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昌海:9.11十周年历史之轮有望重归正途

【新唐人2011年9月12日讯】9.11恐怖袭击10周年临近,美国前总统布希接受“国家地理频道”专访,讲述他9.11当天的无助、无奈、愤怒。据台湾中央社报道,“9.11”当日, 时任总统的布希正探访佛州一所小学,听学生讲故事,幕僚长卡德突然在耳边告诉他第2架飞机撞向世贸大楼,他那刻一脸愕然。布希早前接受国家地理频道 “9.11”特辑专访,他忆述首架飞机撞向世贸大楼北翼时,以为只是架小型飞机,还心想“老兄,不是天气差就是机师有问题”,到第二架飞机撞过去,幕僚长 安迪•卡德告诉他“美国正遭受敌人攻击”,方察觉是恐袭。

布希在新书《抉择时刻》中也回忆了当时的情景:“这时,我感觉身后站了一个人,卡德凑近我,悄悄对我说:‘又一架飞机撞上了世贸中心双子塔中的另一座大 楼。’他说的每一个字都故意带着他那马萨诸塞州的口音,‘美国正遭受袭击’”;“我的第一反应就是愤怒。竟然有人胆敢袭击美国。他们一定会为此付出代价。 之后,我看着面前的孩子们那一张张无辜的面孔,这些无辜的孩子与那些残忍的袭击者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数百万象这些孩子一样的人们需要依靠我来保护他们。那时,我下定决心绝不会让他们失望。”

当时媒体捕捉到布希不断点头,神色凝重,似乎再也无法融入教室里的动静,他的贴身幕僚也在一旁不断交头接耳。突然变成战时总统的布希说,他坚持返回白宫。

就在华府的五角大厦也被攻击之后,布希搭上空军一号返回华府,在椭圆形办公室而非地堡发表演说,希望给国人信心。他召开记者会发表反恐宣言。媒体形容当时 的布希,就像在跟看不见的敌人奋战,因为一开始,美国并不知道发动攻击的是谁。布希坦承感到无助:“最无助的一刻,是从电视机看着人们由大楼跳下来。我完全无能为力。”

虽然未掌握有多少客机被恐怖分子劫持,布希做了一个艰难决定,就是下令空军击落拒绝降落的客机。一架客机之后在宾夕凡尼亚市郊坠毁,他以为那是空军执行了 命令,后来才证实是客机的英勇乘客一起上前制服劫机者,自我牺牲免客机作为恐袭武器。当时传闻,客机撞击目标就是白宫。……

就是这样,当恐怖来袭,上至总统下至民众,能如此从容、英勇和坚决地反击之。

10年过去了,美国社会有效发挥军事力量对敌人迎头痛击。10年来在阿富汗与伊拉克长期驻军,改变美国70年代越战结束后,从未大规模干预外国的军事政 策。《华盛顿邮报》引述美国国防部资料,3万3739名美军在韩战阵亡,4万7434名美军死于越战,此后30年,美军并未在海外遭遇重大伤亡及长期参与 战事;而9.11事件后将近10年,至今有3521名美军死在阿富汗和伊拉克。相对于韩战与越战爆发大规模社会运动,美国社会普遍接受以军事力量争取和平 的手段,即使经济前景不佳,国防预算及海外军事支出也省不得。

《华盛顿邮报》称持续10年的国内外反恐战争,将美国带进“战争无止境”的时代,只有战争才有和平的想法反映在社会各角落。学校的爱国教育,街头与购物中心无所不在的保安警察,连线上游戏都以联军在阿富汗与伊拉克的战事为内容而大受欢迎。

以政治手段争取和平在华府政治圈已不再受欢迎,众议院年初投票将旗下美国和平研究所预算全数删除,虽然最后仍获拨款,负责人认为“和平”一词无法反映现实,建议将研究机构改名为“冲突管理”研究所。

