勐龙老知青:为什么说薄熙来是文革遗孽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2年4月24日讯】薄熙来的被罢官,是胡温任上干的一件大好事。薄熙来不是邓小平,他没有机会“以观后效”以至“辉煌复出”的了, 虽有孔庆东、司马南、张佐良等这些动不动扣别人汉奸卖国帽子、经常讲你死我活的斗争、有着强烈排外情绪、带有很强的法西斯冲动的左派知识混子天天揣著薄熙来复出的美梦上街唱红歌也无济于事。

薄熙来的“政治生命”已经完结,“重庆模式”已成昨日之星,这确凿无疑,正如温家宝所言,“这个道理全国人民都懂得”。说实话,薄熙来早就该下台了。让这样一个虽精明强悍却品行恶劣的“文革三种人”, 靠“血统”上台,平步青云做到政治局委员,一付玩世不恭的样子,让他由著性子在重庆违反科学发展观,利用部分穷老百姓的极端自私自利的心理搞民粹,践踏法律,独断专行,折腾什么“唱红打黑”、“重庆模式”,这就很不正常。薄熙来是一个典型的政治赌徒,敢随手花掉几千个亿的公帑,塑毛像,强迫几百万人上街大唱颂毛的所谓“红歌”,“唱红”占据了重庆人日常生活和生产的主要部分,不工作可以,不唱红就拿不到工资。把这无聊无耻之事当成头等正事来办;敢藉“打黑〞之名打富豪、分浮财,打掉了当地最具活力的民营经济,用从民营经济那里巧取豪夺来的资金给效率低下的当地国有企业输血,其经济效益可想而知。重庆依靠财政拨款以及黑打私营企业主的财产收入来收买下层民众的做法,显然是无法持续的,私营企业主的财产终究有用完的时候,财富还是要依靠人们主动去创造。而不能依靠再分配来凭空变出。

有关唱红打黑后的经济成绩,都是在薄淫威之下弄虚作假的结果。实际上自薄入主重庆之后,重庆经济情况远不如前任。但是,市长黄奇帆递交给薄的有关经济数据的文件,均被薄驳斥为右倾,逼黄奇帆弄虚作假欺骗中央和重庆人民。重庆赤字5000亿濒临“破产” “重庆模式”实际上就是挖窟窿模式。

大张旗鼓清洗警队、震慑官场,整人扬名、杀人立威,堂而皇之把个重庆市变成了一人拍板千人拍马、一人定调万人同声的薄氏独裁天下;敢动辄对文人学士耍横动粗,吓记者、囚律师、整媒体、搞“双起”、批评就劳教……。他把重庆变成了一个针插不进,水泼不进,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薄氏独立王国。 他自己俨然成为一方的皇帝。薄熙来的所作所为本质上是法西斯主义的重庆化。他的大政府的社会工程,运动式打黑和利用唱红提升精气神,完全是师法莫索尼里。薄熙来的经济实践,也带有强烈的法西斯色彩。加强政府对经济的掌控,打击私有经济的老板。何以让薄熙来闹出这些个不着调的事情、做够了坏事的旁门左道之徒还能获得“共同富裕”的好名声?还差一点就把重庆变成延安,要以新科“红太阳”的架势“进京赶考”,成功挺进中南海呢?这需要我们深思。

黑社会必须打击,贪腐需要惩罚。但要通过法治,而不是人治。要依靠长久的制度,而非一时的运动。不能走文革的老路。暴力革命只会冤冤相报,循环不止。民主法治,方可长治久安。

文章来源:《新浪》博客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