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窃取”美国科技资料 留美博士回国后全家自杀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2年6月6日讯】1950年,在美国美孚石油公司工作的萧光琰博士为了报效祖国,几经周折通过转道香港,从美国回到中国,带回大量的美国的技术资料,组织上派专人放大、整理,鉴定了他回来的材料,认为这些资料有价值,将会对我国的石油炼制工业起到有益的作用。

萧光琰被安排到大连化学物理研究所,他在工作中勤勤恳恳,任劳任怨,出了不少科研成果。可就是这么一个从不过问政治,也不多说一句话的科学家,竟然也逃不过劫难。1968年的“清理阶级队伍运动”中被关押,在连续残酷殴打后自杀身亡。三天后,他妻子甄素辉和15岁的女儿萧络连一起自杀。
              
一九六八年十月五日晚九时,由二十名彪形大汉组成的专政队,全副武装,驱车萧家,把正在病中的萧光琰抓进“牛棚”。同时,抄收萧家一切值钱的财物。
    
严厉的、无休止的审讯开始了。“萧光琰,你在美国挣那么多钱,生活那么好,为啥回?”,“你能把美国的资料弄到中国来,一定也能把中国的资料弄到美国去,你老实待,为美帝国主义搞了多少情报?”
    
仍然是十八年前的老问题。对这样的问题,萧光琰当然对这些人说不清。可是,专政队对他的待遇已不再只是怀疑和控制,而是用“三角带”特制的刑具猛力抽打,他只能用叫来应合人们的嘲骂了。
    
专政队给他起了个外号叫“白屎”。因为旅大人把“白”念成和“博”同音,于是当年的博士终于演化成为“白屎”,任人践踏。他在斥骂声中,被迫写下了二十六份“交待料”。当然,每交上一份得到的是一阵斥责?以至“抽你的筋,剥你的皮”的威吓。
    
在放风时,人们听到,他像梦呓般地反复着一句话:“党的政策不是这样的……”
    
一九六八年十二月六日,在他挨过一顿皮鞭抽打之后,精神特别坏。放风时,他用微弱的声音,喃喃自语:“党的政策是会给出路的……”此时,他已经把平生希望缩到最少限度只求给出路了。
    
十二月十日晚,又是一次严厉的审讯和更凶暴无情的皮鞭抽打。十二月十一日晨,当“专政队员”厉声喝令“牛鬼蛇神”起床时,萧光琰再也不会爬起来,他死了。验尸结果服过量安眠药–巴比妥自杀。然而毫无人性可言的“专政队”却认定:反革命特务分
子萧光琰畏罪自杀,是无产阶级专政的伟大胜利,并贴出了“特大喜讯”晓喻全院,决定“乘胜前进,深挖一切阶级敌人”。
    
于是,当天下午就把萧光琰的妻子,正在营城子农场劳动改造的海运学院英语教师,美籍华人甄素辉拉到化学物理所,向她严肃地宣布:“反革命特务分子萧光琰畏罪自杀,的问题是敌我性质的。你要继续交待。”
    
甄素辉没有表示她将怎样继续交待,也没有哭,只是向丈夫的尸体看了一眼,请求准许她请两天假,回家照料多日不见的孩子,甄素辉的请求真的被批准。她当天就回家了。
    
萧光琰和甄素辉的十五岁的女儿小络连在父母被揪斗后,在嘲骂、追打中过着痛苦的孤生活。人们无从知道甄素辉母女相见的情景。第三天(十二月十三日),一直不见这家的任何动静,敲门也不应。把门弄开,看到的是:母女双双躺在双人床上,盖着被,亲紧紧地搂着女儿,他们早巳停止了呼吸。经检验,认定是服过量巴比妥致死,当然又是自杀,他们随萧光琰一同而去!
    
从一九六八年十二月十一日至十三日,萧光琰一家三口,相继自杀身亡。对萧光琰和甄辉,人们当然不肯也不敢说一句表示怜悯的话,因为他们是从国外回来的呀,谁知是么人呢?但是对小络连,邻居们却忍不住地一洒同情之泪。这孩子实在招人喜欢,她情,聪明,美丽而健康,十五岁的孩子就长得像成年人的身材,而且特别爱学习,念小学的时候,就自己装半导体收音机……在死的前一天,她把自己的照片郑重地赠给要的小朋友“留作永久的纪念”,在历经屈辱、折磨以至行将结束这幼小的生命之时,还有着多么强烈的生之留恋啊!
  
三天之内死了全家,这又成为专政队和一些人的“辉煌战果”,向上级报功,并得到上级的重视,把他们整死萧光琰一家的“经验”赫然发表在《人民日报》上。

文章来源:《文化散论》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