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林志异——第24节(小说连载)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2年4月5日讯】医林志异——第24节

第十难 人身自有大药

《难经》上说:万物为药。《黄帝内经》上也说:人身自有大药。

人与自然,无处不有可医病之药。人身有药,天地也有大药,尽非草木有形之质,除了可说通病的语言,音乐,还有环境、气候、光、风……,甚至于时间和特殊的空间,都可为医病之药。所谓不药而治,是为无形之药也!

师兄和我说了件特殊的事。两年前在北京会馆举行了一次极其特别的集体医治活动,当时约有三十几位患有郁症和一些严重的精神方面的患者。医者竟为一年轻的女琴师,抚一古琴,奏一古曲,令人悦耳畅心,神意激荡。结果一曲终了,众人或哭或笑,一曲而愈者十有七八。医林中一时间盛传其事。

“此女何人?竟有这般本事!”我惊讶道。

“此人叫李悦然,曲尽人去,不知所终。听师父说是他的一位朋友引见来的,神秘得很。后来北京城内得到消息的几位特殊的人物也想找到李悦然,但都无果而终。”师兄说道。

“高人啊!”我惊叹不已。

夜深人静,独处幽室。

在身体经过了几次大的反应之后,开始趋于正常。现在感觉头脑冷静异常,有时竟有过目不忘之能。尤以静坐之时,但觉天地安稳,万物和合,神感非常。

想起孙荣博所言,《难经》中藏有一个医家的大秘密,是什么大秘密呢?《难经》承载的虽是扁鹊先师的医道,但行文流畅,有大江东去的豪情,也有帘卷西风式的婉约。更有若佛经,诵之可令人心静神清,书此经者必非常人。

默诵经文,实是有如天簌之音,绕耳不绝。长空万里,红日高悬,万物生机,是若心主神明,气血畅和,百脉舒缓。阴阳之变化,五行之流转,天人合一之道,也在乎此了。

医乃仁术,济世活人之本,入大道之门!

我的神思飞越千古,去拜访医林中的圣贤……

不知几何时,忽闻有一琴声隐隐传来。琴声悠雅,曲意闲和,音力绵绵不断,远远渗透四方,缓缓飘传而去。如水浮微波,动静相兼,荡漾宽广的湖面。又如万缕蚕丝,一端随风飘去,欲飞极远之地,而另一端仍系在那抚琴人之手,十指轻软柔和,舞之于一种无形之中。

“会馆内来了异人,一位高手琴师!”我一惊而醒。

我不懂音律,但此琴声柔练,别带一种幽感,似一女子所为。可是那李悦然到了吗?

我忙出了房门,寻那琴音来处。时正夜半。明月当空,万簌俱寂,风拂柳动,哪里有那什么琴声来,恍惚然,似乎在梦中一般。一时间令我茫然无措……

清晨寻问师兄,昨晚会馆内可否有人弹琴,师兄说未曾闻得,并且昨天也未有客人来投。我听了,迷惑不解,明明听得那悠扬的琴声,如在耳侧。或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不成?此事怪异,常缠绕心头,一年后才解开迷底,且容日后再说。

这天,有一人因病寻至会馆,其人本是师兄的一位朋友,咽喉肿痛,几近封喉。师兄见状,忙取一药,名为“开关散”,取少许置于纸筒中,吹入那人喉部。此人随觉喉部清凉一片,其痛立止。约有十余分钟,喉开咽畅。中药医急症之功,由此可见。

就在我离开太原会馆的当天,有一人拉了一车大米白面来到了会馆,权为赠送。师兄推却不过,只好收了。

师兄随后告诉我,这个人在一年前患有多种重症疾病,全国的大医院已是将其判了死刑的,经人引见来到会馆,时值师父在,诊后也觉难治。遇巧会馆内住一老医,山东人氏。告诉病人若活命,唯灸法可试。病家应允。老医随示以灸法,而后令其回家自灸。经三月,费数箱灸条之后,其人诸病竟自全消,可谓立起沉痾。由此可证,灸治大病。古人谓:灸一、针二、药三。灸术为医病第一术。其法众多,以艾为主,或配以药物,若“雷火神针”类。人之生命,在于阳气旺盛,病则耗其阳气,灸火之力尤能振阳气通百脉。所谓平淡之极,乃为神奇是也。

—— 转自《180区小说网》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