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林志异——第39节(小说连载)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2年5月10日讯】医林志异——第39节

第十六难 医道之终极

我和小七出了游医会馆,沿街走来。小七靓丽的身影,尤其是她那种内里育含着的雅静的脱俗气质,吸引了众多行人的目光。少男少女们的眼中,流露出的几乎是清一色的——羡慕—嫉妒—恨!

在一家川菜馆,我和小七拣了个僻静的位置坐了。有服务生递上菜单,小七看了又看,不知点什么菜好,显得有些茫然。我于是接过菜单随意点了四个菜和饮料。小七朝我感激地一笑。说实在话,小七的笑很甜,令人感到很愉快,并且她的笑还似乎有一种别样的魅力,那就是令我感觉到心静。一种莫名其妙的安静!

“陈老师,谢谢你传授我《难经》,辛苦了!”小七真诚地举杯敬我。

“不客气!”我也举杯回敬。

小七轻轻呷了一口,放下杯子,然后对我说道:“陈老师,你说医者的最终目标是什么?”

我闻之一怔,然后说道:“当然是医尽天下病,最好是令天下无病。”

小七听了,静静地说道:“天下间的医者,是永不可能医尽天下之病的。令天下无病,也仅仅是一个美好的愿望而已。”

我听了,笑了一下道:“是啊!也仅仅是一个美好的愿望而已。生老病死,人生的一个流程,谁也避不开的。”

“其实,医道的终极,也就是一名真正的医者,除了医治已生成之病外,他的最大的责任和目标,应该是令人不生病。”小七淡淡地说道。

我听了,颇感惊讶,不得不令我重新审视面前的这个有些奇怪的女孩子。她竟有着如此的境界。

“医者如何令人不生病呢?”我问道。

小七摇了摇头,颇呈忧伤道:“我还未找到适合的方法。不过医道中的的养生方法和宗教中的各种修行之术,还是提供了一些途径的。有些善养生修身的高贤大德,可以自保一生不生病患的。当然了,病难对于不同的人来说,也不仅仅是一般的疾病上的含义。还有其它的复杂原因在里面。这其中有些类似于佛家的业力。也就是说,有些人生的有些病,非医药所能为也!”

我听了,自对这个清纯脱俗而又思想高远的小七暗生敬意。于是说道:“《难经》上说:万物为药,万法为医。凡祛病之道,皆为医道。哪怕是巫术治好的,也属于医道中的另类法门。”

“说的是呢!”小七听了我的这番话,眼中竟然放出异常的光芒来,显得尤为兴奋。

“陈老师,谢谢你点通了我脑中的这个结。万物为药,万法为医,实在是太有道理了!所以不令人生病的终极之道,更是一种上层的医道。”小七随即高兴地说道。

“《黄帝内经》有云:言不治之症者,未得其术也!世人既生一病,便自会有一药一法来医他。只是病生于人,除了生理、病理上的原因之外,还有好多的其它原因的。高明的医者,就是将那种真正的令人生病的原因找出来,然后找再找到相应的解决方法。说得荒诞一些,一个人生了一种百医无效的病,那么他的病就非传统意义上的针药所能医得了的。后来有所谓的高人指点,说他生病的原因是源于他家墙头上的一株草,将这株草拔掉也就好了。结果呢,照样子做,这个人的病真的好了,不管这里面是否有心理暗示的内容,还是真有那株草的原因,最终的结果是病好了,这就可以了。”我说道。

小七听了,陷入了深思。

我于是笑道:“我等江湖游医中,还真有这一派,混以巫、佛、道之众法门,专门找特殊病的特殊病因而后施以特殊的治法。这当然为医院中的那些医生们所不屑了。但对我们游医来说,医好了病,才是目的。说得天花乱坠,言得万般道理,最后就是无法子来医你,还不是废话一堆。医院里医生治病是在人身体上找原因,而我们游医治病,除了身体之外,还是要在自然中找原因的。佛家讲,有因必有果,那个果是结在了人的身体上,而那个因,却是有万般外来原由的了。宗教是什么?古今并没有一个准确定义的。但它的源头源于古老的巫术,源于人对神秘不可测的自然的敬畏。而这其中最本质的一点,也就是人对自己本身的不解和敬畏。所以我说呢,宗教,源于人之本身。是对生的敬,对死的畏!追求长生不死,才是宗教人生的最终目标啊!那些信奉宗教和研究宗教的,都被浩繁的经书读乱了脑子。唯佛教说清楚了一点,放下屠刀,立地成佛,直指人心。所以说,宗教,也是另一种医人心的法门。它不是被政治利用了的麻醉人的精神鸦片。”

小七似乎听得入了迷,望着我的一双大眼睛,充满了敬仰之情,令我心中好是得意了一会。“你这个女娃子,不管是从哪里来的,我这个江湖游医总是比你多些见识罢。”

待吃完了饭,服务生过来结账。小七竟然从她的皮包里拿出了三捆钞票放在了桌子上,整整三万元啊。令那个服务生看得目瞪口呆,不知所措,是付小费呢,还是明天再包下几百桌请客?

我见状,暗里说了声“冤大头!看来你还真是没有花过钱的!”忙将那三捆钞票放回了小七的皮包里,随后递给了那个还未反映过来的服务生二百元钱,说了声“不用找了”。拉了小七慌忙离开了。

—— 转自《180区小说网》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