时候可以降下来?房价那样,都买不了房啊!

主持人:好的,谢谢您。我们还有一位观众朋友,纽约的叶女士。

叶女士:主持人好,两位嘉宾的分析都非常好,那么就是面对这种状况,中国的老百姓应该怎么办?难道只有逆来顺受吗?这是我的问题,谢谢。

主持人:好的,谢谢叶女士。我们刚刚的两位观众朋友也正好是提到我们应该去揭示的,面对这种情况应该怎么办?而且这个房价老是“凸凸凸”往上这么涨,这是形容。它什么时候能够降下来,我们究竟何去何从?想请两位分析一下。

竹学叶:我觉得首先是需要有声音表现出来,因为如果说只是我们私下说,觉得我们这个物价很高啊,怎么办啊?没有声音表现出来的话,那整个社会的状态无从谈起,没人看得见嘛。但是我们注意到前面那个江苏的一位林先生谈了一个问题,就是说他看电视都是这样的。这使我想起来在十几年前江泽民当政的时候,他接受国外采访的时候,他恬不知耻的就讲,共产党控制下的中国媒体都是党的喉舌。

那我们就想了,他说的话实际上都是共产党需要讲的话。所以我觉得我们老百姓看中共的新闻的时候,一定要清楚这一点,它自己都在国际上这样宣称了,我们就没有必要去不理解它。它确实都是替共产党讲话的,所以它并不是替老百姓讲话,我想这一点要清楚。

那么怎么样才能够让老百姓的声音让大家都听得到?我想通过中共的媒体是不可能的,你不要以为这个记者、那个记者可以做到,帮民众来发表你的声音,是不可能的!如果他想发表,他也就没有了饭碗。这是一点。

所以我们要想改变这种状态,我觉得需要真正认清楚这个东西产生的根源,那么你知道这个根源才可以解决。我们说中共一方面说平抑物价、采取措施,甚至信誓旦旦;一方面物价就是在这么涨,就这么涨。它说采取了措施,好像你还有希望,其实这种希望,我觉得你希望共产党来解决民生问题,那就要看共产党它能不能解决它执政的合法性的问题。

我觉得刚才我们谈到了很多,就是说中共为什么它这个央企啊、国企啊,或者它这个统治集团的统治成本不断的增长,就是因为它渐渐的……实际上从最开始夺取政权的时候,和老百姓似乎站在一边,和剥削阶级,它称之为“剥削阶级”,站在了反对面。

实际上它现在渐渐的站到了它当时所指称的对立面上去。它这个统治就变成了一个有产阶层,它这个统治就需要用暴力来维持,而针对的对象是你我这样普通民众的时候,你想让它的利益分拨出来一部分还给民众,那用共产党的概念来讲,那可能就需要革命了。

但是我觉得老百姓现在并不是说我就要跟共产党反对你什么什么,就是想生活得好一点。所以在这种制度之下,我想我们老百姓就应该很清醒,你在看到共产党越来越用这种暴力手段、欺骗的手段,越来越明目张胆的来所谓“维稳”的时候,你实际上完全可以意识到,你的利益是不会保证的。所以我想物价在这种状态之下,对老百姓来讲只能是越来越揪心,共产党不可能给你解决掉。

主持人:刚才您的观点是越来越揪心,那么现在也有一些就是在媒体上,就是国内的一些个经济学家吧,在媒体报导上说,在现在或者在现在某一个时候已经见顶了,在未来的几个月会出现回落的这样一个趋势。我想问一下杰森博士,您是否认同这样的观点?您觉得有没有出现,就是说让老百姓不揪心的这种可能性?

杰森:其实7月份的时候它就说6月份是拐点了,当然现在又说7月份会是拐点了,下半年会平稳了。数字是它说的,数字是它造的,它把它造成什么数字都行,老百姓的感受是真实的。就是说关键的问题还是到底老百姓的收入跟物价的上涨,我不是说它所谓的平均值,我是说80%的那种普罗大众的收入,是不是能真的赶过中共的CPI这样的问题。

其实刚才竹先生谈到了,方方面面都谈过,我是很同意这种观点,就是说事实上中共……刚才回应上海彭先生的问题的时候我们谈到一个问题,这个通货膨胀对中共是好事。你要是不管,所有的人接受这个现实,那么中共恨不得就让它涨涨涨,涨到最后就是挣得越来越多,因为它需要那么多钱去维稳嘛!它整个维稳的费用只能是每年都在增加,因为它底下跟它对立面的那个老百姓的人群是越来越高了,所以维稳的费用,或者它的财政收入的这种增长,它是不可能降下来的。

所以说在这样的情况下,你要是任由它,你根本没指望了!比如刚才纽约有个冯女士说,到底房价什么时候能跌下来?都买不起房子!是的!中国现在房子比美国贵!我在美国这边挣工资,我也买不起中国的房子。为什么呢?因为它财政全靠这个,它怎么能让它跌下来呢?

