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昌海:中国社会是盛世还是危局?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1年8月26日讯】 经济发展是中国大陆过去30年的政策基调,也是官府政绩合法性的来源。国内的智囊们经常把这一点夸赞成邓小平思想的核心,也是“中国模式”得以称雄世界的亮点。2011年,正当欧美的债务危机吸引着全球目光的时候,中国的经济情势表面上仍然令西方国家的投资者抱持着希望。然而,恰恰是在这一年,中国经济已经事实上陷入了严重困境,在国内民众的眼中,政府宣传的“盛世”已经成为“镜中月、水中花”,人们普遍担心的是今后将面临什么样的变局。

当局同样也已经意识到局势的严重性,早在2010年年底之前就悄悄地停止了“中国崛起”的宣传,开始奉行以韬光养晦为主旨的新战略。然而,一些高度评价中国模式的人,往往只是把眼光投向北京、上海那超过纽约、伦敦的都市建设,豪华的地铁、四通八达的高速公路,GDP总量位居世界前列,外汇储备世界第一等等。

那么中国经济目前到底处于什么样的状态?中国大陆政府推动经济增长的做法,即所谓的“中国模式”给中国社会最终带来的是盛世还是危局?!

仔细观察不难发现,今天高度评价中国模式的人,往往都把眼光投向北京、上海以及一些沿海城市那超过纽约、伦敦的都市建设,豪华的地铁、四通八达的高速公路,高速铁路等,很少关注百姓的基本权利有没有得到保障、生活水平有没有得到提高等等,即便提到也会认为,那些都不重要,毕竟国家强大了。

重视城市的高楼大厦还有城市的公共设施,把它看做一个国家发达标志,基本都是前“社会主义”国家来或者是从共产国家的人士。因为在这些国家人们从小被灌输的就是要从城市的建筑、街道、公共设施、还有铁路、飞机;如果这是个男的,可能还加上对军事力量的崇拜等等,从这些方面来看一个国家是不是强大。但换一个角度,如果一个民主国家,特别是欧美国家的民主社会的老百姓,他们的看法是正好相反。他们不认为哪个城市新建一栋高楼就代表这个国家强大,因为这些人生活在民主国家多少代,很清楚的知道,在一个民主国家,国家强大不强大就反映着老百姓生活水平是不是比较高。

实际上,这是两个完全不同的观点。因为公共设施虽然有帮助老百姓方便的一面,但同时它也是用公款修建的。比如中国现在的高铁,铁道部花了两万亿的投资在修高铁,如果继续修下去还得花一、两万亿。先不讨论其他,仅是这个庞大的投资,就必然挤掉政府用来关心民生的一些基本的开支,国家的教育系统,福利系统,医疗系统,还有老百姓最低工资,失业补助等等。所以实际上,当一个国家政府太有钱的时候,政府大笔花钱的时候,那它势必减少对老百姓民生方面的开支。这笔钱到底是用在民生上好,还是用在面子工程上,在不同的国家有不同的看法。民主国家的老百姓认为,他们是选民,是国家的主人,所以他们有权来就此发表意见。老百姓可以通过选举把总统或者总理选掉,然后换一个他们认为相对满意一些的总统或总理。同样任何一个城市的市长,都不敢违背选民的意愿,擅自动用公款修建庞大的工程说是为了我们城市的面貌日新月异。

有一个很典型的例子,山东一个地级市的市长,到美国加利福尼亚州的一个城市去访问,中国的这位市长很大方的说,我邀请你到中国去访问,一切费用我们全包了。然后美国的市长就说,很抱歉,我没有办法邀请你来,因为我花的每一分钱都得选民同意。他说,我们没有邀请外国市长到我们这儿开支的任何一笔费用。这个小故事在中国网上流传过,它说明一个问题,就是社会主义国家的各级干部,只要他掌权,他都有权动用公款来做任何他想做的事情。中国市长觉得,我能邀请一个美国市长到我这儿来访问,是我这个市长的面子和荣耀,所以花公款那是理所当然的,用不着征求老百姓的同意。因为在中国,国家的主人就是干部,并不是老百姓。老百姓只不过是政府经常挂在嘴上的一个空洞的国家主人,没有任何权力。

