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轶东:中共不是摘桃子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1年8月17日讯】抗日战争胜利66周年了。1945年时,我还是一名初中生,住在重庆郊外的大渡口。8月15日晚上我们听见外面一片欢呼声:“日本投降了!”.第二天我们进城一看,果然重庆街头喜气洋洋。9 月3日,日本终于在美国”密苏里“舰上签署了无条件投降书。中国人民8年(或从1931年的九一八事变算起则是14年)艰苦的抗日战争终于取得了最后胜利。

就在这时,毛泽东发表了一篇题为“抗日战争胜利后的时局和我们的方针”的文章。他说:“……蒋介石……袖手旁观,等待胜利……果然胜利来了,(蒋介石)要下山了……我们是针锋相对,寸土必争……比如一棵桃树,树上结了桃子,这桃子就是胜利的果实。桃子该由谁摘?这要问桃树是谁栽的,谁挑水浇的……。一批大桃子,例如上海,南京,杭州等大城市,那是要被蒋介石摘去的。另一批桃子是双方要争夺的……这一批中小桃子都是解放区……”

毛泽东似乎说得凿凿有理,好像整个抗日战争的“桃树”是中共栽的,桃树也是中共挑水浇大的。但不料近年来曝出的一些材料却揭出了真相:在抗日战争刚爆发时,毛泽东就说过:1)“一些同志认为日本占地越少越好,后来统一认识:让日本多占地才爱国。否则便成爱蒋介石的国了。国中有国,三国志”。2)“要冷静,不要到前线去当抗日英雄,要避开与日军的正面冲突,绕到日军后方去打游击,要想办法扩充八路军,建立抗日游击根据地,要千方百计的积蓄和壮大我党的武装力量。对政府方面(注:指国民政府)催促的开赴前线的命令,要以各种借口于以推延,只有在日军大大杀伤国军之后,我们才能坐收抗日成果,去夺取国民党的政权。”3)“有的人认为我们应该多抗日,才爱国,但那爱的是蒋介石的国,我们中国共产党人共同的祖国是全世界共产党人共同的祖国即苏维埃(苏联)。我们共产党人的方针是:要让日本军队多占地,形成蒋,日,我三国志。这样的形势对我们才有利,最糟糕的情况不过是日本人占领了全中国,到时候我们也还可以借助苏联的力量打回来嘛!”4)“为了发展壮大我党的武装力量,在战后夺取全国政权,我们党必须严格尊循的方针是“一分抗日,二分应付,七分发展”。任何人,任何组织都不得违背这个总体方针。”5)“在联蒋过程中必须为争取领导权而斗争。但这只能在党内讲,并在实际工作中实现。”试问,这种论调和当时公开投日的汉奸们的“曲线救国论”有什么本质上的不同呢?

于是在整个抗日战争期间,中共始终对日本侵略军是“游而不击”,对担负对日正面作战的国军则是“击而不游”。除了平型关和百团大战(彭德怀因为打此一仗暴露和消耗了中共的军力而在党内挨整),它只是在搞它的武装割据,保存和发展自己的实力。八年下来,国军牺牲350万人,其中将军205位,而共军只牺牲5 位将军。国军牺牲为共军的40倍。而在这八年共军从2.5万人发展到125万人。党员有120万人,人口1亿。台湾的郝柏村将军说得好:“抗战不是为哪一个党派,而是为整个中华民族的生存而战”。但中共却不是这样的。在这八年中,到底是谁栽了抗日战争的桃树,浇灌了这桃树,不是很清楚吗?

于是抗日战争胜利了,中共下山了。它同国民政府争着“接收”日占区。它先是在前苏联的帮助下霸占了东北三省这一部分桃园,然后用“农村包围城市”的方式经过三年的“解放战争”把整个中国大陆的这一片桃园都霸占了。这以后毛泽东自己也不隐讳他当年是怎样用他的汉奸理论和汉奸策略而取得桃园的。他说:

1)“我曾经跟日本朋友谈过。他们说,很对不起,日本皇军侵略了中国。我说;“不!没有你们皇军侵略大半个中国,中国人民就不能团结起来对付蒋介石,中国共产党就夺取不了政权。所以,日本皇军是我们中国共产党人的好教员,也可说是大恩人,大救星。” ”

2)“没有什么道歉。日本军国主义给中国人民带来了很大的利益,使中国人民夺取了政权……”

3)“日本的侵略也可以说是好事,帮了我们的大忙。请看,中国人民夺取了政权,同时,你们的垄断资本,军国主义也帮助了我们的忙。日本人民成百万,成千万的觉醒起来。包括在中国打仗的一部分将领,他们现在变成我们的朋友了”。

4)1972年中日建交时,日本首相田中角荣就向毛泽东道歉:“阿,对不起啊,我们发动了侵略战争,使中国受了很大的伤害。”毛泽东说:“不是对不起啊,你们有功呢?因为你们要不是发动侵华战争的话,我们共产党怎么能够强大?我们怎么能够夺权哪?怎么能够把蒋介石打败呀?我们如何感谢你们?我们不要你们战争赔账!”(1972年时,我作为一个“现行反革命罪犯”在黑龙江省第三监狱“服刑”。当时和我在一起的有一些伪满洲国的官吏,连他们对中方免除日方战争赔款一事也很不满意)。

中共既然霸占了整个桃园,如果把它好好地经营,让人民有桃子吃也就罢了。但是在它占据桃园的前30年,运动不止,甚至砍桃树大炼钢铁,锇死不少人,更谈不上吃桃子了。而在这之后的30年里,它又为了追求GDP,用竭泽而渔的方式来对待这个桃园。弄得水旱虫灾不断,甚至“集中力量”办出了三峡和高铁这样的大坏事。人民深受其苦。

但不幸中之大幸是:中共在占领大陆的这一片桃园时,毕竟有一小片桃园它没有能占领。这就是台湾。台湾虽小,那里的人民还是能够好好地经营这一片桃园,以至于今日台湾的居民不仅有桃子吃,而其人均收入还在大陆10倍以上。更重要的是:台湾人结束了一党专政制度,迎合全世界历史潮流实行了民主,成为整个中华民族的典范。这启示了大陆的中国人民应该用什么制度来管理合经营好自己的桃园。

2011年8月1日于美国费城

文章来源:《新世纪》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