房地产我一再说了,买涨不买跌!正是因为这一点,所以说老百姓敢去把一家祖宗,就是3、4家人凑钱去买一栋房子,赌这个不跌,为什么呢?就是因为他看到了中共绝不会让房地产跌。所以说你指望中共让房地产跌下来,那就是别有这个打算。

唯一能怎么做呢?最关键的问题就是要说“不”!要对中共的一切政策说不!用一切渠道去对中共说不!而且尽可能的把中共欺骗老百姓的方式告诉你周边的人,告诉他没有所谓的拐点,拐点只是数字上的拐点,真正生活感受上的拐点最近你绝对看不到,这个要告诉他。

你要告诉他物价上涨的原因绝不是那个菜市场的人简简单单苛扣了你几斤几两,事实上是那个人也很苦,他也在挣扎,因为他要交很多税,他要交很多运输的成本,他事实上也是在从牙缝中跟你在拼,不是一群穷老百姓跟一群老百姓在拼,是你看到的60%的税是被中共拿走了,而你整个运过来的那个交通费是被中共的企业拿走了,你的汽油钱是被中共的企业拿走了。所有这些东西,它拿走了70%的钱,剩下30%的钱,老百姓从各方面在拼争,好像成为老百姓互相之间在苛扣斤两的问题,不是这个问题。

要看清这个问题的关键是,事实上是中共拿了大头,底下一小抹饼渣,几个老百姓在抢的时候,你抢多,我抢少,不是这个问题。所以说我想看问题要看到这个问题的本质,看到本质以后,一定要把这个真相传出去,这样的话,中共才不敢这么肆无忌惮的去欺负中国老百姓。

主持人:刚才通过两位的分析,我好像就是看出来两位在观点上来说,就是中共在物价问题上,它是根本的起因,在根本的暗抬这个物价,而且它并不是真的希望降价,就像《华尔街日报》最近披露,就是现在已经一年半,国务院出这个“16条”也好,详详细细的,易纲也说要进行多少个……1点也好,但是实际上真正老百姓的感觉到现在一直没有降下来。

那么两位的意思是说,就是说它真正不想降,那么也许有相反的意见,就是说它是没有办法,是不是它在这个过程中没有办法,它为了平衡经济的发展迅速,而且在这个货币的过程中的话,因为它毕竟顺差卖出去那么多,它一定要对冲,它这个控制也是没有办法,是不得已而为之,还是它主动而为?我们大概还有一两分钟的时间。

杰森:它是主动而为之,就是刚才我举的例子,明知道今年它控制物价的基准是4%,但是它允许中石油涨了5%的石油价钱,而那是上游的,整个石油涨,难道交通费用不涨吗?另外,它明知道它的这个收费公路已经收回成本的10倍了,它为什么还允许它有60%的每年的暴利?

这些东西的话,当然你可以说这是中共利益集团之间的互相纠缠,但是那不是中共体制之内的东西吗?你不能说中央是好的,地方是坏的,那么中央的整个财政收入每年20%的增长,它为什么没有相应的把这个钱返还老百姓?中国人为啥社会福利还是全世界最差的?

竹学叶:我想有些人说这个所谓主动还是被动、不得已而为之,我觉得是站在什么立场的问题,如果站在中共自己内部为了维持它的统治、它的阶层的利益的立场,那它可能是不得已,它不涨,它这个阶层就解体了!但是站在老百姓的角度来讲,完全是相反的。

主持人:好的,今天由于时间的关系,我们今天观众朋友也打来电话,非常激烈的讨论这样一个问题,今天我们讨论的问题就是“物价为什么让老百姓这么揪心?”我想通过两位的分析,还有刚才观众朋友的讨论,后面一个问题就是说,究竟为什么这个物价不能降下来,这个本身的原因,而且它一直持续高走的背后的真正原因,恰恰让老百姓更加揪心。

好,非常感谢今天在场的两位嘉宾的点评分析,也非常感谢观众朋友打来的电话,积极参与我们的讨论,我们这期节目就进行到这里,感谢您的收看,我们下期节目再会。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