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银波:动车之难在中国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 2011年8月28日讯】被质疑与不服从,7月23日温州高铁撞车事故,非世界首例,德国、日本等国此前也曾发生。但中国首创的是危机公关能力的严重欠缺,以及出事后急于定论、破坏证据的浮躁与胆怯,因此不唯独在国际公信力上受挫、民众批判质疑声四起,连官方媒体也起抗命之风。包括中央电视台这种如此“政治正确”的媒体,也对铁道部的做法看不下去。王勇平身为铁道部新闻发言人,虽明知事态严重,但他慌了神,屁股决定脑袋,本可在言辞上诚恳、公道一些,但偏偏选择情绪表达,罔顾民愤,“信不信,由你,反正我信了”,霸道得如此冷血、蛮横,以至于愤怒者干脆帮他注册微博,替他发出“不要跟共产党斗”这种臆想之词,可见不少人简直愤怒到欲置其于死地,而非仅仅让其丢官而已。

这死伤两三百人的事故,现在抛出来的理由是雷击导致信号灯设备出错,研发此技术的是北京全路通信信号研究设计院。 7 月27日,这个设计院还发了道歉声明。由于大多数人是外行,信的人有,不信的人更多,不少人认为这可能是原因,但不是唯一的原因,更不是最主要的原因。如果打雷这种平常事就能够直接导致如此严重的事故发生,人们不难如此联想:以后要看天气预报,如果有雷要​​打,就不要坐动车了。如今事故一出,中国的高铁技术被质疑,政府的应急能力被质疑,铁道部的垄断地位被质疑,死者伤者的赔付过程被质疑,事故调查的科学性被质疑,当然,中宣部也被质疑——不但被质疑,还罕见地被不少媒体的公然不服从所抗议。

事故发生当日,我在香港。次日,我从一位义工免费赠送的《头条日报》中获悉此事,乘地铁时,香港无线电视正在评议这一事故。若论深度剖析,则要数香港翡翠台。引起我注意的是,高铁在中国乃有“中国特色”,这个特色类似于大跃进。中国祇用了两年时间,就做到了全世界第一的车速(380公里/小时),在技术上如今声称达到70%的国产化。而日本,其实验车速其实已经达到了400公里/小时,但为了安全,在实际运营中使用了减速运行,一般都用200公里/小时的车速,乃至更低。再者,国际上,一般要对铁轨通上微量的电流,若前方有金属物附着在铁轨上,电路就会短路,车就会自动停下。但中国的方式是,凭借人的肉眼来看红绿灯信号。别的技术可能真的突破了,但这个技术还落后到这一地步,令人诧异。

国家的品格怎么办

这个事故如果解决得不恰当,必然影响国人乘坐高铁的兴致(武广高铁近日售票量就锐减了三成),也影响中国动车在国际上的订单。扩展开去联想,这早已不是一起客观事故那么简单,更有可能触动中国铁路修改法案。此前的天灾人祸,中国已非一起两起,从死伤规模上讲,温州高铁撞车事故实属非常一般,但这非常一般的事故却最终酝酿成为海内外关注的特大焦点,连体制内的电视台都看不惯了,直接向铁道部发飙。原来的教育部新闻发言人王旭明​​,还公开致信王勇平,为其低劣表现而大感失望。就连白岩松这种一向“政治正确”得很的人,也没为铁道部留情面。温家宝回答记者问题,就算是表面功夫,字字句句都算得上是实在话,说了那么多,大意就是:一查到底,严惩不怠,重塑信心。

如果事故调查组能够奉命执行温家宝的决意,真正做到他说的这个份儿上,不管此前事情被扯得多么糟糕,中国高铁还是可能赢得国人和世界重新信任的。当年瑞士航空客机坠毁,瑞士航空就曾耗费一亿美元的资金进行搜证和后期事故处理,最终导致瑞士航空破产。破产虽破产,但国家的品格树立起来了,中国有这个决心吗?可惜的是,温家宝要求今年9月就要公布事故调查报告,这不免夸张。 1998年的德国高铁事故,调查和审判就用了五年时间。如果中国能在不足两个月的时间之内就出具如此严重事故的调查报告,这无异于写一部长篇小说,需要相当的文字驾驭能力来避重就轻、云山雾绕。届时如何服众,如何不致后患无穷,实在考验着事故调查组成员的水准。

