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米诺效应:温州老板跑路潮愈演愈烈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1年9月24日讯】(新唐人记者田飞综合报导)“民企之乡”浙江温州陷入工厂倒闭潮!当局透露仅22日一天,该市就有9个工厂老板跑路,多因资金链断裂,而欠薪纠纷随时形成群体事件。而21日失踪的温州信泰集团董事长胡福林,据传欠款高达20亿元。分析人士指出,随着信泰集团引发的民间借贷链断裂事件继续恶化,可能还会倒下一大批。

信泰集团为当地眼镜业龙头,员工逾3千人,该集团的“海豚”品牌是中国眼镜业唯一的驰名商标。倒闭消息于21日传开,债权人和供货商大批涌来,不少人开着面包车、小货车,准备抢东西,大批保安把守在温州信泰集团新厂房门口,厂房所有东西“只许进不许出”。

胡福林除了涉足眼镜业,还涉足太阳能光伏、房地产等行业。据统计,信泰集团去年仅眼镜业的产值就达2.72亿元,今年1月至8月的产值为1.25亿元。有消息称,胡福林说由于投资规模过大、面过广,造成了企业资金链断裂。

有当地眼镜业人士透露,信泰集团业务涉逾百家下游企业,大批工人顿时失业。消息指胡欠债的20亿中,高利贷达12亿元,仅月息就2千多万。温州市瓯海区政府当日介入事件,初步获查实的民间借贷为1亿3千万元。但派驻到信泰集团的政府工作人员表示,可以肯定的是,这只是小头,真正的高利贷是不敢来登记的。

温州:多米诺“跑路潮”

近期,网上流传一份《近期温州老板跑路清单》,整理出今年4月份以来媒体报道过的温州老板跑路案例,其中涉案金额都达到了几千万元、几亿元,甚至十几亿元的规模:

4月初,位于温州龙湾区的江南皮革有限公司董事长黄鹤失踪。目前公开的原因为黄鹤参与大额赌博,欠下巨额赌资出逃……

4月,温州波特曼咖啡因经营不善,企业主向民间借入高息资金,最终导致资金链断裂出走,相关门店停止经营……

4月,位于乐清的三旗集团董事长陈福财,因资金链出现困境、企业互保出现问题出走…………

6月初,温州铁通电器合金实业有限公司的股东之一范某出走,估计涉及上千万元民间借贷……

6月中旬,位于乐清的浙江天石电子公司老板叶建乐出走,据传叶建乐欠下7000万巨债无法偿还……

7月,瑞安的恒茂鞋业老板虞正林出逃。

7月底,位于温州龙湾区海滨街道的巨邦鞋业有限公司老板王和霞出走,据了解其参股一家担保公司,涉及资金约一亿……

8月24日,位于温州瓯海区的锦潮电器有限公司老板戴列竣失踪,原因可能是其参与经营的担保公司出了问题……

8月29日,位于温州鹿城区的耐当劳鞋材有限公司宣布停工,传言老板戴志雄因欠巨债潜逃…

8月31日,永嘉县温州部落之神鞋业公司老板吴伟华失踪了………

9月1日,永嘉县蝶梦儿鞋厂老板黄杰失踪了……

9月9日下午,在龙湾颇有名气的家电老板郑珠菊,郑珠菊共欠债权人现金借款、银行承兑汇票等高达2.8亿元,其中现金1.8亿元,银行承兑汇票1亿元左右“落跑”半个月之后,在温州经济开发区滨海园区被警方抓获

9月13日左右,温州奥米流体设备科技有限公司300名员工得到了一个好消息,往年只发一箱方便面当作中秋福利的老板,今年居然要送全体员工集体去雁荡度假,包括5名保安,费用由公司全包。意想不到的是,当中秋节后他们欢天喜地的游玩归来,却震惊的发现,两天一夜里,公司40多台、总价值上千万的精密加工设备全部不翼而飞,董事长和总经理等负责人也不知所踪。