9.11事件发生后,美国民众愿意为价值观一致的国家安全而付出任何代价。

那么,十年后的今天,人们从中得到什么警示和反思?不断有学者对此进行解读。

曾撰写“远华案黑幕”一书的作者、著名时事评论员盛雪女士认为,像“9.11”这样的一个巨大的悲剧,的确说明了整个人类社会面对了一个很大的困境;人们 都知道“9.11”这个悲剧的表面原因是极端的穆斯林原教主义对美国发起的攻击,但从更深一层来说,人类这种博爱、宽容、理性这些精神是离我们的理想还非 常非常的遥远,而且在飞速发展的物质世界中,很多精神层面的东西遭到人类进一步的忽视。她指出,“9.11”是一个非常典型、具有标志性的一个巨大悲剧, 实际上人们的日常生活当中,类似小的悲剧经常发生。事实上人类应该进一步了解在这种信仰、文化、种族、生活方面等这些方面,应该更加的宽容、能够彼此更包容,有一种更高层次的尊重。

盛雪表示,现代成熟的民主国家,比在专制国家、军人统治的国家、甚至是极端的原教主义所控制的国家,人类悲剧少的多,差异非常大。“实际上一个成熟的民主 制度,它因为有可靠的司法系统,有自由社会媒体的第三方的监督,也包括它有不同党派之间的这种制衡……等等因素,特别它对这个无权无势的少数人的一种保护机制,它确实是在很大的程度上,可以避免很多的悲剧发生。”

盛雪认为,“恐怖主义对人类的危害,我们已经看得比较清楚了,但是我始终还是觉得有一个非常致命的偏颇,就是说反恐怖主义的同时,必须要反专制。”盛雪认 为恐怖主义做为一种形式对社会造成的伤害,其实它是有更深的背景和来源:就是专制主义,它就是极权、专制这样一种社会型态。“今天世界上的许多恐怖主义的 泛滥,直接就受到专制政权的支持,甚至是培养。另外,一种专制社会制度,专制的思维方式和对社会的管理方式,包括它所造成的这种意识形态等等,它确实是恐怖主义延伸的一个重要来源。”

她还表示,反恐的同时不能舍本逐末,不能够只是注意或者是应对这些表面问题,要真的深入到它的背后去,才能从这个世界上真正的杜绝恐怖主义。无庸置疑的事 实是,国际上许多恐怖主义的国家,他们恐怖主义的力量、实施恐怖主义的行为,不但在国际上一直在支持恐怖主义,同时也对自己国内的民众一直实行恐怖主义的统治。

盛雪认为,在“9.11”过去了10年之后,一些专制政权的“国家恐怖主义”,达到了更加登峰造极的程度。“它的国家恐怖主义统治的模式比10年前、20 年前还要恐怖。虽然在很多人可能比以前比起来生活方式是有了很大的改善,但人们在精神层面受到压制、心灵层面受到威胁、行为方式受到限制,在另外一个更大 的范围之内受到盘剥和奴役。”所以,今天的国家恐怖主义的统治模式,不但没有任何的缓解,甚至可以说是走到了一个极端的境地,随意抢夺人民的私有财产、私有房产、土地的现象,就是非常直接的诠释。

对国家恐怖主义统治模式的结局,盛雪也早就做了预测,“全球的独裁专制国家都有一个非常相似的结局,从当时整个东欧国家连锁式的变革开始,不管它的政权所谓稳固时期是多么的强大,只要有一个适当的契机,它就会吹枯拉朽一样的一败涂地。”

著名经济学家、时事评论家何清涟指出,2011年将是世界历史上重要的一年。因为这一年北非中东发生的“茉莉花革命”表明:一、人民权利意识的觉醒是这场 革命的主要动力。由于权利意识是西方文明独有的,这表明所谓“文明的冲突”,将由国别战争与反恐战争转化为独裁专制国家内人民要求权利与统治者固守权力的 内部冲突。二、西方文明与穆斯林文明的冲突退居次要地位,集专制与共产文化为一体的“东方文明”与西方文明的冲突,将会以内部冲突的形式日趋激化。