我们重新去想像这个事故过程,还是觉得无比滑稽:一声雷把信号灯系统打坏了,一辆动车慢速前行,一辆动车急速撞上来。这动车是要听调度员的命令才能开的,开还是不开,开到哪里,开的速度是多少,全部都有命令。调度员的命令,以及这命令的判断依据,是出了问题的。撞车以后,车坏了,人有死伤,一般需要72小时的搜救期,但这次居然十多个小时就结束搜救了。把车头从桥上推下来,又砸碎,又掩埋,埋了又挖出来,还要供事故调查组找证据。你说你为了救中间车厢的人,必须把两头锯开,又要腾出地面空间,所以要埋,但埋了又挖出来,又要在这堆废铁中找证据,这逻辑就非常不通了,说明整个处理过程是极其草率、粗暴的,而且处理意见也不统一。

尤其是小伊伊这个可怜的孩子,她的命可真大,如果不是因为特警拒不服从停止搜救,恐怕现在连她也长眠于地下了。就是这个被王勇平称为“奇迹”的女孩,显然是你“奇迹”二字所解释不了的,而是因为你们想尽快通车,清理现场。 GDP高得离谱的中国,那条路就算再停运两天,也还承受得起吧?之所以那么早就急着通车,我不认为是为了考虑经济利益还是社会影响之类的,而是在于证据本身,或许有比我们想像得还要敏感的内容。今天是一声雷击导致了事故,明天或许是铁轨下沉脱落有问题,后天可能是某个零部件老化失灵了,大后天没准又是培训没几天的年轻小伙子当动车司机技术不成熟——尤其是当我知道出事的一辆动车上的列车长,竟是一个只有22岁的女孩之时,我比谁都纳闷。正如网友调侃说“送你一张动车票”,意思其实是咒你死,你说这有多恐怖。

你的靠山不是权

动车之难的成因,已被越挖越深。动车是怎么生产的,铁轨是怎么建设的,司机是怎么当上的,又是怎么开的,利益是怎么分的,国外是怎么做的,等等,人们都在追问。最后发现,政府对这个新兴事物是投了大钱的,下面的人也很积极、很活跃,许多工程都是提前竣工,搞“中国速度”,第一批司机据说培训十天就上了岗,如今还成了现在这批司机的教练。最近网上还有新闻说,甘肃高铁队与施工队发生暴力冲突,冲突中还使用了炸药。为了做中国的高铁,建的时候出事,运行后也出事,出事后还急于草草了事。连我都同情温家宝啊,在这个不靠谱的国家里,他说的那些铿镪有力的话,能被下面的人说到做到吗?

此时此刻,我突然想起武广高铁在广州番禺修建时的一桩工伤案。我姑父,在两年前的一个凌晨,被叫去建桥。干了没多久,突然柱子垮蹋,他摔到桥下,撞在桥墩上,当场血流不止,不省人事。被送进医院后,他被诊断为多处粉碎性骨折,还影响到内脏器官。我表妹为了替她父亲讨要工伤赔偿,不知接触了多少次铁路局的工作人员,她告诉我最大的感受就是“被当成一只猴子耍”。最终,姑父的重伤赔偿仅有几万元,身上还残留着钢板,今后取钢板的费用自理,如今成了终身残疾。后来,我曾去过出事现场,桥上不时传来动车的疾驶声,一听到这个声音,我就会联想到姑父那个流血的凌晨。姑父是一个普通的农民工,收入低微,之所以凌晨都愿意去建桥,也是为了生存。但铁路局的人为什么在凌晨叫非专业修路的农民工去做事呢?这种抢工期的做法,害了我姑父,其铁路质量本身又靠不靠谱?值得深思。

温州动车之难,我感动于温州人的救人义举,感动于各媒体不服从无良禁令,感动于网民一追到底的团结与正气,感动于受难者家属还我真相、还我公道的决心。人,永远是第一位的。人的生命应当受到尊重,制度应适宜于人,而非遏制于人。打和压,欺和瞒,在这个时代最多只能起短时之效。那些原本以为牢牢可控的体制与人,只要命令是冷血而不通人性的,终究会面临讨伐。坦然面对,才是政府最大的出路,尤其是如今最难堪的铁道部,若要救自己,就必须拿出诚实来,而且不以这个要保密、那个要遮掩来找借口。只要关乎人民生命安全,你再重要的理由都变得不再重要。如果中国今后也像其它国家那样,把你铁道部从政府部门这种属性开除了,让你成为社会公司之一,你就会明白消费者对你来说,有多么大的影响力和杀伤力。说白了,你最大的靠山,是人民的心,而非高傲的权。

文章来源:《公民月刊》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