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康纳尔公司:三致胡锦涛公开信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1年8月26日讯】德国康纳尔股份有限公司董事会致胡锦涛的第三封公开信,全文如下:

中国北京

胡锦涛 主席阁下:

本公司2010年12月29日及2011年2月15日的两次公开信至今尚未得到应有的答复。我们的公开信除了向国际上的中,英,法,德文著名媒体发表外,还特别对中国境内的主要媒体编辑部发送了我们的公开信。其间我们在中国的委托人按公司的指示向最高人民法院寄送了公开信的原件拷贝,同时,回执挂号送达柏林大使馆吴红波大使。据此,我们认为阁下是肯定获悉了我们公开信的诉求内容。否则,就是一种可悲,说明阁下的体系至今还在蒙蔽你,舍此别无认定。

大贪污犯罪嫌疑人俞树盛,原浙江省新昌县教育局副局长,受组织调派到合资企业担任中方董事长后,就开始蓄谋侵吞国有和集体土地资产,手段之卑劣与情节之恶劣,当地人民和企业职工都了如指掌,诚如2004年我公司委托人到浙江省高级检察院申控处,报案过程中,接待我们的申控处处长钱华(女)所答复的调查结果那样:“你们反映的情况,据调查基本属实。但这个案子不属于我们管辖,因为目前他不属于公务员编制。你们要到公安局去立案。” 到了公安局,我们的委托人反而被公安局奚落一番,办案的公安人员说:“教育局副局长不是公务员编制,那麽什么人才是公务员呢?我们调查过了俞树盛是公务员,直到现在他还在教育局领工资,你们还是要到检察院去立案!”是什么力量让公安、检察系统都怕得罪这个大贪污犯呢?原来俞树盛自己一贯在外面宣称,他是中央政治局常委尉健行的干儿子,与尉健行的小舅子陈玉龙是亲戚等等,再配合他办公室里挂的与尉健行的照片,确实唬住了一帮想通过他升官发财的污吏们。钱华处长当时说了这样的话:“他是拿了尉老的虎皮当大旗,经我们的调查,仅仅是同乡而已,不过是去了次尉老的家。”根据我们的资讯,尉健行先生在国际上的负面影响几乎没有,而且未经证实的消息称,尉健行先生曾经向阁下建议过,要用500万贪官污吏的人头换回民心和政权的稳固。俞树盛的卑鄙恶劣可见一般!再则,当初协助他共谋外方权益的原新昌县土地局长王敏勇(现在浙江监狱服刑)也让俞树盛日夜不安,为此俞树盛试图贿赂狱警帮王敏勇减刑封口,因事情败露被披露在百度和google之上。

主席阁下,国事诚如家事,家长有不可推却的责任承担家庭成员对外界所造成损失的赔偿义务,并在公正的法律基础上结束冲突。不作为的唯一后果,就是被左邻右舍彻底抛弃,也有可能因此引发众怒。“蝼蚁之穴,溃堤千里。”应该是齐家治国的简单道理。一个在世界上号称富裕强大的国家,同时又有如此之多的硕鼠和司法部门的污吏们沆瀣一气,干着掏空国库,掠夺民脂民膏的罪恶勾当,具体主要负责官员负有不可逃避的罪责,据此,我们已经将案发当初,时任中共浙江省委书记的习近平先生,作为涉嫌从容和包庇浙江省司法系统实施集体执法犯法的刑事犯罪,瓜分德国投资人的权益的同案犯罪嫌疑人,控告至海牙国际刑事法庭,目前此案正在受理程式之中。我们之所以没有将阁下同样被列为被控告物件,是因为我们理解到阁下当时的历史处境,而今日之时,应该是阁下有所作为的时代了。国内的人民,海外的正直华人和曾经被贪官污吏们“吓跑”了的各阶层国际社会人士们,都用同样的一种期待的眼神注视着阁下,是为了中国人民与世界人民的和谐,更是为了阁下自己,在人类社会中建树一番功绩。

主席阁下,我们公司在过去的7年之久的时间内,为了维护自身的合法权益,被贪官和污吏们沆瀣一气地糊弄,我们人性的自尊已受到极大的伤害,并且已经在一个可以忍受极限的临界点上。因此,本案如不及时公正解决,你们在国际上所花费的成百上千亿的资金树立的无形资产工程(形象工程)将每时每刻地迅速递减直至崩盘。甚至我们可以向欧盟人权委员会通过法院申请冻结中国在欧盟地区的相应资产实施诉讼保全。由此造成的国际舆论负面影响和连锁反应,请本着“人心皆同”的心态理解我们。此种因小失大之举,也就是我们始终看不懂的一个方面,如果说过去是阁下的前任愚蠢的利令智昏之举,那麽,当今已经是事过境迁了,我们关注着阁下在具体事实上的作为,让世界获得个一叶而知秋的感知吧!

此致,

敬礼。

德意志联邦共和国

康纳尔股份有限公司 董事会

联系人:常务律师 Andreas Mahr

联系方式:info@konnal.com

中文翻译:Anny Cao (曹 安妮)

(本公开信所引证的讲话内容均有当时录音保存)

2011年8月22日 于 德意志联邦共和国 巴伐利亚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