9.11事件发生之后,世界普遍认为亨廷顿《文明的冲突》预言成真——西方文明与穆斯林文化的冲突将成为21世纪主旋律。这一忧虑即使在萨达姆覆亡后也未 减轻。但到了2011年,随着中东北非“茉莉花革命”的发生,突尼西亚、埃及等国相继走上民主化道路,伊朗民主化的诉求增强与恐怖主义头子本•拉登的死 亡,西方文明与穆斯林文化的冲突――即以国别战争与反恐战争形式发生的冲突已基本结束,并已转化为一国统治者与人民之间独裁与反独裁的内部冲突。她以北非 中东国家的革命作为判断的事实根据,即人民的权利意识,如民主、自由、人权这些理念,并非穆斯林文明与东亚儒家文明内生的要求,而是人民受到西方普世文明影响后所形成的一种权利主张。

她不否定政治学大师亨廷顿《文明的冲突》一书的贡献与影响,他的观察已相当准确地预见到世界几大文明间的冲突,只是他无法预测互联网对人类获取信息的方式 与思想将产生多么巨大的影响。现阶段中东北非的青年与1990年代中期以前的青年不同。前辈青年所处的时代信息相对封闭,更容易成为统治者宣传蛊惑的对 象,其生活出路更多地是进入军队,成为基本教义、恐怖主义、叛乱的兵源。现在这些国家的青年人口受教育程度普遍提高,但仍然大量失业,生活无意义,看不到 明天。而在互联网的帮助下,青年人了解到世界上除了独裁统治之外,还有尊重个人权利的民主制度,这种制度可以让人民选择统治者,并过上具有人格尊严的生活,因此这代青年很自然地将实现普世价值作为自己的精神追求。

十年间,因9.11造成的各种损失和开支总计高达2.6万亿美元。纽约审计官员估计,9.11恐怖袭击发生后,因建筑损毁、人员伤亡、灾区清理、世贸塔重 建等造成的各项损失和开支高达770亿美元。这还只是9.11引起的经济损失的九牛一毛。有统计资料说:金融公司在此浩劫中直接损失100亿美元;因股市 暴跌,股票缩水近1.4万亿美元;因航班停飞和旅客减少,航空业向政府提出240美元的援助;航空旅客因各种安检造成的各种损失达4170亿美元;各项国 土安全花费6900亿美元;在未经通货膨胀率和国债利率调整的前提下,伊拉克军费开支1.4万亿美元……。但虽受此重创,美国仍在稳健发展。政治方面,民 主制度随着反恐战争扩展到世界各地,自由和人权仍然是美国无法撼动的核心价值;科学技术方面,美国仍然是诺贝尔奖得主最多的国家,根据世界知识产权组织公 布的数据,美国科技专利数一直遥遥领先于其他国家;经济方面,以计算机和互联网为代表的信息科技日益完善和成熟,调整和优化了生产过程,大大提高了生产效 率,根据美国商务部的数据,除遭遇经济危机后的2009年美国经济为负增长1.9%外,其余年份经济增长在2.5%至6.7%之间;文化方面,美国以开放 的态度容纳各种不同的文化,世界任何国家的人都可以在美国自由自在的生活,并吸引著世界上最优秀的学子到美国的大学深造。

人们不难看到,美国的资本主义并没有走下坡路,反而越来越繁荣。美国仍旧充当着人类文明创造的发动机。正如古代的文明社会常常要遭受游牧部落的侵扰一样, 某些流氓和独裁国家也威胁著现代文明和世界的安全。反恐战争应时而出,借用李大钊的话语形式,“人道的警钟响了!自由的曙光现了!试看将来的环球,必是民主的世界!”