在这种情况下,两个社会生长出来的老百姓对怎样使用公款有完全相反的看法。民主国家老百姓并不认为,一个城市修的富丽堂皇就是国家强大的标志。但极权国家的人很容易就这样想。极权国家大量的税收交给政府,然后政府任意的花用,老百姓还不觉得政府乱花了钱,反而觉得是自己的面子。这种想法说起来是有点荒谬,但是如果一个人不在民主社会生活久了,他是很难形成一个民主国家公民的观念和公民的意识的。所以,这里就涉及到一个公民的认识水准的问题。从某种意义上讲,中国的老百姓其实不够公民的资格,因为他连选举权都没有、言论自由、政治权力等等全都不具备;没有这些权力的人,谈不上是公民。

中国老百姓还有一句话,经常把市长、镇长叫做父母官,那意思是自己在市长、镇长面前是儿子,市长、镇长是父母,你们养活了我,你做一点小事我都要感谢。但在西方国家,没有一个老百姓会认为一个镇长或者市长是他们的父母官,而且父母官这个词在西方就根本不被认可。所以在中国,老百姓的观念是相当混乱的。比如到底人民和官员到底谁是谁的主宰?官方宣传上经常说,我们党的各级干部是人民的勤务员;可是实际上,人民的命运又主宰在官员手里头。所以,就出现了父母的命运被儿子主宰的现象。这到底人民和官员谁是父母谁是儿子,在这个问题上,在中国是一笔糊涂账。

说到公共工程的修建,“社会主义”国家的老百姓很容易被共产宣传所迷惑。除了宣传本身强调一个国家强大与否要看公共设施外,还有一个因素就是共产国家的政府手头掌握的财权,不需要老百姓认可。所以,政府可以不顾老百姓的需要任意动用这些资源,在最短时间内完成任何项目。从这个角度来讲,它花钱是最有效率的,因为它花钱最爽快,不需要任何人同意,只要干部们自己批准就行了。比如市长,经常说“我一句话这事就办了”,几亿,几十亿,甚至几百亿的投资,他一句话就决定了,谁也不能反驳。至于这个钱是不是被贪污了,是不是被糟蹋了,是不是该投资,是不是老百姓的生活还有更多的方面需要去增加支出,这些官员可以完全置之不顾。所以,在“社会主义”国家,尽管公共工程常常修建得非常漂亮,但往往浸透了老百姓的血泪和产生了官员的无数腐败,也浪费了太多的公共资源。

比如1959年,中国开始大跃进,农村的生活非常困苦。然后紧跟着出现三年大饥荒。在三年大饥荒当中,全国老百姓饿死,全国农村饿死3千多万人。中国当时在做两件事:一件是北京的十大工程,包括现在的人民大会堂,老北京火车站,还有民族文化官等。这十大建筑是在最短的时间内,两、三年内全部完工。完工的时间正好是中国人大批饿死的时候,政府绝没有因为看着老百姓饿死,就把钱省下来,把工程停下来,先让老百姓吃上饭,少饿死一些人。在政府眼中,老百姓饿死并不重要,老百姓的生命也不重要,重要的是政府的面子。十大工程就是在大饥荒过程当中建起来的,用的可以这样讲是老百姓的血汗钱,生命钱。另一件是,中国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出口大量的农产品,换取黄金,换取一些用于研究原子弹、导弹的高精尖设备,发展原子弹和导弹。中国当时人口可以有至少2千万人不用饿死,只要把这笔钱用来进口粮食,这些老百姓的命就救下来了。但当时中国政府宁可饿死中国老百姓,也要把原子弹造出来,也要把北京的十大建筑建起来。当时,中国外交部长陈毅有一句名言说,中国人民就是脱了裤子,我们也得把原子弹造出来。这话讲得好像是豪气万丈,有些中国人还傻傻的认为,这个话讲出了我们中国人民的心声。其实,如果这个话的陈毅,自己家的儿女们也饿死了,这话还讲的有些许“豪气”——可以成为自豪的父亲。但实际上,当时他的家人锦衣玉食,饿死的只是老百姓。那些老百姓,在农村苦苦的等着那么最后几粒救命的粮食而等不到,最后活活饿死,甚至于出现了父母饿的没办法了,把死去的小孩的肉拿来吃。因此刘少奇后来讲过,人相食要上书的。意思很明显,中国历史上什么时候出现了一个朝代,老百姓互相吃自己家族的人肉。这样的历史的惨状,无论如何不能说是成就。

但是,中国有些老百姓,还至今甘愿愚昧地被欺骗,相信造原子弹,造导弹,造十大建筑这些成就都是很巨大的。却不想想,如果自己也是尸骨下的一员,又如何“巨大”!

