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坎村抗暴政 官员被逐民自治

【新唐人2011年12月18日讯】新闻周刊(300)中国广东省陆丰乌坎村最近频现海外报章,村民由于不满当地官员私卖土地而引发的抗议不断升级,在愤怒地将中共官员全部赶出村庄后,乌坎村创下了一个历史记录,成为了中共建政以来第一个¬ 完全脱离中央掌控的村庄。

从今年9月起,陆丰乌坎村村民就因为不满当地政府私自向开发商出售土地、侵吞卖地所得,多次维权抗议,抗议中与当地武装警察发生冲突。2011年11月21日,乌坎村数千村民走上街头示威游行,到陆丰市政府门前静坐,公开表达自己的诉求。和以往不同的是,示威游行的标语中不仅有“反对官商勾结”、“还我耕田”等诉求,更有“反对独裁”、“还我人权”、“惩治腐败”等针对现行体制的口号。

当局要 求村民选出13名谈判代表,试图平息民愤。谈判破裂后,当地时间12月9号上午,四辆无牌面包车开进乌坎村,一些便衣抓走五名村代表,并隔离了村庄。
村 民代表薛锦波在被抓后第三天(11日)猝死,官方称他是心源性猝死,家属和村民对此表示质疑。

乌坎村民:“你是说不是打死的,如果身上真的是没有伤,那你干嘛不把尸体还给我们呢?不给媒体进来拍照,不给我们自己村民拍照。”

家属称死者无心脏病病史,尸体呈现被虐待痕迹,怀疑是被殴打致死,要求公安交还遗体,遭到拒绝,薛锦波的死引发了当地村民的新一轮抗议活动。有消息说其他4名被抓的村民代表也被刑讯逼供,被迫承认串通境外敌对势力煽动村民。

英国《每日电讯报》(Daily Telegraph)记者摩尔设法进入当地,据他的报导,乌坎村几千村民与武装警察对峙,抵挡催泪弹和高压水枪攻击,阻止警察进村,警 方退守到了村庄5公里外,严控食物和水进入,也禁止村民离开,学生全部停课,村中网络被掐断,电话、手机均遭监控。

乌坎村民庄先生:“一万三千多个人,一个村庄,一个农村没有土地能过生活吗?我们是要求土地给我们耕田,他几千亩的土地 全部 卖光。我们一再要求中央下来处理,他到现在不知道在那 里。谁都解决不了的了,因为省、汕尾市、陆丰市都同一个鼻孔喘气(出气)。”

愤怒的村民在当地时间12月12日赶走了村里所有党政官员,包括控制该村近30年的村党委书记,成为了中共治下第一个不受共产党控制的村庄。《每日电讯报》报导说村里的警察局空空荡荡,大门上锁,门上贴著死去村民的照片。

村民表示,平时除了吃饭的时间之外,大家都集中在一起,时刻 准备应付突发事件。每天下午村民便聚集在村中心,哀悼死去的村民代表薛锦波,大家都有随时赴死的心理准备。村民:“哪个人都怕 死,但是面对死亡的时候你没得选择。但是死就死了,无所谓嘛,大家有这样的心理准备我相信。”

乌坎村受到警方围困,面临食品和生活物资短缺。12月16号,一万多村民参加了乌坎村为薛锦波召开的追悼会。当局表示拒交遗体,只愿向家属赔钱。

英国《每日电讯报》文章说,中共政府并没有打算倾听民众呼声解决问题,而是声言要追捕和严惩乌坎抗暴组织者。同时,政府开始尝试他们的惯用伎俩,拉拢一些人,惩罚一些人,企图分化村民。

各人权组织都要求对政府乌坎村事件进行独立彻查,人权组织"国际特赦"呼吁调查薛锦波的死因,民间也发起了对乌坎村的支援,部分广州网 友在“推特”上发布消息,号召各网民到广州天河广场声援“乌坎”村。

据阿波罗新闻网报导,广州天河区的自发声援活动仅持续了二十分钟就遭到警察阻挠。

广州网友:“昨天我们在那里举牌子,牌子上写着声援乌坎人民维权,惩治腐败,追求民主。我们刚一举起来,保安和警察就围上来了。他们有十几二十号人,围上来就把标语抢走了。”

参与者网友表示对于官方的不法现象,民众需要坚持正义的立场。

广州网友:“乌坎人民的遭遇在中国比较有代表性吧,涉及到土地、官商勾结的腐败,民众的权益得不到合理的保障,在其他地方其实都有很多类似的事。但是我觉得 这个权利只有去争取才能有保障,我是支持他们的行为的。”

上海维权人士杜先生表示,乌坎的维权是全国人民应该效仿的:乌坎村人民是在维权抗暴,他们的行为是正义的,是全国人民现在和将来都必 须要做的。共产党在历次运动中的所作所为,尤其是最近,针对64、法轮功、拆迁,它把自己脸谱上的化妆全部拿掉了,赤裸裸的 暴露出它是一个法西斯政权。中国的革命全民团结,共同行动,一下子起来了,它就压不下去了。”

英国《每日电讯报》称乌坎村的抗暴“极不寻常”,两万人公开反抗,中共完全失控,这是首次。 报导说,尽管中国每年估计发生18万起“群体性事件”,共产党做出撤退却前所 未闻。

乌坎村民和支持者呼吁全国民众12月21日相聚北京,参与乌坎的正义行动!参与到援乌坎人的洪流中!

新唐人记者姜禹、吴剑综合报导。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