当然,也有学者形容,中国大陆是反恐战争的大赢家。比如美国华人学者熊剑说,“9.11” 事件后美国政府将反恐作为战略重心,先后打了阿富汗、伊拉克两场战争。这两场战争对美国经济的发展影响很大,军费据不同的估计高达数万亿美元,使得美国国 债大增,导致一部分保守的美国人对政府越来越不满,引起社会舆论纷争。此前国会与总统之间在提高国债问题上爆发激烈争执以及标准普尔下调美国国债评级,直接起因就是这两场战争开销巨大,所以也可以说是“9.11”事件的后遗症发酵。

更糟糕的是10年下来,冷战的胜利,再加上高科技革命,当时在政治、经济、军事、文化各方面都睥睨全球的美国,却因为9.11,陷入了一场与徘徊世界的新 幽灵——政治伊斯兰几乎力均势敌的抗争。山姆大叔在政治、经济、军事、文化上的绝对优势,在这场抗争中却显得力不从心陷入了深刻的内外危机——对外,令人质疑美国的世界霸权还能延续多久?对内,虽然受到美国社会历史演变的主导,但是也在很大程度上受到9.11的加剧和恶化。

总之,世界向反恐领域的投入是空前的,这样的人力物力规模可以办成任何事,但反恐的收效与投入比,或许是人类历史上最拿不出手的。它在提示我们,这中间有些差错,或者是我们追求的目标不准,或者是我们打击的目标和我们原来想的不一样。

熊剑说,在未来历史学家眼中,9.11的最大赢家是中国大陆,乘美国注意力全部集中在政治伊斯兰的10年中,通过高速发展坐大,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和 美国全球霸权地位的首要威胁。9.11之后,若干犹太新保守主义劫持了美国外交政策,把政治伊斯兰立为美国的头号敌手,而忽略了对中国大陆崛起的关注。随 著两国经济、贸易、外交交往越来越紧密。这10年不仅根本性地改变了美中经济实力的对比,也加深了中美经济“连体婴”关系,使得华盛顿即便要打击北京,也会有投鼠忌器的多重制约。

但是“福兮祸所倚”。以熊剑的看法,北京固然是9.11的大赢家,但是9.11之后国际环境的改善,也延续了北京以经济发展取代政治改革的痼疾。其结果是 国内社会矛盾的深化和体制道德权威的巨大赤字。从长远角度,北京不断增长的道德权威赤字,与华盛顿的金钱赤字一样,都是不可能无限期延续的现象,而且越是拖延,其解决方案越加困难。

熊剑提醒大陆当局:一个有点诡异的结果是,9.11对美国和世界的冲击,也对穆斯林社会的产生影响。10年以来,本拉登主张的暴力激进主义,在伊斯兰世界 的影响不断减小。而主张“议会道路”的政治伊斯兰,开始通过和平途径进入主流政治。土耳其正义与发展党和埃及穆斯林兄弟会就是典型代表。“阿拉伯之春”, 为穆斯林社会带来了远比美国高科技军力有效的和平发展途径,随着基地组织头目本••拉登的被击毙以及基地组织的瓦解,美国的战略重心又从反恐重新转向东 亚。他以为,这个转移对中美关系将产生什么影响值得密切关注。即,时下又适逢全球经济危机,在对美国总统奥巴马有“罗斯福”愿景的美国民众看来,他是否还 需要再一次等待那期望中的“珍珠港”或“9.11”?是继续布希政府的未尽事业,适时通过发动对外战争拉动消费与生产、控制资源和交通,并激发民众走出低谷的心理潜能?还是……?!

对于此,史蒂芬•温伯格关于“无神论者的名言”或许会对我们思考有所助益,他说“宗教就是一个普通人视之为真,聪明人视之为假,统治者视之为有用的东西。 无论宗教存在与否,善人行善,恶人行恶。但善人欲行善,或恶人欲行恶,就需要宗教”。假如你仍不明白,那“无神论者的名言”还有“绝对的信仰如同绝对的权 利那样会彻底腐化,绝对的权利只会在绝对的信仰手中腐化”,“人被教会接受是因其所信,被教会驱逐是因其所知”等等。……