这种现象也不是在中国独有的,其实苏联也一样。当年叫列宁格勒的彼得堡,还有莫斯科,大量的豪华建筑令人印象深刻,莫斯科的地铁到今天还是非常豪华的。而建立这些房子和地铁的年代就是苏联的二战以后开始的。当时的苏联在二战以后,集中其国力修建大批的豪华建筑,这些建筑、地铁的标准按1940年代末期,1950年代当时的国际标准衡量,都是名列世界前茅的。所以,按当时的苏联和欧美国家比较,苏联似乎是最强大的国家。因为它能够从最短时间内建成这样大的工程。但事实上,后来证明,苏联只不过是把老百姓的生活扔在一边不管,让老百姓勒紧裤腰带,政府把钱集中起来盖这些工程。这到底是“社会主义”的优越性还是“社会主义”的痼疾,历史做了很好的回答。40年后,苏联不复存在,值得深思。“社会主义”国家这种做法没有证明其国家的强大,相反证明其专制的必然垮塌。

说到制度问题,有人担心,如果政权垮了,经济也会随着垮掉。这是无稽之谈。从中国历史上看,没有哪个王朝垮了以后,这个国家就从此完蛋了。中国历史上经历过多少次的改朝换代,中国现在却一直好好的存在。今天的老百姓,就是多少次改朝换代以后的后代!从这个简单的道理说明,改朝换代不会造成国家的灭亡。它只不过是政府的宣传,以恐吓老百姓。当然毫无疑问,如果政府维持不下去了,很显然经济会出问题,老百姓生活会受到影响。但问题是,政府继续维持权贵专制,老百姓就不受影响么?中国现在这个发展模式,老百姓就已经受到很严重影响,而且今后可能会受到更大影响。

比如中国很多城市白领阶层,过去5、6年前一直都自我感觉良好,他们觉得他们收入不错,生活水平会迅速提高,然后能够进入中产阶层。这次财政部关于纳税起征点提高以后,中国只有2400万人纳个人所得税,这件事情说明一个问题,就是没有一个国家中产阶层是靠纳不起个人所得税的人组成的。也就是说中国城市里,按照财政部计算,实际上也就有2400万中产阶级了,而几年前,中国宣传有2亿人。不仅中产阶级在中国的迅速的萎缩,而且现在很多白领阶层发现,即使他们再努力,再拚命,他们的生活水平也难以提高。既便他们的收入一个月超过几千块,他们想买套房仍然是非常非常困难的。一旦买了房子,家庭收入都非常非常紧张,很多家庭就没办法维持原来的生活水准。

一个国家,如果中产阶级开始大范围忧虑自己前景的时候,就表明这个国家的老百姓中生活状态最好的这一部分人,他们的未来已经受到了严重的威胁;也就是说,中国现在按照这个制度施政,中国老百姓的状况同样会恶化下去。

但问题不在于今后中国老百姓生活水平恶化,因为现在老百姓生活已经在不断的恶化当中;问题在于今后怎么样尽早的让问题得到解决。

说到政权,当今世界没有一个正常的人会喜欢极权主义,尽管还有人认为极权主义国家办事效率高。极权主义国家,确实效率高,当官的一支笔,签一个字,几百亿投资就花出去了。但这种做法潜藏着巨大的危险,胡乱开支,滥用公款,滥用老百姓的血汗钱,还带来了巨大的贪污和腐败,还伴随权力专制中精英集团结党营私的政治阴谋和权力倾扎,民不聊生,政经混乱。权力专制中的精英集团,无不是脱离民众的党派组织,无不是结党营私的私产党。结党营私,就是对上投靠更强势结党营私的群体,对下欺辱剥削压迫更弱势群体。精英专制体制从来就是几个最强势家族结党营私,形成了一个最强大的专制集团。专制体制肮脏,形成权力、财富、名气、地位、价值互动,充满了阴谋诡计。

