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昭:北京暴雨PK日本九州暴雨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2年7月24日讯】7月21日北京突降暴雨,让红朝帝都几小时内成了水乡泽国。截止目前官方批露出来的数字是37人死亡、7人失踪、190万人受灾、经济损失近百亿元。尽管当局声称这次暴雨是1951年北京有完整气象记录以来最大的降水量,但客观事实却是北京每逢暴雨必淹,在豪华气派的地表建筑之下,排水管网多年未经修缮、扩建,不仅排涝能力低下、而且早已严重老化,根本无法应付暴雨天气。

2007年8月6日,被干旱所苦的北京也是一场暴雨后有多条路段积水,隔日的报纸说,头一天晚上某些路段积水竟深达2米,也不逊色于今年的受灾程度。《联合早报》2007年8月7日的文章《大雨考验北京下水道系统》中说:北京市的下水道几乎堪称“文物”。东城、西城、宣武、崇文四区地下有100多公里,600多条明清时期修建的排水管仍在使用。五年过去了,《联合早报》的这篇文章今天登出来,只要把日期和个别字句略做修改,仍然具有时效性。这五年来北京市经过了奥运会、“60周年”大庆,耗费公帑银两无数,但排水系统还是一如既往。

2011年6月,北京也是一场暴雨后全城“泡汤”。可是之后的这一年时间里,北京的“父母官”们仍然对扩建、改建排水管网无动于衷。官媒当时的解释是,那是一场“百年一遇”的暴雨,意思是这种程度的降雨本来就少见,花钱去扩建管网其实是得不偿失。此言声犹在耳,没想到今年这种“小概率事件”就再度上演。若要把这次水漫京城再归结为突发的“极端天气”,对上千万的北京市民实在是交待不过去,也堵不住天下悠悠之口。去年北京市规划委的官员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就主动透露说:老的管线是按一年一遇的降水标准设计的,新的管线是按照三年一遇的标准设计的。显然,不管是新是旧,北京市的排水管网的设计都达不到实际的需要。其实只要吸取前几年暴雨淹城的教训,在这几年时间里,对北京市的排水管道多少用点心,有所扩建、翻新,今年的损失也不至于如此严重。如果“百年一遇”、“五十年一遇”变成年年都遇,那当然市政设施的建设也要跟上气候变迁的步伐,而且还得超前一步,防患于未然。

既然拿暴雨是“小概率事件”为主上开脱有一定难度,喉舌媒体只好另辟蹊径。正好7月中旬日本九州也连遭暴雨重创,这为中国的喉舌媒体和广大网络水军们提供了极好的素材,于是日本水灾惨况的影像在北京暴雨后频频见于各大媒体的显要位置,对于日本死亡和失踪人数的追踪报道也及时而准确;网络上也及时、大量地涌现了“不要苛责中国政府”的言论——日本不也遭水灾嘛,不也死这么多人嘛!据最新消息,日本九州北部从7月中旬开始的暴雨已造成30人死亡,2人失踪。而北京暴雨的死亡人数在7月22日晚10点40分官方公布有37人之后,截至本文完成的北京时间7月24日凌晨,没有进一步更新。两个数字在同一档新闻节目中播出,给人的感觉是在类似的天灾重创下,中日两国的损失相近,中共政府似乎并没有需要被特别指责之处。

笔者并非气象专家,但是仅从公开的新闻资料出发,也不难辨别出看似相近的中日暴雨灾害的损失数字,背后有怎样差异的玄机。

首先是降雨的规模和受灾的程度。7月15日,日本气象厅的消息指3天内九州地区的降雨量达到800毫米,是史无前例的特大暴雨。然而大陆媒体公布的数字是,7月21日-22日凌晨6点,北京市区平均降雨量累计170毫米;城区降雨量是215毫米。也就是说,从降雨总量来看,北京这次暴雨的程度远不及日本。从单日的降雨量来计算,北京这场持续了接近一天的豪雨天气降水量是城区215毫米,不及日本九州3天降雨800毫米的单日平均数。可这样的豪雨天气日本九州是至少持续了三天!

从瞬时雨量来看,北京监测到的1小时降雨量达到70毫米的气象站有20余个;笔者检索到最高的1小时降雨量是北京门头沟龙泉,在21日下午13-14时1小时之内的降水量达到86.7毫米。而日本气象厅公布的数据是,这次九州暴雨最大雨量达到每小时100毫米。因此从各方面数据看,显然日本所遭受的灾情更加严峻。

其次,日本九州暴雨所造成的人员伤亡,主要是由于洪水、泥石流和滑坡等地质灾害造成的。然而据“新华网”7月22日的报导,本次北京暴雨一共引发两次泥石流灾害,分别发生在房山区霞云岭乡庄户鱼骨寺、和房山区河北镇鸟语林景区。一共只造成一人死亡和一人失踪。至于剩下那36人死亡和6人失踪,则是由于溺水、房屋浸水后倒塌、触电等事件。在当前公布的北京市区死亡的37人中, 溺水致死25人、房屋倒塌致死6人、雷击致死1人、触电死亡5人。这里最值得关注的是“溺水死亡”一项。因为迄今并没有河流决堤造成洪水淹灌北京城区的报导,那么所谓“溺水”显然是指由于排水不畅,城区某些地段积水过深造成的溺死。

《美国之音》的新闻称,北京官方电视台画面显示,位于广渠门一处立交桥下积水深达两米以上,一辆受困水中的小轿车司机溺水后在医院宣布死亡。另外7月22日“新华网”的消息说, 京港澳高速公路16公里处一铁路桥下严重积水,导致多台车辆被淹,22日上午已发现3名遇难者的遗体。北京的各种桥洞是每次暴雨的重灾区,一旦车辆在桥下被堵,水位迅速上升而不及时逃出,司机就成了“瓮中之鳖”。这次暴雨从7月21日上午约10点开始,正是交通繁忙的时候,在官方宣布的溺亡的25人中,有多少人是由于这个原因丧了命,实在是不得而知。在官方公布死亡人数后,果然不出意外民间就有声音质疑,认为实际死亡人数应远超过37人。总体来说,日本暴雨中的死者,基本可以说遇难于“天灾”,而北京的死亡人数里,由于人祸致死的比例显然要远高于日本。

第三,日本九州的暴雨的主要灾区是北部的福冈、佐贺、熊本和大分等县(日本县比市大),受灾地区主要是乡村。而中国的死亡37人、7人失踪,只是北京市区内的数字。在号称设施健全、先进,而且交通方便、反应和救援都相对及时的现代化大都市北京,一场暴雨都造成如此多的死亡,假如同样规模的灾害发生在较偏远地区,或者发生在不那么起眼、但同样人口稠密的中小城市,会有多少同胞遇难、又有多少数字会被和谐,就实在不敢想像了。

国内的喉舌媒体和网络评论员们,很喜欢在某些灾害事件上做中外对比,以证明中共政府还不那么糟、至少不是最糟的。但是做比较的对象和内容是都经过他们的精心筛选,至于事情的全貌他们是不会让你知道的。

(新唐人首发)

相关文章
评论