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音:动荡年月里的国殇

【新唐人2011年10月8日讯】如果你不曾人在旅途,你就不会理解迫切回家的心情。如果你不曾在动荡的年月里饱尝艰辛,那么,对岁月的理解又何谈深刻?当中国人的心中已经渐渐的模糊了什么是好与坏、善与恶、美与丑,国殇,对于炎黄子孙而言,就不能简简单单的定格为每年的十月一日,而是我们民族六十余年的伤痛与劫难。

人,正是因为有渴求美好与拥抱希望的心境,才能克服生活中预料之外难以忍受的高压与磨难,如今,有着悠久文明历史与民族内涵的中国人,却再难以寻找生命中最淳朴的安然与动力。六十余年的苦涩不堪,时刻令国人咀嚼著哀莫大于心死的国殇滋味,比愤怒多了一份纠结,比哀伤多了一些焦躁,甚至是在冷漠与孤独中冷眼看世间的一切蜚短流长,然后以无力应对为最终的结局。沉沉的心意难以承载因中共窃国而带来的毁灭性的灾难,上下求索的目光,何处寻觅通往光明的必经之路?

美国心理学家亚伯拉罕•马斯洛将人的需要尤为贴切的划分成了五类,他表示人除了生理上的需求之外,会逐一递升为安全上的需求,情感和归属的需求,尊重的需求以及自我实现的需求。一般来说,某一层次的需要相对满足了,就会向高一层次发展,追求更高一层次的需要就成为驱使行为的动力。相应的,获得基本满足的需要就不再是一股激励力量。马斯洛和其他的行为心理学家都认为,一个国家多数人的需要层次结构,是同这个国家的经济发展水平、科技发展水平、文化和人民受教育的程度直接相关的。在不发达国家,生理需要和安全需要占主导的人数比例较大,而高级需要占主导的人数比例较小;在发达国家,则刚好相反。

笔者认为,亚伯拉罕•马斯洛的理论无论针对于发达或者是不发达的国家,都是基于一个自由、民主的正常国度而言。而对于畸形、独裁体制的国家,就连吃、喝等生理上的需求也要建立在有条件的基础之上,更谈不上满足人们渴求安全、尊重以及自我实现的需求了。所以,严格意义上讲,中国公民连做为人最基本的权利都被当政者剥落了,完全沦为了统治阶级的奴隶,这便是动荡的年月里,中国人最大的悲哀。

在坊间流传这样一句话,被许多人屡屡采用:你可以打倒我,但你绝对不会打败我。这说明了只要拥有了精神的力量,即便是失去生命,尊崇的信念也会被传承下去,这就是支撑人面对抉择时无所畏惧的根本动力。倘若人失去了精神力量的支撑,就如失去了灵魂,对于国家、民族而言,截断民族文化的传承就等于丧失了民族的根与灵魂。久而久之,国将不国。

追溯中华民族历史的文化缘由,从“中国”一词的含义上便可探寻出分晓,古时,中国又名“神州”,按照传统意义概念理解,便是神的故乡。可见,从上古时期开始,中国的历史便充满了“神话”色彩。而“神话”色彩中,最为浓重的一笔则是“德行天下”,突出的表现就是儒家文化备受推崇:仁、义、礼、智、信、忠、孝、节等。中庸的思想深入民心,也充份的体现了中国人乐天知命、安朴守拙的传统价值观念。

而文化与精神理念的丧失,正是由于中共窃国而致,当中国人经历了三反、五反、反右、文化大革命、六四流血事件、镇压法轮功等等暴力打击与镇压之后,精神领域也被中共有计划的洗脑而完全丧失了本来面目。许多中国人的心灵中由怀揣著爱与感恩而被动的变为“拥有”了仇恨与狂妄。在神州的史纲上,被中共窃国后的岁月,才是真正意义的国殇。

在漫长而又动荡的年月里,中国人历经了“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国殇,若要摆脱这一段阴霾的历史,首先应从醒思传统文化的意义开始,这才是通往自由与光明的必经之路。

文章来源:作者提供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