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昭:“军队国家化”之争的超级幽默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2年5月18日讯】星期二《解放军报》又发表了一篇强调“党指挥枪”的文章,《领导干部要做讲政治顾大局守纪律的表率》,文章说:“一直以来,‘军队非党化、非政治化’‘军队国家化’的鼓噪声不绝于耳,必须深刻认清这些错误言论背后的阴谋”。这看起来似乎是一个令人费解的现象,胡温一方面通过各种渠道释放出政治改革的意图,另一方面又大批“军队国家化”,这葫芦里到底卖的是啥药?这里所说的“背后的阴谋”又是指什么?

首先需要明确的是,共产党的许多官方话语本身并无什么特殊涵义,这些官话、套话在任何时候都可以讲。只有把它置入当前的政治气氛中,才能解读其中的真实意图。首先此文中所说的“领导干部”并非指军队里的中、基层军官,乃是指的高级将领。中国大陆的党、政、军系统今年都面临着大换届,中央军委的12个成员中,来自军方的7个委员面临退休。由于薄熙来事件,与薄熙来有密切来往的军中太子党受到重挫——二炮政委张海洋和总后勤部政委刘源很可能都会出局,使得军中高官们谋求晋升中央军委的竞争突然变得悬念迭起,竞争的激烈程度也大大增加了,出现了20人争7个位置的格局,这在军队高官中引起了不小的躁动。在这种情形下,军队中的派系就免不了与党内的高层派系势力相互来往,以谋求彼此支持。

不久前《大纪元时报》披露周永康等江系势力,为了阻止胡锦涛掌握军队,利用特务系统制造军队非党化、非政治化、军队国家化等舆论;还主张不管哪一个个人调动军队,军队都不应服从,调动军队必须要有中央所有政治局常委的联署,云云。喜剧感在这里出现了——江系想阻碍胡锦涛控制军队,但胡本人是中央军委主席,在共产党的体制内“名正言顺”,江派没有合适的理由反对,于是在军中散布军队国家化的“进步”观点,以求争取舆论和道德上的优势,动摇军心。而胡锦涛也不能公开讲有人想在军队里搞他、还不能把这个矛盾公开化,所以不得不沿用一贯的“陈腔滥调”,在军报上批判军队国家化的“阴谋”。

你不得不承认现实往往比戏剧还有戏剧性、比荒诞小说还要荒诞。眼下这一幕的反讽和黑色幽默之处在于:江系和胡锦涛在军队国家化这个问题上的腔调,正好和他们的政治态度阴阳反背、掉了一个个儿。江、周是共产党内的“血债派”,他们为了阻止政治改革,就要尽量保持在军队中的势力来掣肘胡温。因为一般的既得利益集团还只是担心改革冲击到他们的利益;而周永康等“血债帮”一旦改革就面临着被清算,他们在抵制改革上立场最顽固。可是按党内规则,他们又不能公开质疑军委主席胡锦涛的权威,于是反而拿出军队国家化这个“进步概念”、“开明概念”去军队中邀买人心,阻止胡锦涛掌握军队。而胡温虽然有改革意图,但是在中国现有环境下,不可能依靠司法裁决、议会表决、或人民公投的方式来获得权威,这些手段只有在民主和法制已有一定基础的社会才有效。为了消除阻力,他们必须控制军队,压服共产党内的“血债帮”。所以胡锦涛还得通过站队、表态这一类集权主义的老办法去贯彻意图,还得在军报上高调批判军队国家化。这种阴阳反背、角色互换的黑色幽默剧,令人不禁感叹真是时局弄人。

但有朋友会问:在当前的政治斗争中,各派都在从不同的立场出发打“军队国家化”这张牌,以图影响军心,那么这是否会真的客观上有助于军队国家化的实现呢?

毫无疑问,军队国家化是最终要实现的目标,也是中国的民主宪政变革中必须包括的内容。但是否眼下的政治斗争客观上有利于这一目标的达成呢?笔者认为不能简单看待,因为军队国家化是一个政治转型的结果,而不是前提。军队国家化意味着军队脱离党的控制,服从于法律所指定的国家元首、或议会。所以军队国家化的本质是,军队服从于法律、服从于制度。假设这个制度事实不存在、事实并没有建立起来,这个国家元首并不是合法选举的;议会也只是个橡皮图章、不是真实民意的代表,军队听命于他们也就不可能真正属于国家。也就是说军队要事实上完成国家化,必须民主选举得到实施,产生出真正属于国家的权力机构。

也就是说,就算江派散布军队国家化的言论,但由于他们实质上是抵制民主转型的,所以他们虽然嘴上说军队国家化,事实想造成的结果是:军队不要服从军委主席胡锦涛的指挥,而仍然保持他们在军队中的势力,从而能够牵制胡温,阻止启动政改、避免他们自己走向失势和没落。这里绕了几个弯儿,也是中国大陆的厚黑政治令人费解的地方。莫说是一些普通百姓,就是许多外国的中国问题专家也难以参透。许多西方的“中国通”还是习惯于拿西方政治的游戏规则来揣测中共的宫庭斗争,所以常常一到关键时刻就成了“中国不通”。

军队国家化是最终的目标,但是要实现它,除了上面所说的整个国家的民主转型要有实质推进之外,还必须有一些组织上的变更才能保证这一目的实现。首先,共产党的中央军委、各级军事单位中的党委机构要撤销,军队里的政工系统要撤销。把党的机构和军队机构剥离开。 未来的军队可能也有思想工作,像西方军队有随军牧师,但不起指挥、控制作用,只做服务工作。这样的军职人员也必须和某一个政党脱离开。现在的军队是每级有一位军事主官、一位政治主官。两人谁大谁小是看在这级党委中谁任书记。比如:军区司令员如果任军区党委书记,政委任副书记,就是司令员比政委大;如果政委任书记、司令员任副书记,那就是政委比司令员大。归根到底还是党内职务第一。所以不仅是政委和指导员要下课,这整个机制都得废除。

非党化的军队,在军事任务上的指挥、协调权,例如:制定军事方案、军事动员、作战调动等事项要归口到最高参谋部门(参谋本部或总参谋部);军事行政权要归口到国防部。而参谋总部和国防部直接听命于民选的国家元首、或政府首脑。中国的现状不是这样,军队听命于共产党的中央军委,总参谋部、总政治部、总后勤部、总装备部负责执行军委的决策,并且协调军事任务和实施军队的后勤、行政等工作。虽然国务院有一个下属部委叫国防部,但它只是一个空壳,名义上它管理中国武装力量的建设,军队的征集、编制、训练、装备等工作,但事实上这些事都是由中央军委指示四总部去完成。国防部实际只是个橱窗,是个代表军队的对外交流部门,并无实权。所以如果真要实现军队国家化,还要对军队的管理方式做出根本性的改变。必须做到了以后,军队才会真正属于国家,而不是一句口号这么简单。

军队管理方式变化的前提是整个国家的民主进程有进展,我们看东欧前共产国家的军队国家化,也都是在民主革命成功之后完成的。在中国的军队中,一直有一部分军官和将领具有先进思想,在反思“党指挥枪”给国家造成的弊端,拥护军队国家化。可是在当前情形上,如果军中的有识之士想为中国的和平转型起到积极作用,首先应当不让共产党的“血债帮”继续保持势力。而后者为了阻止改革和避免自己失势,会使出会解数——包括拿出军队国家化这样的进步概念来博得人们的好感。但是只要他们的势力不倒,变革就不会到来;如果他们真的起死回生,那军队国家化就永无实现的可能了。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