2011年9月11日,是美国遭遇9.11恐怖袭击十周年。十年前的9.11事件,影响和改变了世界的历史进程,把原本正在正常行进的历史之轮拖入了一条岔道。

三百多年前,英国的清教徒为了逃避宗教迫害,乘坐五月花号来到美洲大陆,后来创建了美国,独立宣言写道:人人生而平等,造物者赋予他们若干不可剥夺的权 利,其中包括生命权、自由权和追求幸福的权利。美国的立国之本来源于人生而平等的基督教教义。纵观美国建国后200多年的历史,就是在实践平等、自由、人 权的普世价值观,并把这种价值观推广于全世界。但进入20世纪,共产主义运动以苏联为首开始了在全世界的实验,共产主义暴力革命给世界带来的是战争、饥荒 和屠杀以及数以亿计生命的死亡,以无神论和达尔文进化论为基础的共产主义意识形态和美国信奉的基督教教义以及普世价值水火难容。共产主义运动成为了近代对世界和平和人类命运安全的最大威胁。

为了保护美国的立国之本及普世价值在全球的推行,在政治军事经济上成为了世界第一的美国承担起了“国际警察”的任务,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开始了和共产主义运动的对抗。

二战结束后,世界进入冷战格局,美国经过40多年的努力,终于促使以苏联为首的共产主义阵营解体,迎来了新的世界格局。中国大陆在冷战后成为全世界最大的 社会主义国家,由于中国大陆经济的快速发展,政府的军力迅速扩张,被世界舆论视为对美国与世界和平的最大威胁。在中国大陆的官媒,在宣传中也称“美国把中 国当成最重要的经济、政治和意识形态对手”等等,其实,由于美国的立国之本和所奉行的价值原则,美国从来都不会把一个经济繁荣自由民主的中国当成敌人。相 反,一个自由民主的中国的存在,是对世界稳定与和平最大的贡献,被美国当作敌人的是在共产主义制度下的政权,是对世界和平和人类安全的最大威胁,不仅二十 世纪的共产主义运动的历史证明了这一点,拥有了核武器的共产政权更是明证:2005年7月14日,时任国防大学防务学院院长的朱成虎少将在香港对记者表 示,若因台湾问题与美国发生军事冲突,大陆别无选择,“只能动用核武”。他还说,如果中国大陆西安以东的城市在核战争中变成废墟,则美国一两百座城市也将 遭到毁灭。此语不仅令全球自由人士骇然,就是大陆民众,也想起毛泽东愿意为苏联共产主义而不惜死掉3亿人口的“豪言壮语”,在共产人士眼里,民众的生命草芥不如,可以随意被他们的主义消灭。

有鉴于此,如何消除世界上最后一个共产专制政权,就成为美国的最主要战略目标,美国也在政治经济军事各方面为此而运作进行。但这时发生了9.11恐怖袭击事件,从此把美国拖入了10年的反恐战争,原本的历史进程由此改变。

但是,今年的9.11与以往不同。经过十年的努力,在付出了巨大的经济资源和几千名美国军人的生命代价之后,5月份本拉登被击毙,宣告了美国的反恐战争取 得了巨大成果和根本性的转折。美国终于有机会转过身来。目前,欧洲44国全部走向民主,成为地球上第一个都是民选政府的洲际大陆;美洲35国,除古巴外, 也都实行了选举制度。在亚洲,日本、印度、南韩、菲律宾、台湾、印尼、柬埔寨,都走向了民主。从美国诞生至今才短短的二百多年,但正是由于美国的存在,才给全球带来越来越多的自由。

种种迹象表明,美国的政治经济军事战略,也正在向这一目标靠近:为世界和平与人类安全,充当好世界警察的角色,消除世界上所有的共产专制政权,迎来自由民主的大同世界。

9.11十周年,历史之轮有望重归正途。

“华盛顿邮报”指出,从国防部到华府政治圈,美国以和平的外交手段处理全球冲突的思维,不再是优先考量。取而代之的是加强军事设施、重塑领导体系与直接执行恐怖分子追杀令的强硬手段。这样,未来才有真正和平可能的新思维。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