那么,如何改变所谓的“中国模式”给中国社会带来的危局?国内外有识之士纷纷出谋划策,身体力行。最近,奥地利《新闻报》认为,互联网一代拥向前来,互联网和信息技术将会持久地改变中国;中国当权者进退两难,它为了经济进步大力促进IT产业,然而发展中的信息社会也在催生专制制度的天敌。

该报2011年8月21日写道,中国在变化,又在变化,总是在不断变化,即使速度慢了。刚刚才适应中国是仅次于美国的第二大经济强国这个概念,刚刚才记住深圳这座出产大多数iPhone、手提电脑和DVD机的城市名称,才听说员工超过1万人的巨大工厂,听说生产袜子、牛仔裤和玩具之都的东莞、以及世界最大的城市重庆;而现在,这个国家面临下一个革命:互联网一代拥向前来,这个国家将脱离简单的“中国制造”产品转向“中国创造”,从世界的廉价车间和复制场所转向自己产品和解决办法的实验室。全球化的廉价生产商队、从劣质塑料品到简单T恤衫的批量生产反正在继续迁移,迁往越南、孟加拉,迁往菲律宾或者印尼,去那些比中国生产更便宜的地方。

该报接着说,“中国的政府专家们以为知道该做什么,可是问题在于政府本身。”

报道引述中国与全球化研究中心主任王辉耀在论文集《中国未来30年》中的论断:从“中国制造”向“中国创造”的转化,最大的阻碍是全能的政府,阻止创新思想和程序。有许多需要改善之处;“王论述说,中国在过去以迅速增长的人口(‘人口分母’)得以迅速扩大工业部门,但是未来则取决于‘人才分母’。可是,只要中国受过良好教育的大学毕业生找不到合适的工作——因为服务业很不发达,只占总经济的40%(奥地利68%),就不会有多大变化。年轻人找不到相应的工作,也就没有什么动力奔向新的彼岸。”报道说,中国最大的软体公司之一的东软集团总裁刘继仁相信,“互联网和信息技术将会持久地改变中国,这种创新导致更多的效益和透明度。电子政务会使腐败的机会最小化,参与的可能性通过微博如新浪微博–一个中国版的推特–有助于‘让社会更公正和廉洁’。”

该报认为,“或许互联网有助于让中国更透明些。7月底华东两列高速列车相撞后,上千名博客主要求查明真相,当局想隐瞒灾难原因,可是这一次飞速进步的受害者不是社会下层、工人和农民,而是中产阶层的从属者,只有他们才能买得起昂贵的车票。这个阶层可以通过互联网建立网路、引起注意。统治者恰如其分地受到了压力,中国铁路系统的腐败早就有传闻。甚至国家的中央电视台都不避开互联网的公民运动,媒体一连数日对车祸予以批评性报道,直到政府给记者们套上笼头,当然并非所有人都乖乖就范。”

文章指出,中国向创造性的信息社会转变,将成为专制的中国大陆领导集团的挑战。因为政府进退两难,为了采取经济发展的下一个发展步骤,它竭力促进IT产业。随着信息社会从而发展,它同时也在培育专制制度的天敌。……

此前,南方网说,所有人祸都指向权力惯性。事实是,不是只有当官的有权力,名气、财富、荣誉、地位都能变成权力,所有国人都能看到,所有人祸都指向了“官、学、商特权价值互动圈子”,都有官权腐败,学者专家说谎,奸商造假的互相勾结关系。所以应该是所有人祸都指向“特权价值互动网”,不仅仅是有权力的官喜欢组织起来权力价值互动网,官学商勾结说明名气、财富、荣誉、地位都能变成权力,都能组成权力价值互动网。

只有民主体制,才能形成权力制衡,每个公民——国家主人,都依法对社会职责的责任监督和惩罚。公民是国家主人,任何社会性工作都是社会职责。而三权分立和多党制的民主,才能使每个公民既能有效地主张个体的权力,并通过民主与法制的程序彰显国家的权力,终结独裁者的权力专制或精英集团结党营私的政治阴谋权力倾扎。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