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思想:谁那么仇恨“网上谣言”?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2年4月1日讯】 经常看到这样的新闻,某地警方又查处网上传谣行为了,有关负责人又出面义正词严、一本正经地发表指示了,说利用互联网编造、传播谣言的行为严重扰乱社会秩序、影响社会稳定、危害社会诚信。(http://news.163.com/12/0330/23/7TSO5TO30001124J.html)

查处谣言,没有任何错误,伟光正。坚决拥护。

互联网上有谣言吗?当然有。请问哪里没有谣言?“利用互联网”可以传谣,利用其他手段照样可以传谣。为什么要强调是“利用互联网”呢?

我们来看三个惊天地泣鬼神的谣言:

大跃进时候,“亩产万斤”的谣言,是伟大的《人民日报》传出来,如此贻害全国的谣言,不知《人民日报》哪位先生被处理了。我想;把他枪毙了也不过分吧?

毒牛奶事件,“三鹿经过1100道检测关”的谣言是CCAV放出来的,哪位被处理了?

三峡大坝刚建的时候,说能抵御“万年一遇”的洪水,两年后降了90%,说只能抵御“千年一遇”了,后来又降到只能“百年一遇”了。如果以后继续降到“10 年一遇”,甚至是“2年一遇”,那每个中国中国人都很荣幸,因为他们一生可以见到很多次当年的“万年一遇”。请问:关于三狭大坝的谣言,谁被处理了?

我们再来看几个猖狂的官僚谣言:

发改委的某人公开宣称:中国油价随国际油价下调很及时,上涨每次都滞后。这个新闻让许多人目瞪口呆。所有人都看到的事实是:国际油价比最高时期低了 40%,中国油价却创造了历史新高。发改委那人睁着眼睛说瞎话,受到什么处理了?

某高官声称:中国石油、电信行业“没有垄断”。这种明目张胆的谣言,受到什么处理了?

中国高房价的收益,绝大部分进了政府的口袋,有关部门却出面否认。如此恶劣的谣言,谁受到处理了?

于是,问题就出来了:为什么那么多机构都偏偏对“网上谣言”那么仇恨呢?这种仇恨,已经深入到他们的骨髓。我仿佛听到他们恨得牙痒。

互联网是草民的狂欢。互联网不仅击溃了利益集团对话语权的垄断的,更要命的是,互联网甚至已经彻底击溃了报纸、电视。现在,报纸无人读,电视新闻无人看,越来越多的人通过微博看新闻。

互联网与CCAV、环球某报的区别在于:互联网的海洋里,散落着一些谣言;而另外两者,在他们整天散布的谣言中,偶尔不小心会流出两句真话。

互联网上,谣言仅仅是仓海一栗。并且,互联网揭发了历史上、现实中的无数谣言,使得愚民政策彻底失败。这是最招某些人仇恨的。原来,害怕真相的人,正是那些整天抹黑互联网的人。

他们眼含热泪、无限深情地回忆著往日特权:只许州官造谣,不许百姓说话。

可惜,伟大的互联网正在创造著真正的盛世:揭发州官谣言,传达公民指示。

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任何人都无法剥夺草民的话语权,任何人都无法阻挡互联网的发展,这么清晰的形势,难道还看不清楚吗?还要顽抗吗?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