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田哥:上一代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2年3月25日讯】近来发生很多事情,让我困惑不解。

2012年3月11日,一名叫小黎的女生从30公里外的县城中学回家,下车步行回家惨遇歹徒袭击,被殴打遗弃在路边河沟。她熬过整整一昼夜,次日下午被人发现。涡阳县警方将她当成冻死了的流浪女送走。随后当地民政部门的工作人员再度将她遗弃于田边沟渠,直至次日上午为人所发现,这才太和县警方被送至医院抢救。

2012年3月14日,十一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刑法修正案以2639票赞成, 160票反对, 57票弃权的投票结果获得通过,全国人民喜迎“合法消失”。肉食者三千,有良知者一百六。

针对以上单个事情网上的评论已经很多,我不想说什么了,也不知道说什么。

今天和老王聊天,他和我讲了一个故事:一个女司机在行车途中被歹人胁迫下车施暴,车上乘客仅一人上前施援,不敌,被放倒。事毕,司机继续上路,将整车看客带上了天堂。

我们讨论的焦点集中在谁应该为这个事情负责。我毫不犹豫的认为施暴者当阉割,围观者当挖眼,受害司机把车开向天堂只是以她最后的努力向这个邪恶的社会提出一点抗议。老王告诉我说,她这种激烈的报复行为能够改变什么呢,麻木的人依然遍地走,有良知的人依然寸步难行。是啊,社会沦落至此,谁该为此事负责呢?最后我竟然责怪起了我们的上一代。

是的,在社会一点一点沉沦的时候,是他们的不努力(或者不够努力)让他们的孩子必须在这个荆棘丛生的时代成长。

当谈及如何改变的时候,老王说一点一点总会慢慢好起来的。我窃以为我们不能再坐等这个病夫一点一点的好起来了,除非你有心让你的孩子重温你儿时的噩梦。我们这一代人的不作为,就是在对下一代人造孽,纵恶即是作恶。

即使在帝制时代,不管是封建君主还是民间士绅都不会在自己的势力范围内采取竭泽而渔的做法,他们除了考虑自身的强大之外还会考虑自己子孙不如自己了的时候又该在这片土地上何以自处。正是这种代代相传的责任感维持着中国社会千年的传承,所以中国历史上即使朝廷崩溃了,民间社会也维持他的正常运转。

美丽岛事件之初,蒋经国也犹豫过是否应该采用以往的高压措施来平息动乱,当时有位闻讯归国人士和蒋说了一些话给他很大触动。大意是“血流到土里,但我们的子孙还要继续在这片土地上生活”,如果没有记错应该是在龙应台先生的《大江大海》里读到的。

话说到这里,我想我最初的困惑也许可以解决了。

不管是涡阳的地方官员,还是我们的人大代表,他们何以胆敢冒天下之不韪,做一些既不合情又不合理之事。你我百姓,处江湖之远可能随时飞来人祸,我不相信他们的智商退化到自以为身居庙堂就能连同家人全身而退的程度。

当然,这是绝不可能的,这帮人非但不笨,而且聪明之程度超出我等愚民之想像。他今天在这里竭泽而渔,明天就连同儿孙一道远赴重洋,逃离这片是非之地。对于这片土地,这个惯常生活环境,他们不会怀有一丝的责任感。任我今日山吃海喝,哪管走后洪水滔天。

他们多半是要走的,连同妻子儿女,走得干干净净,彻彻底底。你我大头百姓,如果走得了,请抓紧;如果走不了了或者对这片土地还有着眷恋,那就请担负起这份社会改良的责任,不为别的,只为咱的下一代。

文章来源:《一五一十部落》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