中秋节期间,温州龙湾新耐宝鞋业老板,唐风制鞋老板黄伯鹤,金竹工业区的星际鞋业老板和欧霸标准件有限公司老板均跑路。

9月15日左右,浙江祥源钢业、温州宝康不锈钢制品有限公司董事长吴保忠失踪,欠银行贷款2亿多元,民间借贷8000万元,承兑汇票5000万元没有归还。

9月19日,开业仅2年的信河街温州福燕兄弟实业有限公司(燕窝之类饮食的)倒闭,房产易主,老板跑路。老板欠了几个亿的高利贷资金链断了,房产被银行转卖。

9月21日,公司占地200亩,年总产值达10个亿的浙江温州东特不锈钢制造有限公司老板姜国元跑路,一名在东特公司门口揽客的当地驾驶员告诉记者,这两天他看到一些手持借条陆续来东特公司要债的债主,其中有两名债主操温州龙湾当地的口音,一人展示的借条有1600万元,另外一人的借条共计1800多万元,他俩一看到公司搬抢一空的情形,当场腿就软掉了。日前警方正在审理中,涉案金额至少上亿…..

9月22日,温州龙湾蓝天大药房老总跑路,涉案资金8000万,但是按照龙湾三甲庄泉移民村的居民反映,涉案资金估计超亿,目前老板手机全部关机

温州全民转战高利贷

“温州人以前炒房,后来炒矿、炒煤,现在则是‘炒钱’。”

温州的放贷活动被认为“已经到了疯狂的地步”,利率为内地之冠。高利贷放贷100万元(人民币.下同),按照月利息5%来算,一个月利息就是5万元,一年下来就有60万元,赚钱比一般做实业快得多。“就是把钱当作一种商品,一级一级地进行热炒。”

据消息人士称,一般是担保公司或担保人将钱组织起来再统一放出,“贷的时候利息是5%,放出去就变成10%,一步一步成了高利贷”。因此尽管接二连三遭遇商家跑路,当地的高息借贷仍未降温。

而在温州企业以中小企业为主,大多数中小企业的毛利润不会超过10%,一般在3%至5%,借高利贷很容易把企业陷入泥潭逼上绝路。

央行温州中心支行上半年进行的一次调查显示,温州民间借贷市场规模达到1100亿元,有89%的家庭或个人、59.67%的企业参与。其中,用于一般生产经营的仅占35%,用于房地产的占20%,停留在民间借贷市场上的资金规模高达40%(440亿元)。其结论是,“民间借贷已成为楼市后的首选投资替代品”。

公务员和银行参与高利贷

此外,温州一些公务员和银行职员也参与高利贷行业,推波助澜。

据《南方周末》透露,不少高利贷资金的源头其实是银行,比如担保公司的资金来源多数是银行授信。百乐家电郑珠菊一案,正是通过在民间收购银行承兑汇票融资,从银行贴现后,资金流入其在上海开设的担保公司进行放贷,案发后查获承兑汇票登记总额超过1亿元。

而多位人士还告诉《南方周末》记者,浙江很多地方公务员可直接向银行贷款50万元,因此公务员中有不少做资金生意,从银行获得低息贷款后投入高利贷行业。在很多民间高利贷公司中,银行职员就是股东,甚至有银行员工自己就是“主角”——温州某银行塘下支行一位信贷员凭一纸假房产证7次从银行共贷出了1652万元投入到高利贷行业。

还有的放贷者通过与信用卡办卡公司合作,以各种名义从银行申请办理出大量信用卡,然后刷卡购物在黑市变现,获得资金进行放贷。这种操作几乎无任何利息付出,只需按期办理还款即可。

一位担保业内人士说:“一旦恐慌袭来,债权人一挤兑,引发连锁反应,金字塔就会坍塌。”

可怕的是,多米诺骨牌还在倒下。除了不断的跑路事件外,温州涉及民间追债的突发性诉讼正大幅增加。多位温州本地人士预言,随着年底农历新年还贷高峰期的临近,温州还会出现大规模的信贷违约,跑路潮会愈演愈烈,温州经济可能会有地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